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散文的五种功能


□ 余光中

散文的天地非常广阔,凡诗不到之处,都得使用散文。广义而言,无论哲学、历史、政治、经济等人文或社会学科,或是新闻、公文、日记、书信等实用文体,莫不有赖散文,更不提小说、戏剧、评论、杂文等了。即就散文本身而言,狭义的散文也有如下这些功能:
第一是抒情。这样的作品也称抒情文,如果较短,也称小品文。情之为物,充盈天地间,文学的世界正是有情的世界。正因如此,用散文来抒情,似乎人人都会,但真正的抒情高手,或雄奇奔放,或含蓄婉转,却不常见。一般的抒情文病在空洞或露骨。直接抒情,不但露骨,而且予人无端歌哭的空洞之感。高明的抒情往往寄托在叙事、写景之上,才显得自然。
第二是说理。这样的作品也称议论文,但是和正式的学术论文又不一样,因为它在说理之余还有感情、感性,也讲究声调、比喻、文采。例如韩愈的《杂说四》、苏轼的《留侯论》,虽然旨在说理,却都气势贯串、声调铿锵、形象生动、情绪饱满,绝不枯燥冷漠。
第三是表意。这种作品既不刻意抒情,也不着力说理,而是要把握情理之间那一份情趣或理趣,因此笔下流露的,不是鞭辟入里的人情世故,就是匪夷所思的巧念妙想。表意的散文展示的,正是敏锐的观察与活泼的想象,也就是健全的心灵发乎天然的好奇。比较知性的表意散文,常把兴趣专注于某事某物,话题转来转去,意总在此。所谓某物,可指有生物如草木虫鱼,也可指无生物如笔墨纸砚;而某事则可指人间的各种动态,例如登山、潜水、选举、开会。这似乎和叙事有些相似,却又不然。一篇散文如果描写某次开会的经过,当为叙事,但是如果谈论的只是开会之为社会制度或生活现象,或是东鳞西爪的开会趣闻,就不是叙事了。表意的散文,尤其知性的一类,需要博学多闻,甚至具备专业知识,不是空洞抒情的生手所能为功。此道的高手谈天说地,话题无限,信笔所之,左右逢源。这是散文家的独门本领,不容诗人和小说家来竞争。
第四是叙事。这种散文又称叙事文,短则记述个人的经历见闻,或某一事件之来龙去脉,长则追溯自己或他人的生平,成为传记的一章一节了,或是一个时代的演变,成为历史的注脚。叙事文需要记忆力和观察力,如能加上反省和想象,当会兼具洞见和波澜,而跳出流水账的平铺直叙。组织力(亦即条理)也许不太重要,因为事件本身已有时序可循。不过有时为求波澜生动,主客分明,也不妨倒叙、插叙,或是举重遗轻,仍需一番剪裁。
第五是写景。所谓“景”不一定指狭义的风景,也可以指大城小镇的视觉经验。高速公路上的千车竞驶,跑道上喷射机的厉啸而降,挖土机的巨铲挥螯,交通灯号的互使眼色,无一非景。一位现代散文家的视觉经验如果还限于田园风光,也未免太保守了。同时,广义的景也不限于视觉:陌上的万籁、街头的市声、咸腥的码头、呛喉的烟味,也都是景。景存在空间,也依附时间:所以春秋代序、朝夕轮回,也各成景。景有地区性:江南不同塞北,热带的树异于寒带的树。大半的游记都不动人,只因作者不会写景。景有静有动,即使描写静景,也要把它写动,才算高手。“两山排闼送青来”,正是化静为动。只会用形容词的人,其实不懂写景。形容词是化妆师,动词才是演员。
我把散文的功能分成五项,只为了方便讨论,并不认为各项互不干涉、截然可分。其实一篇散文往往兼具几种功能,只是有所偏重而已。例如叙事文中,常带写景,而无论是叙事或写景,都可以促进抒情;抒情文中也不妨稍发议论,略表意趣。反之,说理文也可以说得理直气壮,像梁启超那样,笔锋常带感情。
情、理、意、事、景五项之中,除了“意”是介乎虚实之间外,前二项抽象而带主观,后二项具体而带客观。一位散文家如果长于前二项而拙于后二项,他未免缺少感性,显得空泛;如果他始终沉浸于后二项,则又似乎缺少知性,过分落实。
抒情文近于诗,叙事文近于小说,写景文则既近于诗,亦近于小说。所以诗人可能兼擅写景文与抒情文,小说家可能兼擅写景文与叙事文。其实不少“正宗的”散文家都似乎拙于写景,遇到有景可写的场合,不是避而不谈,便是一笔带过。也有“正宗的”散文家拙于叙事,甚至不善抒情。能够抒情、说理的散文家最常见,所以“入情入理”的散文也最多;能够表意的散文家就少一点;能够兼擅叙事、写景的更少。能此而不能彼的散文家,在自己的局限之中,亦足以成名家,但仍不是大家,难成全才。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6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