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苞谷酒


□ 阮家国
苞谷酒
阮家国


  这里飘溢着一股味道,轻轻的,淡淡的,飘飘忽忽,似有若无,有点撩人,有点浪漫。
  这是一个普通的四口之家,两老两小,老的是两口子,实际并不老,是四十五六的样子,小的也不太小,是兄弟俩,大的叫刘长久,小的叫刘长远,都该成家了,又都没成家。
  这是一个勤劳之家,有一定家当。房子看上去很气派,坐北朝南,高高大大,宽宽敞敞,屋里屋外都是清一色的水泥地。堂屋两边各有两间正屋。据说,刘长久兄弟俩成家后要分家的话,一人可分得两间正屋,差不多也够住了。如果真那样,他们的父母打算得灶屋和紧挨灶屋的一间正屋。话说回来,房屋东头一间偏厦是灶屋,再过去是一长排盖得像模像样的猪圈,分里外间,外间是明圈,圈墙有半人高,是用砖用水泥灌浆砌起来的,地面也灌了水泥,里间是暗圈,比人住的屋要矮一些,当然也是水泥地,有一个小门供猪出进,墙上开有小窗子,既挡风,又透气。房屋西头过去是分男女的茅房。这就是说,这家人无论是到门前的稻场,还是喂猪,上茅房,都不会走泥巴路。稻场外,有一些果树,屋后,还有一片橘园。
  这是一个在当地小有名气的酿酒之家,人称刘家酒坊,酿酒很有一些年头。酒是苞谷酒,刚,劲大,又很便宜,块把两块钱一斤,家家户户都离不了。秋天,正是刘家酒坊忙酿酒的时候,刘家天天要收苞谷,天天要酿酒。天气好的时候,刘家的水泥稻场上总晒着黄亮亮的苞谷。收苞谷,卖酒,这些细碎活路,总是刘长远做。他父亲刘大有,总是守在东头那间屋里,寸步不离,把酿酒的各种火候拿捏得恰到好处。他母亲呢,自然是招呼人畜的嘴巴,给人弄吃的,给猪弄吃的,还得时时刻刻把鸡嘴看紧点,不让鸡子糟蹋苞谷。喂猪,可不是一件小事,酒糟是猪的好吃食,能喂很多猪。酿酒的收入,在猪不在酒,今年他家已出栏了十头猪,还有十几头猪,要到年底再出栏。
  这是秋天里的一天,天很蓝,阳光很好。等阳光溜到稻场边,刘长远开始收苞谷,用耙子把苞谷聚拢,装进箩筐,挑进屋。
  天擦黑了。一个人从影影糊糊的路上走来,就要跟黑融为一体了,看不出男女老少。那人在一户人家门前停了一下,好像在问路。这个细节,叫刘长远捕捉到了。尽管天差不多已完全黑了,看不清什么了,但他眼尖,还是看出了一点异样。那人正向这里走来,脚步轻轻的,走路很斯文。因此,他判断,来人应该是个女的。
  来人果然是个女的,人长得还顺溜,背着个包,一手把包抚带着。他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个生人,他从未见过。
  她步入他家门前场地,站住,跟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看得出,她那眼神,像是在琢磨怎么跟他说话来着。他以为她是来投宿的,等她说话。他想,既然是来投宿,到了一个生地方,你总得先说话呀,不然,谁晓得你要做什么呢?
  他好像很等了一气,才听见她说,请问,这是刘长久家吧,你是他弟弟?她说话不是这里的口音,这种口音发音重,咬字准,很容易懂,刘长远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但到底是在哪儿听过,他又想不起来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