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曾平微型小说两题


□ 曾 平

  母亲和果树
  
  城市前进3公里,我们家的地被征了。
  我们家早没种地,我们在城市做工,我们把地租给更偏更远的乡下人种菜。征就征吧,钱也不低,十多万补偿款,存进银行,卡已交给母亲。安置房正在建,临时周转房,政府也安排了。
  母亲一脸忧戚。
  母亲忧戚的是院子里那几株果树。果树是十年前种的,到秋天的时候,已能结出红彤彤的果子,因为品种的原因,加上疏于管理——谁管理呢?花那精力,还不如去超市,超市水果味好。成色好,价钱还便宜。那些红彤彤的果实就挂在枝头,倒给我家增添了不少秋天的韵味
  果树政府赔了,价钱也不低。
  母亲不要钱。母亲提了一个请求,要人家把这几株果树保留下来,这里不是建生态小区吗?把果树留下来,小区生态得很。
  这是母亲一厢情愿的事情,政府的人哪能同意,说,老人家,小区树肯定要种,不过,怎会种这样的树呢?
  母亲不高兴了,发起怒来,说,我这样的树怎么了?不好?
  政府的人怕把事情搞复杂,赔着笑脸劝母亲说,老人家,你的树很好,但新小区种什么树已经规划了!什么地方引进,什么树种,全定好了,连定金,也交了。政府的人出了一个主意,钱一定赔,树不留,要母亲找个地方,搬过去就行,并且搬树的时候,他们的挖掘机,还可以帮忙。不过,政府的人限了时间,说,老人家,话说清楚,过了时间,只好推掉啦!
  母亲知道果树无法留在老地方了,接下来,母亲就为果树找地方。
  母亲上气不接下气地往离城市远的地方走。母亲看见房屋就去敲门。母亲非常讨好,母亲说,我把我家的果树给你送来,不要钱,对!对!我自己带人来栽!对!对!果树全归你!
  没有人要母亲的果树。谁种果树呢?种果树得成片成片地种,那叫规模经营。种你那几株果树值几个钱呢?再说了,那么金贵的一点土地,不是入股办企业,就是种花啊草的往城市送卖好价钱,谁要母亲的果树呢?说不定还带来什么病毒影响栽种的花们草们呢!
  有一家办果园的,整个山头都是果树。母亲以为她替果树找到安家的地方了。母亲满脸堆笑地找过去。
  人家问母亲果树的品种。
  母亲如实相告。母亲满怀希望地对人家说,到了秋天,整个树上全是红彤彤的果子呢!
  任母亲说破嘴,人家不要母亲的果树。人家说,老人家,到了秋天,我这里的树上,也全是红彤彤的果实!不过,我们的价钱是你的好多倍!
  母亲跑上跑下,离政府规定的时间只有两天了,轰隆隆的推土机已经向母亲和果树发出最后通牒。
  万般无奈的母亲想到了曾经生养她的老家。母亲给舅舅打了一个电话。舅舅在电话那端叫苦不迭,说两个表哥全上深圳打工去了,家里哪来人?再说了,多远啊,多少运费啊,不是豆腐搬成肉价嘛!
  母亲在电话里向舅舅发火,母亲对舅舅可以发火。母亲说,运费我出,栽树的人我请!
  第二天,母亲雇了一辆大货车,请了3个零工,浩浩荡荡地把果树往老家送。
  母亲老家离公路还有两公里。到了老家,母亲又请了5个零工,大家使着劲把果树往母亲指定的地方送。
  母亲搬迁果树包括运输费、车辆过关费、零工工资、伙食费共计1754元,还不包括她气喘吁吁忙上忙下,远远超过政府赔偿果树的款子。
  我说,妈,何必啊!花那么多钱,值吗?
  母亲不高兴,说,你这人怎这样算账呢?
  我不知道母亲如何算账。
  我说,给舅舅50块钱,让他买些果苗栽上不就得了?
  母亲说,等那些果苗长大,妈早死了!
  母亲得意地告诉我,到了秋天,她一定要回老家,看看那些搬回老家的果树。那时,树上,肯定挂满红彤彤的果实!
  
  守墓者
  
  老田头冲着广阔的天穹,吼叫着:“老和尚,我×你妈厂没有人应答他,旷野无人,只有那个高高的黄土堆。
  老了。说不定哪天,突然就躺在这干裂的黄土上。老田头猛烈地咳嗽着,黄土似乎要被震出一些烟尘来。
  老田头找过几个人。很久以前这儿是村庄。人被黄土逼得远远的。现在这里只有老田头一个人。他钻过黄土去找人。人不好找,去了很远的城市,老田头没去过城市,只是听人说过。
  那些人说,多少钱一个月?
  老田头没听懂,当年,爹拉着他的手,把这守墓活交给他时,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爹没说一个月要给他多少钱。他是这样,爹是这样,爹的爹是这样,祖上就这样传过来。
  要钱干什么呢?墓前有大片大片的地。可以种庄稼种蔬菜,够吃一辈子了。老田头告诉他们。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