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狼心(短篇小说)


□ 杨云香

杨云香

  上

  庄稼齐身了,绿得心慌。土路上坑洼不平,金黄的蒲公英颤抖着,挂满露珠,星星点点湿了脚背,脚趾在布面窝里扭动,直出溜。豆叶都不顾了,张望着更远的地方。怀里两个月大的孩子,睡得正香,翘起来的小鼻子一吸一合,随着妈妈奔走的节奏,露出了浅浅的笑,像一朵婆婆娇花儿。

  这条路很长,弯曲在田野上,似一根线,扎进西发镇里,穿过正黄一、正黄二、正黄三,临近和平窑和高家屯了,再往北走,那是个热闹的大镇子、豆叶娘家——镶黄旗镇。

  乡村六月,二遍地耕了,大草拔了,野地里便鲜有人影。阳光强烈起来,熏得苞米棵儿蹿出粉嘟嘟的穗子,随风摇摆。蚊子、绿豆蝇、蚂蚱、花大姐、还有蜻蜓们嗡嗡嘤嘤,吵得空气都煳了。五节地头上有一片荒冢,突兀的地形被杂草、麻秧、谷子覆盖了,偶尔冒出一两棵歪脖子榆树,黑黢黢的枝杈间缀着几许叶子,无精打采,瘦骨嶙峋的,看一眼,心惊肉跳。豆叶走过时,放慢了脚步,警觉地听身后的声音,除了野地里游荡的细碎杂响,再无纷扰。

  这片田野和西发镇隔了一个大水坑,豆叶走到坑边上了,能听到镇里隐隐的人语声、车马响鞭声、吉普车喇叭声。水坑里半下子泥汤,糨糊糊的,四周是铁锹挖掘的痕迹。

  豆叶真想一头扎进去。那段岁月是自己找的,硬着头皮走过来了,现在不能要孩子,可自己怎么办?

  西发镇在这块岗子地开阔处,散散落落百十户房子,大多是砖瓦的。镇里一条主街道,宽敞热闹,呈S形状穿过镇子。街面上的买卖店铺一家挨一家,剃头棚、小卖部、浆汁馆、熟肉店、音像房、驴肉馆、包子铺。街角胡同里,挤着修鞋摊、自行车摊、炸麻花大果子摊、还有卖苍蝇老鼠药的摊子,人们或守着货品叫喊,或三五成群闲聊着。馒头店最特别,塑料布支起的房架子,里面三大摞笼屉,灶里红彤彤的火炭,笼屉鼓出缕缕白色蒸气,房子前后通透,棚顶透着蓝天,面食的清香味就自由自在地绕着整条街道转悠。正午的太阳馋得眯起眼睛,聚集的光更热烈了。豆叶木呆呆地往前走,周围充斥着男人骂俏的声音,女人就嗲嗲地应着,小孩子哭喊着,打铁炉子传出了刺耳的响声。猛一抬头,啊,西发镇公社,黄色的二节楼,门口横拉着一根粗绳子,院里干净,窗子亮堂,像一个老太太盘腿坐在那儿,温和极了。豆叶停住了,寻思着,要不要进去,说说自己的困境?未婚先孕,结婚六个月就生了孩子。豆叶没进去,还是往前走,逃跑似的加快了脚步。

  走出西发镇时,天已过午了,肚子里没食,身子有些虚脱,更糟糕的是,前边是岔路口,一条通县城,一条的远方是镶黄旗镇。豆叶茫然,找一片树荫坐下来,动动怀里的孩子,小家伙睡得黏黏糊糊。豆叶把奶头塞进孩子嘴里,小家伙立刻强有力地吸吮起来了,眼睛仍不睁开。忽然豆叶感觉身体里一股暖流涌动,孩子咕嘟咕嘟忙不迭地吞咽着,小脸憋得通红,“奶精儿”来了。豆叶挺起腰身,看一眼回娘家的路,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走!她站起来,艰难地抱起孩子,沿着树带间的毛毛道往娘家的方向走,她仍然犹豫着,眼前晃动着绝望,很想坐在地上,再也不起来了。想归想,却咬牙忍着,迈一步,汗水无声地冒出来。一会儿,过了正黄二,这个村子北边是一大片农田,地头上坐着方方正正的小房子,红油漆标着“国字5号井”。这一路上,豆叶看见好几座这样的井房子。这里是松花江流域重点产粮基地,一片肥沃的黑土地,攥一把泥土,直流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