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塞罕坝祭(报告文学)


□ 李春雷

李春雷

  这是当时全中国知识分子最集中的林场,146名大学生响应党的号召齐集此地,为改变京津地带的风沙危害植树造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催人泪下的创业乐章。只是当初他们做梦也想不到,由于政治风云的无情席卷,他们自身的命运从此也发生残酷转折……

  在这里,最丑陋的季节是春天。

  没有鲜花,没有绿草,没有乌鸣,没有流水,只有高高低低、明明暗暗的残雪,像一片片灰灰白白的癣疥……

  一直到5月底,消融的冰凌伴着纤弱的溪水,才开始弹拨起春天的琴弦。仿佛是一夜间,落叶松们、云杉们、白桦们悄悄披上了明亮的新绿,但此时分明已经进入夏季了。于是,夏天的茂盛便排山倒海地到来了,百万亩松涛浩浩荡荡,松间的绿毯上更是群芳吐艳,明黄的虞美人,火红的金莲花、粉白的走马芹、橘红的野百合,湛蓝的山鸽子……一夜秋风,涂红涂黄,飞赤流丹,大自然的魔手挥舞着最奢侈的油彩,染尽群山层林,绘出了一幅最恢宏最瑰丽的油画。但秋天也是短暂的啊,一场大雪,万物静寂,好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于是,这里便进入了长达八个月的冬季。

  你能想象吗?这里全年平均气温-1.2℃,最低-43.4℃,无霜期最短只有42天,最晚的一场雪在6月,最早的一场雪则是在8月。

  这是一个比哈尔滨更寒冷的地方!

  这是北大荒吗?这是北极洲吗?

  不!

  北京的朋友,它就在你身边,一个直线距离不足200公里的地方。

  东北望,是坝上!

  去年秋天的一个下午,我在河北省围场县城采访了一位特殊的老人。

  说他特殊,是因为他是残疾人,双腿截肢,身陷轮椅。

  他叫孟继芝,69岁,北京市平谷县人。

  1963年冬天,刚刚从张家口林业干部学校毕业的孟继芝在坝上护林,直到12月中旬,大雪覆盖,火警解除。他头戴狗皮帽,足蹬毡疙瘩,身穿厚棉衣,外裹羊皮袄,高高兴兴地往场部走去。雪太大了,气温-39℃,他迷路了。被救起时,已经被冻得浑身僵硬,双腿枯黑……一

  从此,他截去了双腿。

  那一年,他才19岁。

  “我的运气好啊,伤残之后就一直生活在县城里,活得好好的。”他笑呵呵的,十分满足的样子,“我的战友们生活在坝上,都是杂病缠身,很多人去世了……

  笑着笑着,眼泪却下来了,哗哗的……

  一、雪藏的悲哀

  坝上,是一片什么地方呢?

  其实,大家都不陌生。它就是清朝康乾皇帝开辟的木兰围场的中心地带,也是现在京津地区暑期旅游的热地——塞罕坝。

  塞罕坝,是一个蒙汉合璧的名字。“塞罕”是蒙古语,表示美丽:“坝”则是汉语了,合起来的意思就是“美丽的高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