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清末科学小说与世纪末思潮


□ 李艳丽

  摘 要:20世纪初,《新小说》与《月月小说》上刊登了梁启超与包天笑的同名短篇小说世界末日记》。勿庸置疑,它们都是传授先进的天文学知识的科学小说。然而,新世纪伊始,“世界末日”的登场似乎有违时代潮流之嫌。通过对英文原作、日译本、中译本、中文创作版的异同比较,从清末的“科学”与“科学小说”、“世界末日”与“世纪末思潮”、中国关于“世纪末思潮”的接受等方面进行探讨,不难发现《世界末日记》中看似矛盾的“科学”和“世界末日”、“世纪末”,实际上蕴含了从旧传统向新社会蜕变的深刻意味。
  关键词:清末;科学小说;世界末日;世纪末思潮
  中图分类号:I206.5;I207.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09)02-0157-11
  
  20世纪初,中国从没落的清王朝迈向新时代。1900年,光绪皇帝颁布“新政改革上谕”,提出“一意振兴,严禁新旧之名,浑融中外之迹” (注:《大清德宗景(光绪)皇帝实录》第7册第476卷,台湾华文书局1964年版,第7-9页。)的雄心壮志。积极学习西方、引进欧美的器物与思想观念,在经历了洋务运动开展三十年后,已经对民众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过渡时代之中国” (注:梁启超:《过渡时代论》,《清议报》第83册,1901年6月。)的古老大地上,发生了各种各样的文化现象,而其中,作为书面媒体的报刊杂志的发达尤为引人注目。晚清四大小说杂志的诞生,无疑为研究转换期的中国文学、文化与思想变迁提供了极佳的材料。其中,两篇同名短篇小说《世界末日记》引起了笔者的兴趣。
  一篇是清末著名的政治家梁启超的翻译小说(1902),另一篇是清末民初鼎鼎大名的“鸳鸯蝴蝶派”作家包天笑的创作小说(1908)。梁的翻译早于包的创作6年。即便如此,二者不约而同地使用了同一题目,且同为科学小说(注:梁译虽标示“哲理小说”,但清末“科学小说”的名称区分并不严谨,可将“科学”“哲理”视为同一类型。武田雅哉《中国科学幻想文学馆上》中收录了梁的《世界末日记》。清朝末期 において、いわゆるSF小说をいう语汇して、この「科学小说」があった。さらに、ここにもえている「哲理小说」「理想小说」「政治小说」などと冠された作品群にも、こんにちからればSF小说といえるものが多い。当の「理想」とは、现代の日本语でいう「理想的」などの意味あいとは、いささかずれがあるようだ。「理想」という语は、むしろ「空想」「想像」に近い使われかたをする。大修馆书店2001年版。),刊登于标榜了“新理念”的小说杂志《新小说》与《月月小说》上。从天文学探讨宇宙的视角来看,不可否认,它们教给了读者先进的科学知识。然而,在这新世纪伊始、中国由清末走向新时代之际,“世界末日”的登场似乎有违时代潮流之嫌。笔者不由自主地产生了许多疑问:《世界末日记》究竟描述了什么样的世界末日情景?作者是要表达世界毁灭的悲哀,抑或是质问科学发达的结局?代表了知识领域的上升的“科学”,与没落的颓废的“末日”,难道不是矛盾?19世纪末20世纪初,作为文艺·社会思潮的一个重要主题的“世纪末”,与“世界末日”具有何种关联?发源于欧洲的世纪末思潮有没有被中国所接受?梁启超与包天笑不同程度地受到了日本文学的影响,那么,作为欧洲与中国之间的译介中枢的日本,其位置意义如何?由此,笔者在参照日本文坛的同时,试对两篇《世界末日记》作一解读。
  
  一、《世界末日记》的登场
  
  1902年11月《新小说》第1号上刊载了梁启超的翻译小说《世界末日记》。原作为法国天文学家FlammarionCamille (1842-1925) 于1891年发表的“The Last Days of the Earth”(注:该短篇可称为1893年出版的著者代表作“La Fin du monde”的原型。)。该小说的题目上方标示为“哲理小说”(注:1902年《新小说》创刊号上刊登了冠以“哲理小说”的《世界末日记》、冠以“科学小说”的《海底旅行》。这是中国最早的翻译小说,对新小说家与读者给予了一定的刺激。),描写的世界末日是如下一番情景——
  遥远的未来,太阳与地球渐渐地失去了活力,人类实现了极其发达的科学水平,却丧失了生殖能力,面临着自身的灭亡。罗马、巴黎、伦敦等大都市早已在十万年前埋没于冰河之底。世界文明的中心转移至非洲的中部“桑达文市”,可是即便在这片土地上,也没有女性。世界上最后的男子“阿美加”(希腊语“最后”的意思),带着人类繁殖的期望,率领了健康的男子乘坐飞船,去寻找新天地与配偶者。可是,举目所见,一片荒凉。即便遇到其他的人群,也尽是男性,眼看着希望就要破灭了。
  终于,他们在“锡兰岛”上发现了世界上最后的5个女子,阿美加遇见了少女“爱巴”。锡兰岛曾经是母系氏族的王国。于是,在历经了15年的飞船旅途后,阿美加等人回到了故乡。不料,那里竟然也被风雪淹没,传染病蔓延。最后残留的只有阿美加和爱巴,正犹如千万年前人类诞生之际的“亚当与夏娃”。地球越来越寒冷,二人在大雪纷飞的埃及金字塔中,相拥而死。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