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时期走红作家今何在之二十



编者按:文革之后,发轫于“伤痕文学”的中国新时期文学曾制造了文学作品一次又一次的轰动效应。然而随着新世纪的来临,新时期文学那些曾风光一时的作家如今身居何处,都在忙些什么?我刊从2001年第1期起的系列报道“新时期走红作家今何在”将一一满足您了解的愿望。

上世纪80年代,曾以短篇小说《危楼记事》《月食》和长篇小说《冬天里的春天》频频获奖并蜚声文坛的著名作家李国文,90年代中后期以来不怎么写小说转而热衷于散文随笔的创作。喜欢他小说的读者不免心存遗憾,李国文自己是否也心存遗憾呢?

李国文老师散点透视
韩小蕙

A
老听人这么说:“文坛君子,没有绯闻的,只有王蒙了。”
此语亦对亦不对。说它对,王蒙先生当然是君子,这么多年,真的没听说过有关他的任何桃色闲闻。不对的,打击了一大片,其实文坛君子还多多,李国文老师就是其中一楷模。虽然这年头已没什么人敢给别人打保票了,但我还是愿意站出来振臂一呼:
“李国文老师———君、子、仁、人!”
横看成岭侧成峰。虽说“生活问题”现在已根本不算问题了,不,前好些年就不算了,我曾亲耳听到单位的一个头儿,对反映某将要提拔的女士“作风不好”,毅然绝然地回答说:“个人生活问题,我们不管!”这“生活问题”以前叫“作风问题”,大概就是因为现而今“问题者”的队伍日益壮大,“作风问题”这个词又实在是完全的贬意,太不雅听,所以今天,大家就都只称“生活问题”而不关涉“作风”了。又据说,如今世风已大变,若你赞扬某男士(女士)一辈子没有“生活问题”,他不以为你是在夸他,反而心里酸酸的,马上就会半真半假地自嘲:“是呀,我这辈子过得可真亏!”
李国文老师可还是不管这一套,死心塌地地忠于老伴刘阿姨。你叫他开会,多高级的宾馆,不住,“我家里还有老伴呐,没人照顾不行”;你叫他出差,多好的地方,不去,“出国都不去,哪儿都不如家里舒服!”其实他们住的真不是金窝银窝,也就一套老房子,不大,书房才6米大点儿,厨房转不开身,加上国文老师的书报、杂志、资料又多,于是当然,每个角落早塞满了。可是同“大音稀声”的李国文老师相匹配,刘阿姨亦具有“大象无形”的奇特本事,不仅把一切都拾掇得舒心顺眼显得挺高级,竟还敢在客厅里铺了一大块雪白的地毯!
不仅如此,俩人还是一对亲密的老鸳鸯,须臾捆绑在一起。他熬夜读写,她秉烛侍读;他电脑打字,她红袖添香;他喜吃西餐,她咖啡契司;他抗拒体育锻炼,她跟着在屋里猫着;他不愿揭过去的伤疤,她就说那有什么好显摆的;就连他上医院拿点儿药,她也伴着,夫往哪里走,妻往哪里随。可就一样,在“场合”里,你却永远永远都见不到刘阿姨的身影。国文老师这辈子坐过多少次主席台?星星似的没数了,有数的是刘阿姨,永远的零次,绝不突破,人家这叫“自爱”,“他是他我是我,我又不写东西,我又不当主编评委,我上你们那儿干什么去?”......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