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侯新民小小说三篇



  觉醒
  
  刘家林和妻子王桂英都在城里上班。
  刘家林的父亲去世早,只有母亲还健在。刘家林想把母亲接到城里跟自己一块住,可是婆媳合不来。他婚后,他妈曾在他这儿住过一段时间,后来,老太太不忍看儿媳的冷脸,就赌气回乡下的老家去住了。
  这天,单位给刘家林发了30元奖金,刘家林想到母亲最近身体不太好,就悄悄地托一位同乡把这30元钱给母亲捎回去了。母亲接到钱,对儿子很感激,怕儿子不放心,就给儿子回了个电话,说捎的钱收到了。不巧的是,这电话偏偏让王桂英接着了,她得知刘家林背着她给婆母捎了钱,立即河东狮吼般闹了个天翻地覆。尽管刘家林申辩说这30元钱是他的额外收入,王桂英也不肯原谅。
  王桂英有个毛病:一生气就患头痛病,那滋味就像孙悟空被唐僧念了紧箍咒一样。这回也不例外,得了病,她班也上不成了。刘家林埋怨她说:“为这点小事,你也值得生气?”王桂英赌气地说:“还不都是你气的!”刘家林怕和她吵起来又让她生气,就主动挂了“免战牌”。
  祸不单行,就在王桂英卧病在床的时候,她接到乡下她姐姐的一个电话,说她母亲因心脏病复发住了院,要她回去看看。要是她身体好的话,她会马上请假回去的,可是现在她自己有病,回不去呀!心里一着急,她的病就变本加厉了。刘家林对她说:“你姐家里也忙,不能长期耽误,我母亲最近身体好,我叫她去支应你妈几天吧。”王桂英口里不言,心里却想:我对老太太那么个态度,即使你叫她去,她也不一定会去的。
  王桂英卧床后,刘家林为了支应她,也向单位请了假,由于支应得力,王桂英在床上躺到第10天,病就好得差不多了。他劝刘家林上班,刘家林不肯,非要等她好利索了再上班。这天,王桂英惦记着母亲的病,就给乡下的姐姐打了个电话询问。姐姐告诉她,母亲的病有所好转,要她放心。姐姐还特别对她说:“当刘家林的母亲得知咱妈住院后,就主动来看望。替我伺候了咱妈好几天。那老太太真好,你可得好好待人家。”听了这话,王桂英才知道老太太并没跟自己计较。
  王桂英放下电话不大会儿,就听到有人敲门,刘家林把门打开,不禁惊喜交加,原来是他母亲来了。刘家林对母亲说:“你来前咋不来个电话?我好去接你呀!”老太太答非所问地说:“我听说桂英的身体不好,而你还得上班,我就来了。”“你听谁说她有病的?”刘家林问。“我听她姐说的。”他妈答。“你见她姐了?”“嗯,听说她妈住院了,我去支应了几天。要不,我早就来了。”
  王桂英听到这里,急忙拉住婆婆的双手,深情地叫了声“妈”,接着就泣不成声了……
  
  一盒低档烟
  
  农民宋老汉的老伴因病住了院。经检查,医生说需动手术。
  病房里一共有三张床。宋老汉的老伴住进来时,另两张床已经有人占了。许是同病相怜的缘故吧,先来者关切地告诉宋老汉,这里的医生有收红包的习惯,并问宋老汉准备给医生送多少。宋老汉受惊似的反问了一句:“啥叫红包?”多年来,对某些医院的某些医生来说,收红包已成了公开的秘密。宋老汉对此也早有耳闻。但他只知道那叫黑钱,而不知道黑钱还有红包这么个雅称。“那……你们送了多少?”宋老汉战战兢兢地问道。当得知对方一个送了1000,一个送了800时,宋老汉立刻像傻子似的呆住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