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定格蟳埔(散文)


□ 曾纪鑫

  前来蟳埔,算是做过一点“功课”的,看了不少相关的资料。文字激发想象,而图片呢,哪怕再逼真,总有几分隔膜与虚幻。小车顺泉州市区到后渚港宽阔而平坦的沿海大道疾驰,拐一个弯,当真实的蟳埔出现在我眼前,来不及细想,就驶入了蟳埔的街巷,很快停在一栋漂亮的两层楼房前。

  这,就是蟳埔吗?

  有本地的飞跃兄、剑文兄作向导,他们不仅多次前来,还写过蟳埔的美文,自然确凿无疑了。只是,马路两旁清一色的楼房,与我的想象相去甚远,不禁生出几分疑惑。

  下车,前行,拐弯。路变窄了,见到了一间紧傍洋楼的闽南红砖厝。继续前行,再拐一个弯,在寻找与期待中,一座标准的蚝壳厝,赫然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于是,乡村的味道,远古的气息,闽南的风情,海风的咸涩……仿佛于一瞬间,全都飘了过来。

  蟳埔是一个位于晋江出海口东面的村落,紧临古代东方第一大港——泉州港。独特的地理环境,使得这一古老渔村有着独特的建筑与民俗,广为人知的,一是蚝壳厝,二是蟳埔女。

  厝,闽南方言,指房屋。蚝壳厝,顾名思义,指用蚝壳做成的房子。这种房子,便是当地百姓的传统民居。近年来,我对民居颇感兴趣,福建民居最具代表性的土楼与闽南红砖厝,曾多次探访。眼前的蚝壳厝,心仪已久,自然免不了一番仔细打量。但见墙基为条石,窗框砌红砖,屋顶盖红瓦,飞檐翘角,与闽南红砖厝极为相似,唯有外墙,用灰泥浆粘结、砌筑了一层厚厚的牡蛎壳。进到厝内,里面的结构也与闽南红砖厝并无二致,小的一进、二进,大的三进、三开间不等。可见蚝壳厝仍属闽南红砖厝的范畴,只是添加了具有蟳埔特色的元素——蚝壳而已。

  蚝,学名牡蛎,又称海蛎、蛤蛎,一种生活在浅海泥沙中的软体动物。内陆无蚝,当我从武汉调到厦门后,在集贸市场或游走于街巷的摊贩手中,常见这种海鲜售卖,肉为青白色,柔软细腻,味道甚为鲜美。有时去海滨渔村,便看到不少妇女或蹲或坐,手拿小铁锥,娴熟地撬开蚝壳,不断钻动着,将挖出的嫩生生、水灵灵的海蛎肉放于一旁的菜篮或小桶中,而白色的壳,则随意扔在一边。漫步海堤,便见用于吊绳养殖的深蓝色塑料绳串着的无数海蛎壳,码成一条新的“长城”,煞是壮观。不过呢,我所见的那些海蛎壳都挺小,而眼前蚝壳厝所用的海蛎壳,硕大无比,简直称得上“巨无霸”了。

  将蚝壳用于建筑,无疑是当地渔民的一种了不起的创造。可是,哪来这么大这么多的海蛎壳啊?将心中的疑问抛给“向导”,原来,因蟳埔紧傍泉州港,而泉州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一艘艘满载丝绸、陶瓷、茶叶的商船从这里启航,经南洋、印度洋抵达波斯湾、北非、地中海沿岸。卸下货物后,也会装运异域的钻石、玳瑁、玛瑙、香料等,但较前相比,是明显地少了,轻了。船一空,重心便不稳,不仅不利于航行,甚至还有倾覆的危险。为了越过万里风浪顺利返航,船员们便想出一个法子,将当地抛落岸边的海蛎壳装入船舱,商船由此得以平衡。而那些运回的非洲特大蚝壳,便被蟳埔人创造性加以利用,变“废”为宝了。

  这时,一位当地村民路过,听到了我们的谈讲,不禁大声说道:“哪有那么多的非洲蚝壳啊!”他的话,自然是有道理的,牡蛎品种多样,闽南沿海除多见的小海蛎外,也有密鳞牡蛎、近江牡蛎、长牡蛎等较大的种类。再则,既然非洲蚝壳可用,也可将那儿的蚝种带回养殖的,如果全部依赖那儿的蚝壳,家家户户必用,那不成了一种时髦而紧俏的“舶来品”吗?

  白色的蚝壳砌在外墙,与红砖红瓦相互映衬,给主色调仅为红色的闽南红砖厝注入的不仅是一种色彩,对单一的传统美学观而言,显然也是一次突破。红白相间,便有了层次感,既简单明快,又艳丽美观。我盯着密密麻麻布满海蛎壳的墙面,它们“个头”近似,肯定经过一番严格挑选,但它们又是自然的,未经任何加工打磨,一个个如鱼鳞般错落有致地排列开来,呈出一种原始古朴的自然美。蚝壳一面凸,一面凹,我发现,墙上的每个蚝壳,都是凸面在外,一旦遇雨,这样的排列显然有利于排水。因此,牡蛎壳砌筑的外墙不仅是一种装饰,也有其不可忽略的实用价值,这些来自大海的特殊材料不怕虫蛀,不积雨水,最能抵御海风、浓雾与暴雨的侵蚀。蚝,闽南方言称蚵,当地又将蚝壳厝叫做蚵壳厝。于是,民间便有“千年砖,万年蚵”之说。

  据说蚝壳厝冬暖夏凉,宜于人居。然而,蟳埔村民,却大多住进了修得富丽堂皇的类似小别墅的楼房之中。历经千年风雨的传统民居,无法与钢筋、水泥、瓷砖等为材料且更为舒适、方便的西方洋楼相抗衡,正一座座地悄然消失。高大坚固、装修一新的楼房高歌猛进,不断蚕食着蚝壳厝的地盘。蟳埔算得上一个大村,为泉州市三大渔港之一,现有六千多人口。据有关资料记载,1949年以前,全村85%的住宅都是蚝壳厝,如今剩下的,只有五六十座,不及原来的十分之一了。即便这些“硕果仅存”的蚝壳厝,住有居民的更是少之又少,大多年久失修,有的颓败到仅剩几堵断垣残壁。一边是“趾高气扬”的楼房,一边是趴伏在地的蚝壳厝,两者形成鲜明的对比。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1年第07期  
更多关于“定格蟳埔(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