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烛影斧声(中篇小说)


□ 孙 昂

 宋太祖赵匡胤之死一直是未解之谜,史书仅留数字,内情不详。作家孙嵒却依此寥寥数语铺陈成一篇杀人夺位的悬疑小说,一场扑朔迷离的宫廷政变尽呈眼前。

  

  一、去者与来者

  

  宋太宗太平兴国六年三月己酉,宋太祖最后一个儿子赵德芳也死了。

  翰林学士陶岱闻知赵德芳的死讯,呆呆地出了一会儿神,还是换了素服,前去吊唁。

  赵德芳是太祖皇帝的小儿子,于开宝九年成年,出宫开府单住,不久太祖赵匡胤驾崩,太祖之弟赵光义即时赶到,在灵柩前即了帝位,随即下诏赵德芳仍称皇子,谁知好端端的23岁就死了。

  到了东门内赵德芳府,见门首停着銮驾,还有朝臣陆续赶来。今上忌讳朝臣与先帝之子来往,平时这座府第门可罗雀。陶岱被人谑称“陶呆”,今日顶了一股书生呆气来为先帝尽一点忠孝之心,见了门首的阵仗,暗暗松了口气。

  等了好长时候,圣驾才出府门,满脸涕泪,很哀伤的样子,登上舆车离去。众臣这才由宰相薛居正领头,进府吊唁。

  赵德芳的尸体已殓在玉衣里,裹得严严实实,只玉衣面罩的孔洞露出双眼,那两只眼却不曾闭,睁得好大,又鼓了起来,好像要从尸首上跳出来一样,让吊客无不毛骨悚然。

  陶岱的目光不敢再与玉衣里的鼓眼对上,却见明烛照耀下,玉衣面罩处的玉片像刚从汤锅里捞出来般温莹,还微微泛着晶光,不禁暗暗诧异。

  随即接到皇帝诏谕:追赠赵德芳为岐王,并废朝五日哀悼。

  废朝哀悼没什么公事,陶岱在翰林院中翻看太祖朝编就的《五代史》:周世宗英年早逝,太祖爷随即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夺了后周天下,周世宗的寡妇孤儿们或跷蹊而死,或不知所终。谁知转眼间,太祖爷身后也是这般光景。他不由得感慨世事反复无定,起身在院中踅了两踅,迎面撞见了翰林副使杨守一。他平素看这杨守一便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一个偷鸡摸狗的市井无赖,竟来掌管翰林院,实在是有辱斯文!似理非理地哼了一声回应杨守一的问讯,心中愈加郁闷,信步出了院门。

  由翰林院向南出宫城左掖门,向东一拐便到了汴梁最热闹的潘楼,那里也是勾栏瓦肆会集之处。陶岱已走熟了,穿过街市从楼间复道上了会仙楼。红透汴梁的花宜奴没在,是她的一个弟子在唱曲,色艺相逊不少,好歹听了两段解闷,穿经街市回翰林院。

  街市上店铺林立,衣物书画珍玩无所不有。他想起赵德芳的玉衣温莹泛光得奇异,便进了有名的董家玉器珍玩行,转了圜打问。玉器行老朝奉在这一行浸淫了几十年,仔细问了玉片的行色,却只同陶岱一般讶异。

  回到翰林院,杨守一陪内廷殿直正在等他,说是皇上召见。任陶岱再傲再呆,也晓得事情不妙,一时不检点,废朝哀悼期间去瓦舍听曲不说,还误了皇上召见。杨守一是皇上监视外廷臣工的耳目,每值夜必去密奏,若添油加醋和皇上说上两句,就愈加不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