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英俊马车夫


胡泓

  1923年的5月末,丁香花开始凋谢。而丁香的香气随着阵阵柔和的暖风在城市四处飘浮着。这个城市的清晨和往常一样,充满着鲜活的气息和激动人心的创造力。很多人家的窗子里传出了收音机和留声机发出的音乐。这时候哈尔滨的俄罗斯侨民们,绝大多数停留在喜爱古典音乐的传统中。仅有少数人和一些比较专业的小乐队,才兴致勃勃地热衷于美国式的爵士乐。也有不少的人沉湎于法国香颂音乐(La chanson francaise)中,他们差不多都在法国生活过。他们当中不少人还对1889年埃菲尔铁塔建成式记忆犹新,也常常回忆起1889年巴黎世界博览会的盛况。在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里,他们深深体会到了俄罗斯的强大,也常常回忆起在里昂火车站二楼那豪华不亚于皇宫般的餐厅里,他们曾与尼古拉二世的亲族们边喝咖啡边等待火车的时刻。那些古老的法国歌曲,总是掀动着他们的回忆和感慨。而在这个星期天的早上,从那些敞开的窗子里,也传出了有着抖动很快的颤音同时又炽热得令人周身发烫的法国歌曲。太阳已经从东大直街的两座教堂后面,把光辉铺撒在对侧的一幢幢俄罗斯人建造的楼房的屋顶上、天窗上以及阳台上。一个街角的三楼阳台上,站着一个中年男人,留着黑色上翘的胡须,穿着白色的衬衣,开敞着领口。他低着头专注地装好一只烟斗,然后叼在嘴里,却没有划着火柴点燃那喷香的烟叶。他取下烟斗,双手扶在厚铁锻打出来的护栏扶手上,眯着眼望着太阳的方向。一辆马车从下面驶来,在清晨听这样的马蹄铁叩响石头路面的声音,真是令人愉快,那种悦耳的响声让人永远也听不够。不能用“清脆”这样简单的词来形容这声音。这种声音,只有钉了马蹄铁的马蹄轻快、平正、有板有眼地叩在石头路面上才会产生。这声音令人无比舒畅,让人不忍它的消失。这个人微眯双眼听着这声音,每声叩响都真切地听进耳朵里。他愉快地想:这真是一个美丽的早晨啊!他睁开眼睛,看清了楼下用平常速度走过去的马车。他觉得有些惊奇:这是一辆多漂亮的马车!紫色的亮漆包裹着整个车身,车子边角用金色的花边包着。车身镶着许多镀金的浮雕装饰,连脚踏板的边缘也镶着金色的包角。车厢前面两侧各挂着一只金光闪耀的灯笼,而拉着这漂亮车厢的是一匹深棕色沃洛夫马。这是血统高贵的马。你只要看它高高的、优美的腰脊,那长长的、慢慢向前弓曲高扬的脖颈,那双充满善意和忠诚的水汪汪的大眼睛,那几乎贴紧脖颈收起的下颌,那双漂亮的土耳其尖刀般的耳朵,那踮起脚时,全身平稳起伏的柔美姿势,以及所有随着节奏有规律隆起又展开的肌肉,你一定会感叹:好家伙!这是一匹多么了不起的马呀!在紫色车厢和马的中间,是马车夫的背影。他穿着紫天鹅绒做的宽肩紧腰上衣,在光影中很显眼。头上微微向右斜着戴了一顶黑色平顶呢帽子,很像近卫军的年轻军官。他右手拉着长长的马缰,左手叉在腰间。一副英武的身姿。然而,从背后和渐渐远去的身影是无法判断他的年龄的。这也无关紧要。有这样罕见而华丽的马车,有这样一匹只有皇家轻骑兵才能相配的好马,就很了不起了。这个人在想:1918年7月17日俄国苏维埃政权领袖列宁下令秘密处死尼古拉二世皇帝一家人。从那以后,有几十万俄国人逃亡到了哈尔滨。这些人来自俄国的各个阶层。出现这么好的马车,也就不算奇怪了。阳台上的中年男人点燃了烟斗,只吸了一口,就转身回屋子里去了,只留下身后阳台上一团烟雾。那匹高高的、俊美的、深棕色的马,拉着这辆紫色厢斗的马车,依然在马蹄下的石头路面上叩出令人陶醉的声响,轻松愉快、节奏均匀,快到秋林商店的楼下面了。它已经敲响了哈尔滨的整个早晨。快到秋林商店的楼下面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