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港汇,我和格罗托夫斯基晚餐


□ 刘永来


港汇,我和格罗托夫斯基晚餐图片1
“你知道我为什么约你来聊天的吗?”,他拿着筷子,有些别扭地夹着菜,抬头看了看有点茫然的我。
热气腾腾的干锅,已经烧熟了的山菌闪着诱人的色泽,我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
“哎……”他有些失望地放下筷子,“因为你和他们已经聊了很多有关戏剧的话题,可是,为什么没有说到我的贫困戏剧?对不起,您能不能让服务生给我找一副刀叉来,这鬼东西我实在应付不来!”他指了指已经给他弄得油迹斑斑的筷子。
附近不时走过热恋的少男少女,比邻的竹家庄和韩国烧烤生意兴隆。我招了招手,一个颇有苗家女子风韵的小姐走过来。我告诉她,给这位先生尽量找一副刀叉来,然后,用一副公筷给他夹了一块牛蛙放到他的盘子里,才故作镇静地说:“其实,这个问题已经在我的脑子里盘踞了很久,可是,一时找不到入手的地方。”
“什么问题?啊,谢谢!”他接过服务小姐送来的刀叉,立刻就伸到干锅内,叉起一个肉忽忽的山菌,放进不小的嘴里,“啊,真是好吃!”
“您知道,你是主张贫困戏剧的,在您的理论中,只要有演员和观众两个元素就可以了,其他的诸如剧本、布景、灯光、服装、化妆、音乐效果等这些都可以不要。”我用木铲翻动了几下似乎要焦的干锅,“可是,您知道,在我们这里,舞台上的手段越多越好,效果越眩目越好。这和你的戏剧原则可是两个对立的极端啊!”
“什么?……”他激动地站了起来。我忙看了看四周,果然邻座向我们投来不解的目光。“啊,对不起,也许我太激动了,您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当然是戏剧观念。”我耸了耸肩:“还能有别的?”
“可是……”他用刀用力切着盘子里的‘盗汗鸡’:“你们的京剧是最虚拟最写意的,1962年我来你们中国时给了我很大的启发的。”
“不过,你知道吗?我们现在的京剧布景大得惊人,以至于有的布景连逸夫舞台都进不去。”我手忙脚乱地炒干锅。小姐见状,走了过来,帮我们翻炒。
“匪夷所思,匪夷所思!”他疑惑地摇摇头。
“您别忘了,我们的剧团绝大部分是国家院团,是商业剧团,如果都象你们‘十三排剧院’的贫困戏剧那样搞,你让我们百十号人去喝西北风吗?”我指了指冒着热气的干锅,示意他多吃点。
他笑了,看着我意味深长地说:“这到也是,这也就是为什么在1959年我选择了去奥波尔做‘十三排剧院’的缘故。”他喝了一口酒,“因为,我不喜欢国家剧院那一切,为了商业,出卖戏剧!”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喝了一大口饮料:“如果您当年没有去创建‘十三排剧院’,仍旧在常规戏剧的路上做一个演员和导演,也许你也会成为一个不错的演员和导演,但绝不会获得后来您获得的巨大的名声吧?”我暗地瞄了他一眼。
“这个……”他干咳了一下,有点狡黠地看了我一下:“也许是吧!不过,真的,没有对常规的逾越,艺术就没有生命。在十三排剧院里,寄托了我全部的戏剧梦想。”他似乎在回忆往昔的时光,“在那里,没有常规戏剧的布景、灯光、服装、化妆、音乐效果,没有商业戏剧那些媚俗的俗套,有的只是演员们用训练有素的形体和技能‘揭露’自己,真诚地展示自己,演员和观众成为一个整体,彼此参与和融合,每个演出空间都不同,多么美妙的过程啊!这才是戏剧的特质,这是电影和电视无法从戏剧中掠夺的东西,是只属于戏剧的东西!”
“可是……”我反驳说:“难道不贫困的戏剧就不是戏剧了吗?”
“当然是,但是,他未必符合戏剧的本质!”他逼视着我:“戏剧本来就不应该是综合艺术,应该把一切从其他艺术中剽窃来的奢华的东西剔除出去,还它一个朴素的面目!”他顿了顿,叉起一块鱼扔进嘴里:“当电影和电视兴起的时候,很多戏剧家在舞台上纷纷仿效电影和电视,手段越来越花哨,可是,在气势上,你能超越他们吗?在变化上,你能胜过他们吗?在手段上,你能比过他们吗?No!永远比不上!可是,在演员和观众活生生地交流上,他们,永远也无法和戏剧相比!对不起,我有些激动,可是,我没办法不激动。您不来点酒吗?”他问我。
“不了,你们的洋酒我实在喝不惯。”我举了举杯中的饮料:“您说的完全对,这一点我非常赞同。”我翻炒了一下干锅,挑了一块看起来挺不错的山菌:“事实上,您的戏剧理论和戏剧原则对60年代以后世界小剧场和实验、先锋的戏剧影响非常大,怎样说也许都不会过分,甚至有戏剧家把您的戏剧主张称为戏剧的‘新约’,也就是奉为戏剧的圣经。哈哈……”
“好笑吗?”他奇怪地看看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2005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