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猪年拾锦


□ 蒋子龙
猪年拾锦
蒋子龙


  蒋子龙 当代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天津市作协主席。著有长篇小说《蛇神》《子午流星》等,中篇小说《锅碗瓢盆交响曲》,短篇小说《三个起重工》等等。出版有《蒋子龙选集》《蒋子龙文集》。短篇小说《乔厂长上任记》《一个工厂秘书的日记》《拜年》分别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中篇小说《开拓者》《赤橙黄绿青蓝紫》《燕赵悲歌》获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
  
  二〇〇七年的爱情
  
  “以前的爱情故事多,现在的爱情事故多”。二〇〇七年流行两句问候语:一句是“堵在哪儿了?”人们买汽车本来是要奔向灿烂的明天,不想被堵在了半路。另一句是“离了吗?”一位擅长帮助打离婚官司的律师,甚至在办公室门口竖起这样的广告牌:“生命短暂,离个婚吧!”离婚既然如此时尚,于是社会上就出现了“离婚宴”,或者两个当事人大吃一顿高调分手,或者大发帖子,广而告之,像结婚时一样大操大办一番。但不知是再收红包,还是退还当初结婚时收下的红包?此风大盛并非出于草率,而是缘于当初结合的草率。有人编了个段子:“五十年代离婚,多为包办婚姻;六十年代离婚,多为阶级成分;七十年代离婚,多为路线原因;现在离婚,是因为搞不清为什么结婚。”
  由此,二〇〇七年有两句关于婚姻的话很受欢迎。一是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夫人希拉里所说:“百分之百的幸福美满,通常只是婚姻的假象;真实的婚姻就像人生一样,都是苦乐参半。夫妻双方要记恩,而不是记仇;要结缘,而不是结怨!”她确有说这种话的资格。另一句是中国学者周国平所说:“出现问题的婚姻,仍然可能是一个好婚姻”。要不怎么办呢?既然人类不能没有婚姻,眼下又找不出美满的婚姻,只能说有问题的也是好的。当大家都困惑、抱怨的时候,有明白人站出来说句明白话,这就是学者的作用。
  宝鸡陈仓区群力中学,要求谈恋爱的学生交一定的费用,这引起早恋的学生和家长的不满,竟公然提问:“老师,我们接吻一次要交多少钱?请明码标价。”校方这样做并非没有根据,最新版本的纽约市公立学校《学生行为守则》上增加了一项新规定:“凡四年级以上的学生,在校园内搂搂抱抱,将被处以停学九十天的惩罚,严重者还可以被学校开除。”恋爱是美妙的,但宜迟不宜早,发情太早会受到种种限制,而活到百八十岁了还要恋爱结婚,却会受到人们的追捧,如杨翁之恋等。与恋爱婚姻紧密相连的“性”,则宜私不宜公。厦门大学教授柳建法,开设“性病学”公选课,被媒体称做“引发龙凤合株学校地震,讲堂上人满为患”。“性是什么?性是一种艺术、一种态度、一种能力,更是一种责任。如果不懂得性,也就不懂得生活的意义。”既然你把性说得那么好,还是一种艺术,珠海斗门区政协委员贾永庆,在参政议政之余也想“艺术”一下,个人斥资两万元,在公路边建造了一个高五米、重达五吨的巨型阳具雕塑,招来骂声一片,没几天就乖乖地搬走了(《羊城晚报》2007,7,11)。不知他把那个大东西放到哪儿去了?可别吓着人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