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民工三题


□ 石庆滨

推倒一堵墙

开发商开发的住宅小区,一幢幢高楼就像一夜之间长起来的,说成就成了。
在雏形不整的住宅区外围,有一堵扯南到北的高墙,砖石混凝土,长一百多米,高三米左右。之前是一家倒闭工厂的仓库墙,建筑结构非常牢固,拆迁的时候,被当作工程的护墙,暂且保留了下来。
现在需要把它推倒,作为建筑垃圾把它运走,想不到的问题出现了:这堵墙离新开发的沿街门头楼群不到两米,墙外就是车流如河的大街,还不到一米。
就像拆迁当初,用大型机械,整块整块地,轰隆一声,瞬间夷为平地的那种壮举,已不可能了。
开发老总坐着油光锃亮的小车扯南到北看了一遍,对身边的助手说,咱当初怎么就没想到呢?现代化建设也有施展不开的时候。助手说,只能转包给那些小公司,用人力来解决了。
开发老总说,你估估大概得多少资金?助手思考了一会儿说,把一切清理干净至少也得十万,开发老总沉默了一会儿说,又有新工程动工了,我忙不过来,这事你全权处理吧。
助手开车拉着转包公司的经理扯南到北看了一遍,口气十分强硬地说,六万块,一分也不增加了,你不干自有人干,转包公司经理思考了一会说,现在工人吵着闹着增加工资,喝自来水都涨价,我落不出来呢,助手沉默了一会说,下个工程的辅助工程承包全归你。
转包公司经理开着一辆二手破车,带着一个工头扯南到北看了又看,说,就这了,四万块,多一分我也不增加了。工头说,去掉工人工资、运输费用,环卫处再缴点,我落不出来呢?转包公司经理笑了一下说,环卫处有你的战友,你什么时候往环卫处缴过钱?工头说,不往公家缴,这人情还是要钱来维持的,没钱战友也不友!
工头骑着一辆烂摩托,载着一个小工头扯南到北看了又看,说,两万块,一分我也不增加了。小工头算了又算,最后还是答应了。 小工头骑着一辆老是掉链的自行车,领着打工的兄弟俩看了又看,说一万块,多一分我也不增加了,兄弟俩毫不犹豫答应了。
兄弟俩在这里转悠好多天了,他们早就算清了,除去各种费用,半个月下来,净挣一万多块,他们兄弟俩中的一个就可以有钱娶媳妇了,他们来这个城市打工一年也挣不了这么多钱。
一切还是比较顺利的,拆墙的时候,他们从劳务市场雇来几个和他们一样的打工人,指手画脚的时候很有工头的派头。
哥哥对弟弟说,你知道清理的这些旧砖能卖多少钱吗?咱一动不动就能卖够雇人的钱呢。弟弟说,我知道,那站柱里边的钢筋也够我们下馆子喝啤酒的了。
胜利在望,再一车,建筑垃圾就清理完了。哥儿俩高兴得都要疯狂了,净挣八千多块啊!他们可以卷起铺盖提前回家过年了,其中一个年前就可以把媳妇娶了,
这个时候,环卫处的监察车突然开过来了。哥儿俩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罚款单就递过来了。一位领导模样的人说,乱倒垃圾,二十车,一车罚款五百,共一万。
兄弟俩蹲在那里,看着罚款单,干流泪。

丈夫失踪以后

丈夫七天不见,小米慌了,丢魂似的村里村外乱找,逢人便问,见我家男人根生了吗?
七天前一个夜晚,小米和丈夫吵了一架。他们经常吵架,具体原因有些说不清,有时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吵,有时根本就不因为什么,一句话没说好就吵起来了,
说不清具体原因,吵后两人又都后悔——穷吵啊。因为穷,两人心情都不好,心情不好,看吗吗不顺眼。自由恋爱感情基础很好的比翼鸟,被穷折腾得一下子失去了方向,有些“幻灭”的伤感意味了,
小米记得,那天她向村会计借了二百块钱,儿子的学费拖欠好几天,再不交校长就要撵人了。小米是村里有名的俊女人,村会计是村里有名的花心大萝卜,有名的吝啬鬼,一般人借不出来。
村会计早就对小米垂涎三尺。更让根生心烦的是,小米是村妇联主任。小米的妇联主任是大家公选的,一个原因小米有文化,另一个原因小米心直口快,大家想更多地了解村委会把一些款项怎么处理了。当时根生拦了又拦,小米说:“每月五十元的补助,能办许多事呢。”
自从小米进了村委会,谣言就像影子一样跟定了。刚开始,谣言出自她的竞争对手——那几个经常站街头想进村委大院揩油的娘们。后来就有一些想她好事的男人,添油加醋欲盖弥彰地把一些谣言拐弯抹角送到根生耳朵里。根生虽然不信,但心里很烦,烦日子过得太穷,让女人在那种被村人嚼烂舌根的地方干事。
根生常常在黑夜里唉声叹气,小米知道根生想啥,总是说:“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我不嫌你,我永远不会变心的。”
丈夫失踪以后,小米辞去了村妇联主任的职务,一心扑在地里。累了她就往远方望望,夜里思念根生就拿出结婚照,看着看着她就泪流满面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