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壁虎


□ 田双伶

  女友在电话里—遍遍地说她,最后近乎乞求了,出来吧,心情不好就出来逛逛吧。

  她换了衣服出门,有气无力地跟着女友逛,一瓶又—瓶的冰饮料,把心底汩汩上涌的闷气一口口压下去。逛累了,两人坐到一家茶餐厅,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下来,压抑了近两个月的委屈,倾泻而出。

  女友听了,眉毛霎时挑起来,问:真的?

  真的。她泪眼模糊,连连点头。真的,那头发比我的长,板栗色,还鬈毛呢。还有,走的时候我的雅诗兰黛面霜还剩小半瓶,等我回来发现时都快见底儿了……说到这儿,她又难受地哽咽起来。若单单—瓶雅诗兰黛,她何苦这般心疼呢?

  女友沉默着,一勺勺搅拌手里的咖啡,忽然限恨地说,你真笨,那是你的家,你为什么要搬出来呢?你走他就没留你么?你就不会赶他走么?

  那天夜晚,他好话说尽也阻拦了,可她把衣服装进行李箱的时候是毅然决然的。一个女人,深夜拖着行李箱走在大街上,那凄凉何处说去?

  听我说,女友把钥匙“叮”一声丢进盘子里,压低了声音:你一定要搬回去住,坚守你的领地,坚守你的家,坚守你的婚姻,懂吗?

  她听话地点点头。这两个月,每个夜晚她都在纠结,愤怒。恼恨。委屈。不甘。让她的智商几乎为零。

  打电话给他,很平静地说,我要回去住了。

  那边的声音—如往常的淡然,无波无浪的,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他说,回来呗,本来就是你的家。未了,还说,晚上我订家餐厅,—起吃饭啊。

  她心里仍是乱麻一团。多少次了,争吵后一顿浪漫晚餐,什么都不了了之。搬回去,依然是那样的日子。那样的日子呀。

  那晚被她重重摔过的门,无声地迎她踏进去。还是这个家,她曾经花了许多心血布置的家,总是打理得一尘不染的家,如今仿佛多年未住人的旧宅,静寂苍凉。木地板上蒙一层灰尘,茶几上烟灰缸里满满的烟蒂,被她泼了茶水的沙发上,洇出一大片茶渍,厨房水池里泡了一个水杯和两只碗,只有花瓶里的水竹,似乎比以前多了几片新绿的叶子。她无奈地叹了口气,掂起拖把清扫房间。

  她把凌乱的卧室细心整理好,又换上一套撒满玫瑰花朵的新床品,恢复了往日的温馨。她坐下来,望着眼前的一切,床头的婚纱照上,两人笑容甜蜜,她被他轻拥在怀,这情景让她恍惚。蓦地,相框旁边,一个奇丑无比的家伙几乎要把她吓半死—一只壁虎斜趴着,眼睛鼓鼓地亮亮地看着她。她惊叫一声跳起来,跑出卧室。客厅一片静寂。她才想起,家里只有她一个人。不过,若他在家,她即使大呼小叫的,他总是神情淡淡无所谓地说,怎么啦?就像那天,她愤怒得几乎歇斯底里了,他不也是淡定地睃她一眼,又怎么啦?

  她拍拍胸口让自己安下神来,随后掂了扫把去驱赶壁虎。那壁虎从墙上爬下来,爬上她的床,望望她,又昂起头挑衅似的,不紧不慢地爬上她的枕头。她终于爆发了,举起扫把朝那壁虎拍过去。壁虎灵巧地避过袭击它的扫把,爬上墙壁,她发疯似的用扫把击中了它,用尽平生力气死死摁住,她想它一定被拍死了。等她松开僵硬的胳膊移开扫把,一截断了的壁虎尾巴落了下来,在地板上,摆动着。

  她甩开拖鞋跳到床上,搬开相框,壁虎不见了。床头柜,床底,衣柜……她日光一点点扫巡过去,觉得那个丑东西随时会从哪里蹦出来,再爬上床,爬上枕头,眼睛鼓鼓地亮亮地望得她心里发毛。

  她紧紧闭上眼,可是一双双壁虎的眼睛,魔幻似的出现在天花板上,柜子上,墙角,窗帘……挥之不散。

  恶心。屈辱。悲哀。绝望。—起涌上心头,她几乎浑身瘫软了。

  过了好久,她长长地呼了口气,扔掉扫把,抹干眼泪,换鞋,掂包,离开。

  她语气平静地打电话给他,晚餐不一起吃了。还有,她不会再回来住了。

  走到街上,她想给女友打电话,纠结了两个多月,心里突然轻松了。可该怎么说?让她心里放下的,是那一只壁虎吗?

  责任编辑付德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壁虎”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