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范吕解仇公案再探讨


□ 王瑞来

王瑞来

  摘 要:围绕着如何看待同是仁宗朝名臣的范仲淹与吕夷简的关系,在二人过世之后发生的范吕解仇公案,从北宋到南宋,聚讼纷纭。经过今人绵密研究,可以说大抵尘埃落定,然于欧阳修书写范吕解仇的微言大义,似未有明确揭橥。探究范吕结仇与解仇的经纬,以及踌躇年余才写下范仲淹神道碑铭的欧阳修的心曲,进一步分析南宋考据派与义理派对此事的不同认识,可以看出,于事实,无论是范纯仁所坚持的未解仇,还是欧阳修主张的解仇,都是不同认知层面上的事实。摆脱历史上二人是否解仇的纠结,透过宋代历史的大背景来审视范吕解仇公案以及后世展开的争论,由这一公案引出的历史事实如何认定、历史如何阐释的问题,则或具有广泛意义上的方法论启示。

  关键词:范仲淹 吕夷简 欧阳修 历史事实 历史解释

  一、引子:范吕解仇公案由来

  皇祐四年(1052),一代名臣范仲淹逝去。他曾主持北宋第一次政治改革“庆历新政”,而后又亲往前线领导抵御西夏的防务。应范仲淹之子的请求,一代文豪欧阳修写下了《资政殿学士户部侍郎文正范公神道碑铭》,简略叙述了范仲淹生平,对其一生作了很高的评价。不过,在将神道碑铭刻石时,范仲淹之子范纯仁等删除了文本中的以下数十字:

  及吕公复相,公亦再起被用。于是二公欢然相约,戮力平贼。天下之士皆以此多二公。至于删除的理由,范纯仁说:“无是,吾翁未尝与吕公平也。”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没这回事,我父亲没同吕夷简和好。”范纯仁在收到欧阳修所作的神道碑铭后,由于不满意这一段叙述,曾要求他订正,被欧阳修生气地拒绝:“此吾所目击,公等少年,何从知之?”请求订正不果,范氏兄弟便在刻石时自作主张删去了上述数十字。当刻石后的拓本送给欧阳修时,欧阳修拒绝接受,说:“非吾文也。”此事并非好事者的传闻逸话,而是事实。欧阳修在后来写给宰相杜衍之子杜新的信中曾提及此事,“范公家神刻,为其子擅自增损”。并且,欧阳修在将这篇神道碑铭收录到自己的文集中时,也毫不顾及范氏兄弟的意见,原封不动地保留了上述文字。

  一篇本为歌功颂德的神道碑铭,却不仅导致受者和作者双方不满,还引发了范吕是否解仇的公案。这桩公案,在北宋时便已让人心存疑惑,到南宋更是聚讼纷纭。当代研究者中,较早有王德毅先生的详细论述;近年来,又有方健、夏汉宁、刘德清、谷敏、王水照等学者从不同侧面进行论述,事实认定的层面已基本解决,然于欧阳修书写范吕解仇的微言大义,似未有明确揭橥。并且,由这一公案引出的历史事实如何认定、历史如何阐释的问题,也还有进一步深思的必要,故为申论如下。

  一、经纬:范吕结仇与解仇

  面对“二公欢然相约”的言说,范纯仁为何断然否认?其中似乎隐藏着传递到后代的深深仇恨。为了叙述清楚来龙去脉,必须回顾一下范吕二人结仇的经纬。

  范仲淹一生仕途,遭受过三次贬谪左迁,都与吕夷简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历史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历史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