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王乔安


□ 张晓晗

  1

  我以为她这次肯定是回不来了。

  连去她葬礼的衣服都准备好了,认真写好悼词,心里揣满虚情假意的悲伤,每天抽空就对着镜子练哭,控制眼泪滑落的速度,花重金买了一块名牌手帕,万事俱备只差她死。

  但没想到,她还是回来了,而且是异常风光地回来。她坐在丝绒沙发中央,周围的朋友簇拥着她,瞪着大眼听她说故事,身后的落地窗外是滚滚江水和闪着光芒的大厦。我站在门口停顿了两秒,她抬头时发现了我,对我招招手,仿佛昨天还见过,我热情迎上去,紧紧拥抱,“亲爱的,你可算回来了。”

  你们也明白,女人之间不免这种违心的对白。

  2

  高中时我是乔安的同桌兼剥虾员。

  乔安不吃学校的中饭,每天中午都有一个神秘人来给她送饭,打开还是热乎乎的。有次送来的是油闷大虾,她直接把饭盒推到我面前,说,一起吃吧。我感恩戴德,但是吃了一只后发现她坐在旁边面无表情看着我,不动手也不吭声。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我不会剥虾。从那以后我便成为她的专业剥虾员,比例是她吃三只我吃一只,而且是在保持她能持续吃虾的情况下。

  3

  乔安从入学就是全校的名人,成绩好,背景优,长得像高圆圆。完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随时随地都能保持完美,就算不小心踩上一枚钉子,也能面不改色地跑个八百米。这些都勉强可以被接受。

  全校女生都对她很客气,但我知道她们都讨厌她,和我一样。嫉妒这种感情非常奇怪,必然掺杂着百分之四十的欣赏,因为她拥有的一切,我们实在太想拥有了。

  高中时我去她家做作业,迈进大门,突然间就理解了杉菜站在道明寺家门口的感觉。她的房间没有布娃娃,没有相框,没有海报,摆的都是一些我闻所未闻的高档电子产品。我们两个趴在桌上抄喜欢她的男生塞给她的作业,抄到一半,她问我想不想看电视。我说想,但扫视客厅一周,根本没有看到电视机这种东西。她拿起摇控器按下按钮。瞬间,我面前的整面墙活了起来,劈里啪啦开始说话。

  那是唯一一次,我看电视的目的,真的是在看电视。

  我们高中是全市少有的几个可以有校长直推名额的学校,只要连续两次模拟考到年级第一,便可以拿到校长直推到名校的推荐信,坐直升机飞过高考这座独木桥。

  模拟考,乔安连续两次获得第一。数学是她的弱项,导致她常年徘徊在年级第十名左右,但这两次,她的数学考卷扣不到五分。这件事引起了全年级的轩然大波,有人在体育课时翻阅她的手机短信,果然找到了秘密,拍照后寄给校长。后来,就有了当时轰动全区的师生恋导致泄题的事件。担任数学老师的年级组长引咎辞职,走的时候,怀孕七个月的太太来和他一起收的办公室。

  所有人都在想,女王乔安这下死定了。就算老师们,也信誓旦旦地说,这个女孩十有八九玩完了。她消失了三天,第四天早读时,我接到她的电话,心跳都吓得漏了半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视野》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视野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