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流云釉


□ 云 间

  红彤彤的薄纱a灯笼微透的光,是浅而干净的亮色,映在雪上,别有一种缠绵不尽之意。

  然而云釉却深一脚浅一脚的把这些缠绵的色泽都踏碎了,心里泛起一种恶狠狠的快意。

  1

  卓云釉出门的时候,听那树上喜鹊叫了两声,像是送行似的,祝她旗开得胜。她也想着这该是个好兆头,心里的沉重不由得放轻了几分。

  阳光虽然十足,可到底是深冬,这点微薄的热度不足以驱散空气里的寒意。云釉把两手拢在嘴边儿上呵气,身后深幽幽的两扇大门砰一声关上了,不留半点余地,只有辅首上的门环敲打门面的响声,当当,当当,当当……

  似是向她永别。

  她把手抄在衣袖里一路小跑着回了家,冷气扑在脸上,一层曼妙的红,如胭脂,又像是指尖刮出的一片透肌的软红,为这张脸别添了一种娇妍之色。卓云泛早站在街头迎着她,远远地便叫起来:“姐,事情可还顺利?”

  她走过去,他便把手里的锡夫人递过去给她焐手,眼睫下大而黑的眼睛像两个黑洞,是一种没有亮色的黑,深寒里让人更有一种冷意。

  云釉轻点头,小声道:“听说程家要几个婢女,明儿我去试试!”

  “那么,是没有回旋余地了?”卓云泛有些急,“都是我害了你!”

  “傻子,你是我弟弟,有什么害不害的,”云釉把他的手用力一握,借着锡夫人的热度,指尖却还是凉的,“我自有办法,你莫担心!”

  卓大娘这时候叼着管旱烟袋出来了,一眼瞥见了云釉,冲上来拿着旱烟袋便是一阵打,不由分说,一壁打一壁叫嚷:“我打你这野了心的死丫头,一整天你跑哪里疯去了!”

  云釉先还忍着教她打,可那烟袋一下比一下重,她实在受不得了,哭着跪下去抱住她娘的腿叫:“娘,你教女儿怎么活,女儿是死也不会嫁那傻子的,所以,所以,女儿去退婚了!”

  卓大娘也打得失了力气,矮身下去搂着她一并大哭起来,“傻女,傻女,你不嫁他,你不嫁他,咱们一家便活不得了!”

   2

  临去程家前一日,云泛捉着云釉的手直掉眼泪,想姐姐进程家受这一番苦全都是为了自己,心里是翻天倒海的一种难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悦读纪》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悦读纪
更多关于“流云釉”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