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复古艺术的三个例子


□ 李 零

复古艺术的三个例子
李 零

  有一次,记不清是哪一年了。我在中央美术学院演讲,尹吉男教授邀请,讲楚帛书。帛书上有十二月神的图像,我是当画讲。我讲了这件文物流传美国的经过和艺术价值,放了幻灯片。开讲前,我讲了几句题外话。我说,小时候,有一首歌,“我有一个理想,是个美好的理想,等我长大以后,像工人叔叔一样……”下面两段是当“农民叔叔”和“解放军叔叔”,其实,我的第一理想是什么?是上美院,学画画……
  小学、中学,我喜欢书法,喜欢画画,喜欢篆刻,喜欢一切赏心悦目的东西,可惜没有高人指点,不得其门而入。只有家里人相信,我是个美术坯子。初中毕业那年,我大姐高中毕业。她被保送,上张家口军事外语学院,一去好多年。有一天,她回到北京。她说,我一直想,当我回到北京,你已经成了一个画家。
  可惜她的想法落空了。
  人生多歧路。后来,我走上的是另一条路,跨出一步就再也回不来的人生不归路。我学的专业是考古和古文字,换过单位,最后落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
  我根本想不到,我还能回到艺术的话题上来。
  
  美术和考古有不解之缘,博物馆最明显。
  在美国,学艺术史的多半是上博物馆。他们的博物馆,很多叫美术馆。欧洲,还有把艺术和考古搁一块儿的系。北大的考古文博学院,它的博物馆,赛克勒考古—艺术博物馆,是赛克勒医生捐的(美国首都和哈佛大学也有两个赛克勒美术馆,就是学他们)。但我们的体制,本来不是这样。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多半是从历史系的考古专业毕业(考古独立成系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的事情),跟美术学院,那是风马牛。美术学院是另一码事。它是搞创作的。
  一九九三年,我在美国华盛顿的弗利尔-赛克勒美术馆工作过半年,整理楚帛书。他们有不少艺术类的藏书,开本很大的书。工作之余,我经常在他们的图书馆和档案馆里泡,非常享受。当时,负责亚洲部的苏芳淑博士,就是学中国艺术史的。她是哈佛大学毕业,出自罗越(Max Loehr)教授的门下。我和她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九九○年该博物馆举行的东周楚文化讨论会上。赛克勒美术馆邀我整理楚帛书,刚刚入藏的子弹库帛书残片,就是苏博士的建议。
  现在,多少年,转眼就过去了。苏博士已经离开赛克勒美术馆到香港中文大学任教。她是艺术系的讲座教授和系主任,兼中国文化研究所的所长。我是应她邀请,于二○○二年的九至十二月到中大艺术系当客座教授。
  中大艺术系是培养学生搞创作的。我在那儿居然客串了一把。她说,你一定要为艺术系写一篇文章,而且要做公开演讲,内容当然是讲艺术的。
  她不知道,这对我有多光荣——我也居然搞起艺术研究了。
  机会太好,写什么好?想来想去,我选定了现在这个题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