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狼心(短篇小说)


□ 杨云香

杨云香

  上

  庄稼齐身了,绿得心慌。土路上坑洼不平,金黄的蒲公英颤抖着,挂满露珠,星星点点湿了脚背,脚趾在布面窝里扭动,直出溜。豆叶都不顾了,张望着更远的地方。怀里两个月大的孩子,睡得正香,翘起来的小鼻子一吸一合,随着妈妈奔走的节奏,露出了浅浅的笑,像一朵婆婆娇花儿。

  这条路很长,弯曲在田野上,似一根线,扎进西发镇里,穿过正黄一、正黄二、正黄三,临近和平窑和高家屯了,再往北走,那是个热闹的大镇子、豆叶娘家——镶黄旗镇。

  乡村六月,二遍地耕了,大草拔了,野地里便鲜有人影。阳光强烈起来,熏得苞米棵儿蹿出粉嘟嘟的穗子,随风摇摆。蚊子、绿豆蝇、蚂蚱、花大姐、还有蜻蜓们嗡嗡嘤嘤,吵得空气都煳了。五节地头上有一片荒冢,突兀的地形被杂草、麻秧、谷子覆盖了,偶尔冒出一两棵歪脖子榆树,黑黢黢的枝杈间缀着几许叶子,无精打采,瘦骨嶙峋的,看一眼,心惊肉跳。豆叶走过时,放慢了脚步,警觉地听身后的声音,除了野地里游荡的细碎杂响,再无纷扰。

  这片田野和西发镇隔了一个大水坑,豆叶走到坑边上了,能听到镇里隐隐的人语声、车马响鞭声、吉普车喇叭声。水坑里半下子泥汤,糨糊糊的,四周是铁锹挖掘的痕迹。

  豆叶真想一头扎进去。那段岁月是自己找的,硬着头皮走过来了,现在不能要孩子,可自己怎么办?

  西发镇在这块岗子地开阔处,散散落落百十户房子,大多是砖瓦的。镇里一条主街道,宽敞热闹,呈S形状穿过镇子。街面上的买卖店铺一家挨一家,剃头棚、小卖部、浆汁馆、熟肉店、音像房、驴肉馆、包子铺。街角胡同里,挤着修鞋摊、自行车摊、炸麻花大果子摊、还有卖苍蝇老鼠药的摊子,人们或守着货品叫喊,或三五成群闲聊着。馒头店最特别,塑料布支起的房架子,里面三大摞笼屉,灶里红彤彤的火炭,笼屉鼓出缕缕白色蒸气,房子前后通透,棚顶透着蓝天,面食的清香味就自由自在地绕着整条街道转悠。正午的太阳馋得眯起眼睛,聚集的光更热烈了。豆叶木呆呆地往前走,周围充斥着男人骂俏的声音,女人就嗲嗲地应着,小孩子哭喊着,打铁炉子传出了刺耳的响声。猛一抬头,啊,西发镇公社,黄色的二节楼,门口横拉着一根粗绳子,院里干净,窗子亮堂,像一个老太太盘腿坐在那儿,温和极了。豆叶停住了,寻思着,要不要进去,说说自己的困境?未婚先孕,结婚六个月就生了孩子。豆叶没进去,还是往前走,逃跑似的加快了脚步。

  走出西发镇时,天已过午了,肚子里没食,身子有些虚脱,更糟糕的是,前边是岔路口,一条通县城,一条的远方是镶黄旗镇。豆叶茫然,找一片树荫坐下来,动动怀里的孩子,小家伙睡得黏黏糊糊。豆叶把奶头塞进孩子嘴里,小家伙立刻强有力地吸吮起来了,眼睛仍不睁开。忽然豆叶感觉身体里一股暖流涌动,孩子咕嘟咕嘟忙不迭地吞咽着,小脸憋得通红,“奶精儿”来了。豆叶挺起腰身,看一眼回娘家的路,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走!她站起来,艰难地抱起孩子,沿着树带间的毛毛道往娘家的方向走,她仍然犹豫着,眼前晃动着绝望,很想坐在地上,再也不起来了。想归想,却咬牙忍着,迈一步,汗水无声地冒出来。一会儿,过了正黄二,这个村子北边是一大片农田,地头上坐着方方正正的小房子,红油漆标着“国字5号井”。这一路上,豆叶看见好几座这样的井房子。这里是松花江流域重点产粮基地,一片肥沃的黑土地,攥一把泥土,直流油。

  走啊,走啊,豆叶脑海里闪出了二林的影子,这个细眯眼睛、黑堂堂的车轴汉子,经常窝在自己怀里,拱来拱去,缠绵流连。太阳透过粉红的窗帘,不怀好意地吹来热烘烘的气息,豆叶使劲推他,想爬起来,他就故意压着豆叶的肚子,呼噜呼噜喘气,坏笑着,挠她痒痒……豆叶忍不住,蜷缩了身子,勾着脖子咬他。那床鲤鱼戏水的丝绸被子鼓动着,像喝醉酒了,跳着忐忑舞蹈。直到外屋地的婆婆操起搅勺,当当地磕锅沿了,豆叶冷不丁钻出被子,该起床喂猪做饭了。有时,二林会趴着,下巴陷进枕窝里,借着朦胧月光,久久地注视豆叶,被豆叶发现了,就缩回被子里,蒙上头,发出一声浅浅的叹息。

  豆叶挺出肚子时,二林带上十几个村里人,去山东包瓦匠活了。走之前,他再三叮嘱她,别跟妈妈发脾气,让着她,她一辈子只养活了二林,大哥、两个弟弟和两个妹妹都夭折了。算命的说,她手相里,只有二林一个儿子命,她就信了。父亲死时,她正当好年纪,却坚决不改嫁,守着二林度日。村里相当年纪的孩子都结婚了,只有妈妈说不急,再待几年,待着待着,二林就快到三十岁了。二林高中毕业回家务农,拜师傅学成了瓦匠技艺,四乡五村地跑,盖房、修道、砌墙、盘炕、搭灶,样样能,叫得响。妈妈逢人就夸儿子,喜得合不拢嘴。这不,老天造化的缘分,千挑万选,就娶了豆叶。

  豆叶想着,走着,长出一口气。低头看看孩子,小家伙准是以为还躲在妈妈肚子里呢,悠来悠去,睡得逍遥自在。又出了一片地,道路稍宽阔了些,一条横道上仍是无人影,两片地头种了厚厚的麻秧子,叶片像五个手指样张开,密密的,重叠着,呼嗵呼嗵地摇摆。豆叶站住了,定了定神儿,有点恍惚。突然传来“嗷”地一声吼叫——豆叶一激灵,隔着道,三四米远的地方,端坐着一个大家伙。是狗?还是狼?耳朵直棱棱竖着,眼睛贼亮,冒着蓝光,棕灰色的皮毛,挖挲着,忽闪着。豆叶愣住了,浑身麻木了,呆呆地瞅着,忘了动弹。只听见大家伙哈、哈、哈地喘气声,又长又大的嘴巴咧着,一片粉红的舌头探出来,裸着锋利的牙。

分享:
 
更多关于“狼心(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