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故事


□ 亚依(珞巴族)

◎ 亚依(珞巴族)

二○○九年六月十二日,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前夕,我荣幸地参加了全国少数民族作家“祖国颂”创作研讨班。短短的十一天学习和研讨,使我受益匪浅。

回来以后我脑子里久久思索的一个问题找到了答案。是上苍太眷顾我?眷顾这个在全国仅有三千多人的珞巴族?不是的,是祖国眷顾我们,是时代眷顾我们,让我们在祖国的怀抱里,在中华五十六个民族大家庭中过上幸福的生活。于是想把这激动万分的心情写下来,表达我的这份心情。

我始终觉得舞蹈与散文及诗是一体的,或者说是有着亲密的血缘关系。我生在一个没有文字的民族,从小吸吮着极其丰富的民族口头传承文化的乳汁成长,从小耳边听惯了博嘎尔(珞巴)闻名的历史传说“加英”。看惯了崇拜原始宗教万物有灵的母亲跳的“神舞”(或巫舞),以及大型的宗教仪式 “鸟波任”(祭虎),“边波任”(祭野牛),“索波巴”(表现氏族或家族的势力),“巴日日”(娱乐民谣),“崩农莫”(民间舞),“都都乐”(跳远),“巴克克”(刀舞)里,心里把这些当成是传说,当作是纷飞的花瓣,喜欢地捡起来,珍藏在脑海里。

长大后我离开深山,进了北京舞蹈学校,此时的我还徜徉在快乐的梦境里。

有一天,我发现,这些传说越来越走近了自己,在我的血液里清晰地映照我自己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我是这个传说里的一分子。古老而美丽的传说让我变得如此兴奋不已,想表达这份心情,时时在催促自己,于是我在苦苦寻找表达这份心情的路子。我认定了那就是用我的舞蹈抽象的肢体语言,塑造这个传说,这里有珞巴族典型的形象、声音、服饰、色彩以及精神,让观众认识珞巴,让全国了解珞巴,它成了我始终的梦想。

每次回到我那久别的珞巴家园,见到亲人的高兴心情之外,重新认识我的父母,成了我的心事。

夜深人静,我在不经意中发现母亲坐在火塘边,轻声低语地哼着民谣,父亲则一边安逸地聆听着民谣,一边摘下佩刀,我的视线总落在父亲枕边一个木架上,那上面整整齐齐挂着父亲所有的刀。那些刀依旧静静地挂在那里,它们曾陪伴了我的童年。记得父亲是用那些刀圈起了小院,盖起小木屋,圈起那块田地。

母亲的民谣句句都是浓浓的母语,像是歌颂那段经历:

那时代,

森林里刀与弓箭守护着生命。

灿烂的土地上,隐藏着悠柔的梦,

在森林里,赤着脚漫步的爱人,

戴着熊皮帽,佩着弓箭与刀在唱歌。

部落消失前,他从那边来,来到老村落,

久远苍苍的部落,像一支忧吟的歌。

听着这民谣让我感动,那感动唤醒了我遥远的记忆。犹如儿时熟悉的味道充满了我的血液。

我时常觉得母亲的民谣像是唱给全世界的摇篮曲。

让我了悟到了:其实,父亲和母亲像一把刀与鞘,永远是合体的一首民谣。这里头包含着生活与生命和我的童年,让我因之而感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