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化甘旅:茶马古道行


□ 王开林

  一九六五年出生于长沙市。一九八六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迄今已出版散文随笔集《站在山谷与你对话》《灵魂在远方》《天地雄心》《纵横天下湖南人》《心灵的巷战》《大变局与狂书生》《太阳神的女儿》等十七部,发表长篇小说《文人秀》一部。现为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文学界》执行主编。
  
  务实的古人也同样有他们的梦想和理想,他们的梦想和理想是:“人尽其才,地尽其利,物畅其流。”
  如今,海陆空立体交通极其发达,即使遥隔半个地球,横亘万里关山,也可以朝发夕至。 “物畅其流”已被简化为“物流”一词,堪称允当。对此速度和效率,古人就算做梦也难以梦见些许。在古代,运送丝绸的商队要穿过西域的绝地荒漠,运送瓷器的商队要渡过南洋的惊涛骇浪,运送茶叶的商队要翻过神州的峻岭崇山,其艰难危险的程度,殆非今人所能想像。古人要做到物畅其流,谈何容易。
  湖南自古产茶制茶,其中安化的黑茶一度被钦定为贡茶,最为著名。明朝时期。西藏喇嘛入京礼佛朝贡,所获大宗赏赐通常都是茶叶。藏人以肉食为常,喝不惯绿茶,更偏爱云南的红茶、四川的乌茶和湖南的黑茶,将它们视为消食养胃的珍品,对安化黑茶更是情有独钟。安化黑茶名不虚传,愈陈愈香,愈陈愈奇,极品黑茶有万两黄金万两茶的骄人身价,饮家视之为玉液琼浆。医家视之为甘口良药。
  好友黄曙辉原籍安化,对黑茶的历史如数家珍,对安化的风土人物津津乐道。他故意采用一个问句来打动我:“你说,能养育陶澍那样重量级的历史名人,能出产千两茶那样极品的历史名茶,这种地方算不算好地方?”我毫不犹豫地回答他:“那当然算好地方!”于是,由他的好友彭建忠(安化的父母官)和夫人美丽霞光合力促成,并且在他们的热情陪同下,我们一行数人便有了为期两目的寻访茶马古道的文化甘旅。
  
  唐家观的断壁残垣
  
  资水岸边的唐家观是古茶道中重要的驿站之一,现在水上交通已经式微,这里也就衰落了不少。我们从对岸乘木船过河,远远望去,唐家观傍着堤岸排开一长溜吊脚的木楼,因为年深日久,失于维护,倾圮破败者居多。尽管如此,它们的外表却并不显得寒伧,那些粗壮的粱柱,高敞的楼阁。仍散发出昔日富庶的气息。
  唐家观的长街保留着古驿道的青石板,路面不够平整,到处坑坑洼洼,若仔细辨识,还能看见石板上深浅不一的蹄痕。当时,不少商人在此设立公馆,作为歇脚的地方,至今保存得较为完善的是邵阳公馆。里面有天井,有照壁,还住有人家,主人也仍是一口邵阳土话,但他对邵阳公馆的历史则语焉不详。两边高高的旧木屋紧夹着窄窄的古驿道。望衡对宇,檐角勾连,两支马队交错时,必然要有一支停下来,让另一支先过,那马铃响成繁繁密密的一片,入耳的声音一定好听,熙攘的景象一定好看。
  可惜的是,在这些木楼中间已楔入了几栋水泥建筑。仿佛白米中的黑砂。显得极为刺眼,极不协调。我想,这些木楼若得不到更好的维护,就这样任其自生自灭,那么快则十年,慢则三十年,必然会减员一半以上。到得那时,这条古驿道就算不彻底消失,也将面目全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