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空中生活


□ 陈 琳

有提琴声在声声滴落,水滴连贯起来,如水一般弥漫进心田。有女人在呜咽,黑夜里雾气缓缓升腾,房间里看不清东西,所有的门都消失了。在琴声里摸索着,呜咽的女人变成了一个孩子,离他很远,又很近,就在房间里,但是隔着雾他什么也看不清……李平安很不舒服地翻了个身,终于从噩梦里醒过来。他伸手在枕边摸了一把,空的。这下他才真正醒透了。他一翻身坐起来,定定神,耳边最后一缕琴声消失了。妻子呢?他打了个冷颤。
他在厨房找到了妻子。“我口渴,起来喝水。”妻子卢惠一看见他就主动说。
“怎么总是半夜爬起来喝水。”李平安不满地说。
“刚才你有没有听见琴声?”李平安问。
“没有啊。”
他们不约而同看了看儿子的房间,儿子房间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发生。
好像真的什么也没发生。
三天后卢惠又要出差,去厦门。卢惠频繁出差是近一年来的事。刚开始李平安也没觉得什么。可是卢惠离开几天后家里的变化就显现出来了:木地板像蒙着一层老修女的面纱,到处乱丢的衣物像是自己会生长一样一窝一窝繁殖起来,马桶则人老珠黄似的失去了白亮的釉色,奇怪的是甚至连淋浴房的玻璃好像也不透明了。平时晚上,卢惠在家里不出声地走来走去,看不出她在忙家务,可是家里就清清楚楚了。
妻子不要出差多好,李平安盯着马桶的黄垢,实在看不过去,亲自抄起马桶刷捅进马桶,马上被水花溅得满脸。他咕噜一句粗话,承认了自己与家务搏斗的失败。这只是让他心烦的小事。真正让他心烦的是李捷。卢惠一出差,李捷就变得怪怪的。从放学一进门起就绷着脸,像《黑客帝国》里那个戴墨镜的最酷的家伙。开始李平安以为是自己煮菜没有卢惠可口,后来他带了必胜客外卖回来,才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儿子对着那张花花绿绿的比萨面无表情。以前他最爱吃比萨饼了。“你是不是不舒服?”李平安伸手背想去触儿子的额头,没想到飞快地被儿子打开了。
“你!”李平安盯着儿子习惯性地微微向左倾着脑袋的背影,正想发作,忽然想起来今天是周三:“今晚你得去学琴啊。”
“我不想学了。”儿子头也不回地说,随手关上房门,把李平安还没来得及出口的一大串话关在门外面。
好在明天卢惠就回来了。让卢惠和儿子说去。卢惠对儿子特别有办法,儿子也和她最好。有时候李平安看了都妒忌。明天,明天,啊,明天快点到来吧。
第二天一早李平安就给卢惠打电话。
“马上就回来了。”手机里卢惠的声音听起来嘶哑而疲惫。背景里似乎还有柔和的提示铃声,那种铃声很熟悉,但是李平安想不起来是哪里的。他正想再问她在什么地方,电话已经挂断了。
过了一会儿李平安想起来,还要问她坐什么车,中午能不能到家,要不要在家里吃饭,他再拨了卢惠的手机。手机已经关机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