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选题与规范 反思与展望


□ 宋永莉

  由中国音乐家协会西方音乐学会发起,人民音乐出版社、《音乐研究》编辑部、《人民音乐》编辑部联合主办,郑州大学音乐系承办的“外国音乐经典论著翻译出版研讨会”于2007年11月2日至4日在郑州大学召开。与会代表分别来自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等教学、研究机构和人民音乐出版社、《音乐研究》杂志、《人民音乐》杂志等编辑出版单位。本次研讨会集纳了我国西方音乐理论研究与音乐出版领域的相关权威人士,会议主要围绕外国音乐论著翻译的选题、翻译人才的培养、翻译的规范化等议题展开了深入的探讨。
  人民音乐出版社图书中心主任苏兰生首先从中国的音乐期刊、音乐翻译读物、音乐书谱等几个方面的出版历史及发展状况,对我国音乐出版与翻译的历史进行了较为全面、详尽的梳理与总结。上海音乐学院杨燕迪教授反思了音乐理论翻译的轨迹,认为中国的音乐学在西学引入的广度和深度上尚需加力。从已有的音乐西学引入成果看,系统性、经典性、严肃性和思想性均有不足,具体表征为选题凌乱、欠缺规划、偏于实用、规格不一。上海音乐学院陈鸿铎教授认为,当前国内音乐翻译总体情况存在着与国外的发展相互脱节、与国内的需要不相适应、现有的部分翻译论著质量堪忧、选题不够系统化等问题。
  
  一、关于选题的方向
  
  选题方向的确立对于译者、读者、出版者都非常重要,它需要开阔的学术视野、清醒的学科意识和踏实的进取精神。针对选题,本次研讨会大致有七个方向:
  一是以学科建设为目标。上海音乐学院孙国忠教授建议从学科建设角度出发,关注作曲理论系列,如作曲法、和声新观念。中国音乐学院杨通八教授也认为作曲是实践、应用性学科,作曲技术理论传到中国只有一百年的时间,教材建设很薄弱,根据二手、三手材料的学习对学科建设不利,因此对作曲技术理论的经典原著进行翻译是很有必要的。人民音乐出版社杜晓十副总编辑也认同应重视高等院校音乐教材的出版工作。
  二是关注“经典”。杭州师范学院音乐学院教授王晡谈到:在文献翻译工程中,有计划地择选西方音乐史学中最有代表性的、最主要的经典性著作作为课题,以构成不缺失重要环节的史链。
  三是关注学科前沿。中央音乐学院余志刚教授建议,参照三联书店出一套音乐学术的前沿经典系列。王晡也谈道:音乐史学研究不断在进步,新的成果表现在史料的新发现、考古的新出土、研究的新进展中。音乐文献翻译一定要取新,关注最新的信息。
  四是关注普及读物。余志刚建议做单卷本的音乐家传记系列,他认为现在类似传记都是讲故事,价值不高;传记作者应是音乐家,应博学并有自己的思考。
  五是工具书。上海音乐学院沈旋教授认为,工具书先行是很有必要的。星海音乐学院任达敏教授认为现在的译名混乱,正是以前没有统一的工具书造成的结果。中央音乐学院刘经树教授谈到,即将出版的《中国音乐大百科全书》中没有术语学条目设置,建议从M.G.G.(sachtitle)、《新格罗夫音乐与音乐家词典》中挑选出适应于我国国情的术语,组织德、英语种的翻译力量,编译一本《西方音乐术语学手册》(不宜超过两卷)。
  六是加强专题史研究。中央音乐学院译审刘红柱认为,应该加强专题史的研究,如歌剧方面、早期音乐的演绎方面及音乐表演美学等方面的著作翻译。中国艺术研究院金经言研究员则认为既要搞专题研究又要兼顾各个学科。
  七是关注学术空白。上海音乐学院陈鸿铎教授建议,“选题应以急需或短缺的内容为优先”。中央音乐学院张前教授也谈到,在音乐美学研究领域,西方关于他律论的专著,其原著一本都未翻译过来,这对学科发展是有影响的。
  针对选题,王晡教授做了高度的概括:“选题要注重经典性、现时性、元基性、权威性、系列性、本原性。”可以说最重要的是“吸收外国音乐理论精华为我所用”(于润洋语)。
  
  二、翻译规范问题
  
  翻译规范主要体现在如何按照目标语规范来产生某一文本类型的样板,它涉及到某种特定文本对另一种特定文本的替代。文本类型样板在翻译实践和翻译研究中的作用是有限的:一方面,并非所有的类型都是高度规约化的;另一方面,许多文本都包含不变和可变因素。刘经树认为,“信达而外,求其尔雅”的译事楷模将忠实、达意、尔雅三个标准列为相符相成的统一,这里具有一定的科学性,但也有模糊性。
  
  1、关于“信”
  中央音乐学院于润洋教授认为,翻译的标准是信、达、雅,“信”一定是首要的。刘经树谈到,编译的概念于20世纪初出现于中国翻译界,它允许译者可对原著做20%的增减,与当时国人接受西学的承受力有关。然而,20%的限定隐含着更大幅度地改写原著的可能性,从而导致曲解作者原意、侵犯原著作权。目的语文化对翻译的影响是相当大的,针对此问题,天津音乐学院教授周小静举例:今天我们熟悉的pedal,一般认为是钢琴的踏板,但对巴罗克时期盛行的管风琴来说它是脚键盘(此外还有管乐器的基音甚至和声中的持续音之意)。刘经树同样也列举:“标题音乐”严格来说是个中文表达方式,泛指世界音乐中带标题的音乐。但它并非术语,未列入西文音乐工具书。program一词意为纲领、项目,或如柏辽兹要求听众手持的说明书,或如李斯特为自己创作的乐曲写上的一段文字说明。program music属于19世纪西方音乐特有的作曲观念,将它译为标题音乐是错的,应译为“说明音乐”。absolute译为绝对(“相对”的反指),将absolute music译为“绝对音乐”并非错译,但未传达出这个术语的观念实质,造成了理解障碍。任达敏则身体力行地从探悉译著《西方文化中的音乐简史》中的翻译错误人手,强调了准确翻译的重要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