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空中生活


□ 陈 琳

有提琴声在声声滴落,水滴连贯起来,如水一般弥漫进心田。有女人在呜咽,黑夜里雾气缓缓升腾,房间里看不清东西,所有的门都消失了。在琴声里摸索着,呜咽的女人变成了一个孩子,离他很远,又很近,就在房间里,但是隔着雾他什么也看不清……李平安很不舒服地翻了个身,终于从噩梦里醒过来。他伸手在枕边摸了一把,空的。这下他才真正醒透了。他一翻身坐起来,定定神,耳边最后一缕琴声消失了。妻子呢?他打了个冷颤。
他在厨房找到了妻子。“我口渴,起来喝水。”妻子卢惠一看见他就主动说。
“怎么总是半夜爬起来喝水。”李平安不满地说。
“刚才你有没有听见琴声?”李平安问。
“没有啊。”
他们不约而同看了看儿子的房间,儿子房间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发生。
好像真的什么也没发生。
三天后卢惠又要出差,去厦门。卢惠频繁出差是近一年来的事。刚开始李平安也没觉得什么。可是卢惠离开几天后家里的变化就显现出来了:木地板像蒙着一层老修女的面纱,到处乱丢的衣物像是自己会生长一样一窝一窝繁殖起来,马桶则人老珠黄似的失去了白亮的釉色,奇怪的是甚至连淋浴房的玻璃好像也不透明了。平时晚上,卢惠在家里不出声地走来走去,看不出她在忙家务,可是家里就清清楚楚了。
妻子不要出差多好,李平安盯着马桶的黄垢,实在看不过去,亲自抄起马桶刷捅进马桶,马上被水花溅得满脸。他咕噜一句粗话,承认了自己与家务搏斗的失败。这只是让他心烦的小事。真正让他心烦的是李捷。卢惠一出差,李捷就变得怪怪的。从放学一进门起就绷着脸,像《黑客帝国》里那个戴墨镜的最酷的家伙。开始李平安以为是自己煮菜没有卢惠可口,后来他带了必胜客外卖回来,才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儿子对着那张花花绿绿的比萨面无表情。以前他最爱吃比萨饼了。“你是不是不舒服?”李平安伸手背想去触儿子的额头,没想到飞快地被儿子打开了。
“你!”李平安盯着儿子习惯性地微微向左倾着脑袋的背影,正想发作,忽然想起来今天是周三:“今晚你得去学琴啊。”
“我不想学了。”儿子头也不回地说,随手关上房门,把李平安还没来得及出口的一大串话关在门外面。
好在明天卢惠就回来了。让卢惠和儿子说去。卢惠对儿子特别有办法,儿子也和她最好。有时候李平安看了都妒忌。明天,明天,啊,明天快点到来吧。
第二天一早李平安就给卢惠打电话。
“马上就回来了。”手机里卢惠的声音听起来嘶哑而疲惫。背景里似乎还有柔和的提示铃声,那种铃声很熟悉,但是李平安想不起来是哪里的。他正想再问她在什么地方,电话已经挂断了。
过了一会儿李平安想起来,还要问她坐什么车,中午能不能到家,要不要在家里吃饭,他再拨了卢惠的手机。手机已经关机了。
搞什么名堂。李平安不满地咕噜一句。
中午卢惠还没有回来,手机也没有开。儿子在学校没有回来吃中饭,李平安在“活鱼小镇”按自己口味点了水煮活鱼,满盆红艳艳,却吃不出劲儿来。尽管如此,他还是给妻子买了一束白色的百合花。卢惠在家的时候,按照一周一次的频率买花,白色的百合,她应该是喜欢这种花吧。有多少年没给她买花了?还是从来就没有给她买过?李平安自己都觉得有点惭愧,以后要多关心她一点,对她好,帮她做点家务……拿着百合往家里走,手机响了。李平安一看是卢惠的号码,车子应该是已经进了福州,要他去接她,他心头一阵欣喜,却故意粗着嗓子说:喂!
手机里传出来的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您是卢惠的先生李平安吗?您能不能到德明机场来一趟?
德明机场?
MF1122在降落的时候,失去了控制,猛地栽到5号跑道上,飞机腹部贴着地面摩擦着滑行出六百多米,直到撞到停机坪上一辆小型飞机才停下来。剧烈燃烧的火势让消防车在半个小时无法近身。他们能做的事情只是用高压水龙头不停地向火球的四周浇水,降低周边的温度,不让火势蔓延。至于飞机里的人,早就失去营救的可能了。
卢惠在MF1122里。
还未正式投入使用的候机楼B座被临时用作停尸和接待遇难者家属的地方。在哭天喊地的家属中,李平安尤其震惊。卢惠应该在从厦门回福州的高速公路上,怎么会在深圳回福州的飞机上呢?
轮到李平安了,带他进停尸间的是个很年轻的男孩子,他很体贴地反手关上门,家属看见遇难者时的失态,会刺激在外面等候的已经哀痛不堪的人们。他们走到一具覆盖着蓝色的塑料布的尸体前停下。“烧得时间很长,可能……您得有点思想准备。”那个男孩子用低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可以了吗?”那个男孩子抬起戴着白手套的双手,同情地看着李平安。
李平安自己揭起了塑料布。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