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如歌行板


  白芷彬死前的样子很惨。他头肿得变了形,眼睛变成两条细缝,小腿也肿了,有大腿那么粗。家里的女人们轮流给他揉腿。没有用,没有用。他还是疼,太疼了。

  恍惚的时候,白芷彬嘶嘶啦啦地说:

  凤雯,不要叫绿乔来。

  女儿们听到“绿乔”这个名字,都转眼看母亲,母亲凤雯像什么也没听见,推门出去了。

  肯定是个女的。白如飞说。

  应该让这个女人来,爸其实想见她。白如冰说。

  白夕月哭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白夕月以前一直不了解这个给了她们生命的男人,她不知道两个妹妹怎么想,她们从小就生活在这个家里,也许会有不同,但或许她们也只是更加习惯父亲在家里的沉默而已。直到他病倒,在白夕月眼里白芷彬总冷冷的,不说话,白夕月从老家回来上学,见他就是这个严肃的样子,白夕月那时总以为是自己惹他不高兴。记忆中很多时候他都独自一人在院子里抽烟,唯有在阳光中修剪石榴树的时候,他的神情是喜悦的,甚至有一次他对站在一旁看着的白夕月说:这石榴是生你那年种下的,十几年啦。白夕月被他的喜悦感染,感受着树影婆娑下的阳光,心里有一种浅浅的幸福。

  白夕月知道,对于死,父亲其实早有准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