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伤情艳舞姿


□ 水玲珑

  (一)
  
  我是一个在夜色中起舞的舞者,如妖娆的花盛开在暗夜的舞场。每一个黑夜来临时,便换上性感暴露的衣,在震耳的音乐声中疯狂扭动自己的身体。台下,那些眼神空洞,没有灵魂的躯体在酒精与药物的麻痹下,盯着我的身体恣意乱舞。偶尔我会不经意让肩上的带子滑落,将丰满的乳暴露在变幻闪烁的灯光下,换来台下疯狂的尖叫和口哨声,将气氛推上高潮,这就是我的工作。我是蓝小舞,一个身材火辣,舞姿撩人的领舞女郎。我混迹于本市最负盛名的舞场——“艳舞姿”,只为等待一个男人的到来。
  江岩打电话时,我仍将自己深深埋在宽大、温软的床上。因为前一晚的放纵,我总是错过空气清新的早晨。电话那头江岩富有磁性的声音通过话筒传来,他说:“宝贝,晚上有个私人的聚会,你陪我一起参加!收拾得漂亮点!”
  下午,我驾着江岩送我的订婚礼物 ——一辆宝石蓝的POLO,去美容院作了全身SPA。让自己看起来光洁如玉、不染风尘,然后换上一款大V领的卡马莱晚礼裙,让丰满白皙的胸在V字处若隐若现。然后在颈脖处喷上一点魅惑的CD紫毒,镜中的女人看起来妩媚端庄,亦不失风情。白天,我是本城富商,江氏集团总经理的未婚妻,衣着华贵,举止高雅。夜晚,我是妖艳、风骚的领舞女郎!我喜欢这样的双面生活,喜欢夜色掩盖下的自由和放纵!
  自从跟江岩在一起,这种私人的聚会大大小小也参加了不少。无非是一些显贵们打着生意幌子的一场欢宴,欢宴过后最好再能传出一段绯闻艳情,这是上流社会最为推崇的游戏!
  七点钟,身穿米色阿玛尼的江岩准时出现在我的寓所,瘦高的个子,儒雅的外表,再加上那张干净清爽的面孔,我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是漂亮的。周暗与他相比真是逊色很多。江岩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串精美绝伦的钻石项链,流光溢彩的钻石配在光洁的脖颈上,衬得我愈发的光芒四射,生生添就了几许优雅与贵气。江岩看着我,眼里眼外都是满意二字,他说:“翩翩,这串钻石真是为你而生。”我转身,笑道:“就像我为你而生一样。”
  
  (二)
  
  Party里依旧是那几张熟悉的老脸,看我们进来,黄天腆着肚子款款地踱了过来。用了标准的表情、腔调和江岩寒暄着,那双眼却像是粘在了我身上一般。我适时地失手丢了手袋弯腰去捡,再直起身时,黄天的眼睛已经被欲火烧得通红。我视而不见,转身与别的男人寒暄。宴会中间,当优美的音乐响起时,江岩搂着我缓缓滑入舞池,我使出十几年来积蓄的舞蹈根基,挺胸、翘臀让自己以最有诱惑力的姿态徜徉于舞场。果然,不等一曲终了,黄天就迫不及待地,从江岩手里接过我。我对自己说,就是今晚了!我分不清自己是蓝翩翩,还是艳舞姿的领舞女郎蓝小舞,只是忘我地跳,倾尽所学表演这一场。因为今晚,我要用我的舞姿同时征服两个男人。
  晚上,江岩送我回家,没有急着走。他在车里热烈地拥吻了我,双手一直在我的双腿间游走,眼神却平静、清明,我有一刹那的眩晕。不知道这样的眼神背后是否也有那般清明的心。我不再看他,把玩着车上一个年轻女子的照片。那个女子犹如一朵初绽的白莲,纯洁、娇美。她就是江岩的未婚妻,一个以舞为生命的女子。却选择了跳楼那么残忍的方式结束了自己。
  江岩突然就哭了。他说他的家族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他说他需要我的帮助。他还说,黄天向他提出的唯一条件就是我,而黄天手里有足够的钱,可以让江氏集团起死回生。说完,江岩低着头不再看我的脸,我打开车门,冲了出去。晚上,我打电话给周暗,告诉他,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很快这些败类就要万劫不复了。可是,为什么我不觉得快乐。
  第二天,我红肿着眼告诉江岩,为了他我什么都愿意做。江岩听后激动地抱住了我,无比煽情地说:“翩翩,只要公司缓过来,我就娶你。我要给你最隆重的婚礼,要给你很多很多的爱!”然后,有冰凉的液体落在我的脸上。这个男人,不知道是太会伪装,还是他真的还有一丝真心。可是为什么连眼窝里的泪都是这样的冰凉。我趴在江岩的胸前,轻轻地抽泣,嘴角却不由得浮起了笑意。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