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铭 向鲁迅学习爱


  授奖辞:

  朝花夕拾的闲笔,闲庭信步的丝语,洞察社会,感悟人生,审视文化,解读历史。学者深邃睿智的智性思考与作家独具慧眼的艺术体验,凝结成优美篇章。作品笔墨灵动,笔调犀利,用文学的力量烛照世道人心。

  三 铭

  王 干

  我的墓志铭

  有一位诗人这样写道:“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有点警句的味道,也有点愤世嫉俗的味道。我是很喜欢这两句诗的,并嘱咐家人,假如有一天本人“壮烈”了,就以此作为墓志铭。可我现在改变了,我不想让它作为我的墓志铭了,我有了新的墓志铭。

  这次的内容不是抄袭别人的,是我自己生病的时候想起来的。这次高烧四十度,头昏脑胀,思维出奇地活跃和灵敏,居然生出很多美好的构想和美妙的愿望,当然更多地是在思考生老病死这些所谓“永恒的主题”。情绪有点低落,心境倒也坦然。在想象死后的情景时,发现刻在墓碑上的铭文不那么恰当,还滞留着年轻时的稚嫩和单纯。将人简单地分为“卑鄙者”和“高尚者”两类实在是牵强,“卑鄙”和“高尚”是形容灵魂和品德的。品德在小学生的评语里可以说得很清楚,以后就难说了,可以见仁见智。灵魂的事最讲不清楚,在基督看来,我们生来就充满了罪恶,哪有高尚可言?更何况有些言行看似高尚的人,灵魂说不定很卑微,很猥琐。相反,有时候一个人的言行让人看了十分可恶,他的灵魂可能非常纯净。十多年前看电影《巴黎圣母院》,非常憎恨那个名叫克洛德的教父,但现在想来,生活中有克洛德这样的人很正常。文学作品将他衣冠楚楚的外表和邪恶的灵魂深刻地揭露出来,才引起人们的憎恨,生活中那些无法看到的丑恶心灵,我们为什么不憎恨呢?电影和小说的作者对这位教父还是留有几分同情,克洛德的邪恶主要是源于宗教对人性的戕害,他渴望美,追求美,他对吉卜赛女郎艾斯米拉达的倾慕、向往和追逐本身很难说不是人性的流露,只是他的人性被神性扭曲了,所以他卑鄙而邪恶。那么与他构成鲜明对照的卡西莫多就是高尚者么?我现在产生了怀疑。敲钟人和神父同样爱慕美,同样追求美,神父想占有艾斯米拉达,敲钟人进行了阻止,这可谓保护美。“占有”与“保护”之间是一种对立,但都是出于一种男性对女性的主宰心理,卡西莫多是因为知道他不可能占有,所以他必须保护,既然不能得到,也就不能让别的男人得到艾斯米拉达。这是敲钟人的潜意识。当我们称赞敲钟人卡西莫多时,是不是也把自己置于敲钟人的位置上来看待巴黎圣母院内外发生的一切呢?

  我最近在研读美学著作时发现美丑只有一纸之隔,这张纸是透明的,是人为想象出来的界限,就像人类为了研究地球的方便,把地球画出回归线、南北极、赤道一样,这些线在地球上根本不存在,完全是人为的结果。美与丑的界限与回归线一样,本不存在,混沌难分,人们需要它存在,于是就有了一张透明纸之“隔”,实际上“隔”是不存在的。所谓“丑学”、“化丑为美”、“丑恶美”等等只不过是打通了这张透明的纸,与世界重新混沌一体。于是习惯于“隔”的人便产生了晕眩,产生了困惑。

  我最推崇的那两句墓志铭便犯了划清界限的错误,人活着的时候总是希望四处通行,死了以后别人才会注意到他的墓志铭。墓志铭往往不是一个人的总结,有时恰恰是他的开始。他的忏悔、他的没有实现的理想可能借助墓志铭来实现。他人撰的不算数,最明白的是自己。所以,我的墓志铭暂时保密,请读者原谅。

  我的陋室铭

  在丈人下海成为社会新闻一大景观的今天,刘禹锡的<陋室铭》基本上成了文人自我安慰、自我陶醉也是自我麻醉的法宝。“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后来有人把<陋室铭》中自清的境界改为非常俗气的楹联“花香不在多,室雅何须大”,这与刘禹锡安贫乐道、自视清高、独善其身的文人心态相去甚远了。

  “陋室铭精神”并非自刘禹锡始,有史记载以来,中国古代的知识分子在不能施展宏图大业,不能拥有更大的精神空间和生存空间的时候差不多都是遵循这一原则活下来的。连中国现代史的大师鲁迅也难例外,“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在商贾高于文人的今天,“陋室铭精神”难免显得懦弱和迂腐,甚至有点阿Q气,但毕竟是知识分子唯一的保护伞和一层难与世俗混淆的保护色。

  人活在世界上总是要有居住空间的,这空间至少有形而下和形而上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物质的,第二个层次则是精神的。无论是精神的还是物质的,人们总是希望自己占有的空间能够广阔些、辉煌些。在某种意义上,人的全部价值或许就在于建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现在居住在我楼下的高晓声曾写过一篇优秀小说((李顺大造屋)),以前我也始终认为这是批判极左路线对农民生存和精神的戕害,现在发现李顺大的造屋与秦始皇修建阿房宫在精神领域里是等值的,他们都是尽自己的最大力量去营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在这样的空间里,因为人的努力达到极限,精神和物质的空间便重合于一体),虽然规模、形式有着极大的差别,但质是一致的、相同的。刘禹锡的意义就在于他知道不能拥有两种同样广大的空间,不能求得物质的“山高”、“水深”,只能保持“名”与“灵”这样“德馨”的抽象空间去与“陋室”抗争,从而达到一种心理平衡,获得一种精神的解脱。除此之外,又有什么办法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三铭 向鲁迅学习爱”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