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塞罕坝祭(报告文学)


□ 李春雷

李春雷

  这是当时全中国知识分子最集中的林场,146名大学生响应党的号召齐集此地,为改变京津地带的风沙危害植树造林,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催人泪下的创业乐章。只是当初他们做梦也想不到,由于政治风云的无情席卷,他们自身的命运从此也发生残酷转折……

  在这里,最丑陋的季节是春天。

  没有鲜花,没有绿草,没有乌鸣,没有流水,只有高高低低、明明暗暗的残雪,像一片片灰灰白白的癣疥……

  一直到5月底,消融的冰凌伴着纤弱的溪水,才开始弹拨起春天的琴弦。仿佛是一夜间,落叶松们、云杉们、白桦们悄悄披上了明亮的新绿,但此时分明已经进入夏季了。于是,夏天的茂盛便排山倒海地到来了,百万亩松涛浩浩荡荡,松间的绿毯上更是群芳吐艳,明黄的虞美人,火红的金莲花、粉白的走马芹、橘红的野百合,湛蓝的山鸽子……一夜秋风,涂红涂黄,飞赤流丹,大自然的魔手挥舞着最奢侈的油彩,染尽群山层林,绘出了一幅最恢宏最瑰丽的油画。但秋天也是短暂的啊,一场大雪,万物静寂,好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于是,这里便进入了长达八个月的冬季。

  你能想象吗?这里全年平均气温-1.2℃,最低-43.4℃,无霜期最短只有42天,最晚的一场雪在6月,最早的一场雪则是在8月。

  这是一个比哈尔滨更寒冷的地方!

  这是北大荒吗?这是北极洲吗?

  不!

  北京的朋友,它就在你身边,一个直线距离不足200公里的地方。

  东北望,是坝上!

  去年秋天的一个下午,我在河北省围场县城采访了一位特殊的老人。

  说他特殊,是因为他是残疾人,双腿截肢,身陷轮椅。

  他叫孟继芝,69岁,北京市平谷县人。

  1963年冬天,刚刚从张家口林业干部学校毕业的孟继芝在坝上护林,直到12月中旬,大雪覆盖,火警解除。他头戴狗皮帽,足蹬毡疙瘩,身穿厚棉衣,外裹羊皮袄,高高兴兴地往场部走去。雪太大了,气温-39℃,他迷路了。被救起时,已经被冻得浑身僵硬,双腿枯黑……一

  从此,他截去了双腿。

  那一年,他才19岁。

  “我的运气好啊,伤残之后就一直生活在县城里,活得好好的。”他笑呵呵的,十分满足的样子,“我的战友们生活在坝上,都是杂病缠身,很多人去世了……

  笑着笑着,眼泪却下来了,哗哗的……

  一、雪藏的悲哀

  坝上,是一片什么地方呢?

  其实,大家都不陌生。它就是清朝康乾皇帝开辟的木兰围场的中心地带,也是现在京津地区暑期旅游的热地——塞罕坝。

  塞罕坝,是一个蒙汉合璧的名字。“塞罕”是蒙古语,表示美丽:“坝”则是汉语了,合起来的意思就是“美丽的高岭”。

  这是一块极其特殊的高地,位于北京之北,内蒙古高原的南缘,却又隆然而起,比内蒙古高原还要平均高出50米,恰似床沿的一个枕头。

  历史上,塞罕坝及周围地区曾经森林茂密,禽兽繁集,辽、金时期,“落叶松万株成林”。公元1681年,康熙皇帝”立马一望,干峰万峰惧在足下”,遂设“木兰围场”,成为皇家猎苑。其实,康熙的真正用意还在于炫耀武力,威镇漠北,阻止蒙古民族南侵。

  从康熙、乾隆到嘉庆皇帝,曾在此举行105次猎狩。塞罕坝,成为大清帝国的绿色长城

  鸦片战争之后,国运式微,外债日巨。同治二年,即公元1863年,清政府被迫开围放垦,对塞罕坝地区森林进行掠夺性采伐。到清末,官伐、商伐,偷伐加上山火,原始松林已经所剩无几。民国之后,军阀混战,日本入侵,这里沦为土匪的巢穴,更是山火频频,把残存的次生林也烧光了。

  建国初期,塞罕坝一带已经彻底荒漠化。

  漠北的狼烟没有燃起,沙尘却滚滚而来了。

  从地图上可以明显地看到,内蒙古高原大漠横亘、沙海相连。世界著名的巴丹吉林、腾格里、乌兰布和、库布其沙漠和毛乌素,浑善达克、科尔沁沙地,扇形围聚在北京的北面,构成三千多公里的风沙线,而距北京最近的就是东北方向的浑善达克沙地,直线距离只有180公里。

  浑善达克沙地的海拔高度1400米左右,北京的海拔呢?43.71米!

  有人形容,如果这个离北京最近的沙源堵不住,那就是站在屋顶上向院里扬沙。

  而站在浑善达克沙地南缘的,就是塞罕坝!

  塞罕坝,距离北京最近的也是最关键的一道风沙屏障!

  此时的塞罕坝地区,方圆150万亩,除了在阴坡地带残存着零星的天然次生林之外,全是一望无际的荒漠,裸露的沙丘与沙丘之间,是散散漫漫的浅根草皮,在勉强地维护着脆弱的生态。如果进一步恶化,与浑菩达克沙地连为一体,对北京的威胁简直不堪设想。

分享:
 
更多关于“塞罕坝祭(报告文学)”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