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盼望一场雪


起初,天只是阴着,灰蒙蒙的一片,谁也料不到它倒底想要干什么。时间久了,没有人再把她放在心上,只是每个人心中都好像憋着一口气,但该干什么还是继续干着什么,直到有淅淅沥沥的小雨飘来,人们的心中才稍微的松了口气。
  雨下久了就会惹人心烦,而且是这没完没了的雨。我坐在床上看书,天有些冷,正是到了初冬的天气,单位还没有供暖气,坐在房中有点儿冷清,我就想把自己缩在暖暖的被窝里面。
  这时候就听到外面房顶上有沙沙的声音,爬起身来打开房门一看才知道是下雪了。刚开始并不是那些美丽的雪花,只是一些像盐一样的小粒子掉下来,天还不是特别的冷,所以,它们一落到地上就化了,这样,原本干燥的地面上就残留了那么一汪汪的积水。干净的地面,因了这些盐粒似的雪水也变得更加污垢不堪。直到有真的雪花飘来,那洁白洁净的雪花就像翩然飞舞的糊蝶花一样在天地间飞扬,不一会,大地变的一片洁白,所有的墙上、树上都纯洁起来,人的心中才觉得一下子彻底轻松开来。
  记得小时候是非常喜欢下雪天的。天一下雪,所有的人都可以松闲下来。大人们围绕在家中的火炉旁说话拉家长,我们小孩子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干自己想干的事情。雪不像雨,可以沾湿人的衣服,所以大人们一般不会强制我们玩耍。堆雪人喽,不知谁喊了一声,所有的孩子都从自己家里跑了出来,有扛铁掀的,也有抱小铲的,大家呼呼隆隆一窝蜂似的向村外的场地上跑。不一会,一个又大又好看的雪人堆起来了,不知谁给他的脖子上围上了鲜艳的红领巾,用二个又大又亮的栗子给他当了眼睛,有人从家里拿来了厨房中还没有烧完的烧火棍子,在雪人的脸上画上了长长的黑黑的眉毛,那么憨态可掬的雪人呀,呆呆的坐在雪地上,让我们心中充满了又自豪又满足的成就感。
  从此,放学后喜欢绕道去看那个雪人,看他那么招人喜欢的样子,给他加一把雪,补一下凹陷的眼睛或被风刮掉的鼻子。直到有一天,太阳出来了,照着他矮胖的身体,然后,无奈的看着她在温暖的阳光下一点一点的消瘦,一点一点改变了原来的模样,最后没有了一点点痕迹。
  母亲总喜欢在下雪的日子里做针线,围着暖暖的火炉,说着家长里短。这样的日子如果父亲正好休班也待在家中,我们玩累了疯够了的时候,就能得到父母亲的问候和笑脸,吃上一顿可心的饭菜,这样的时刻,总让我感到无比的幸福和温暖。
  有一年,父亲给我买了一双条绒布的棉鞋,高兴得我半个晚上合不上眼,放在床头上一遍一遍的看,深夜睡着觉也会从梦中笑醒,早晨天不亮就早早的爬了起来,只一心想着要穿上新鞋去上学,谁知打开门一看下雪了,洁白的雪花有一尺多厚,按理说这样的天气父母是不允许穿着布棉鞋去上学的,为了怕被父母发现,我还是偷偷的穿着新鞋上路了,下午放学回来,看一眼脚上又脏又湿的棉鞋,理亏的我自是不敢吱声,一个人偷偷的把换下来的鞋放在炭炉上烘烤,谁知因贪图玩耍,竟把鞋子的事忘的一干二净,等晚上想起的时候,鞋已被火烧了个大窟窿,心疼的母亲一个劲地掉泪,连晚饭都没有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