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夫一妻制危机


□ 刘原

  在网上看到一个典故:马寅初有老婆两枚,为示博爱平等,他上半夜睡正房,下半夜睡偏房,胡适曾调笑曰马教授的身体是北大最好的,“文革”时红卫兵逼其退掉一太太,周恩来出面调解:马老婚姻乃历史遗留问题,不必施行革命。马寅初高寿,活了101岁,两个老婆亦过百岁。
  娥皇女英共事一夫,是无数男人之梦想。舜死翘翘之后,娥皇女英齐跳湘江殉葬,相约下阴间,更是男人们的千秋大梦。古时齐人之福的典故,就是由一妻一妾而来。放在现代,就是老婆和小三一个斟茶一个摇扇,构筑和谐家庭,虽然搓麻将尚缺一角,但斗地主那是正合适的。
  前几天盘桓酒吧,听朋友说一真实笑话:某公时常向人间洒爱,比血还浓的爱,洒多了便瓜熟蒂落,有一日,他领一酷似自己的小孩回家,对老婆说:这小孩沦落于火车站乞讨,好生可怜,我们认养他罢。复一日,又领一俊俏妇人归家,对老婆说:我的甜心,你日夜操劳家务,我好心疼你那被岁月摧毁的老树皮一般的容颜,喏,我给你找了个佣人。此公于是跃升为家政业口碑最好的主顾,因为他每到下半夜就会到家政女工的厢房里嘘寒问暖,如果天寒地冻,他甚至会帮女工暖被子,好不亲民。
  恩格斯曾说:一夫一妻制是以通奸和卖淫为补充的婚姻形式。由此可见,只睡一个好,跟只生一个好相仿,虽然符合现代道德和经济大势,但终归多少违背人性——此指男人的人性,男人骨子里都喜欢拈花惹草。一夫多妻最适合男人心水,但于女人却是残酷的,久旱不逢甘霖,自己只能倚窗祈雨,跟端着粥碗排队领救济的灾民一样。家中那男人若是坐龙椅的,后宫三千,每夜临幸一个,也要10年才能轮到自己一次,这等煎熬不亚于骑木驴。有寡居女子在网上喟叹:我家的马桶圈好几年没掀起过了。
  有文章指出,封建社会的人均寿命是35岁,而现在是70多岁,可见一夫一妻制有益健康。但这篇文章没法解释马寅初的高寿,更无法解释同样活了百岁的张学良,张少帅吃喝嫖赌抽,阅女无数,照样的老而不死。
  理论上的一夫一妻,在现代社会已经基本崩离。女人要出墙,男人想嫖娼,都是挡不住的事。曾有人做于丹状,给大众引导人生真谛:善待你的妻子吧,她是几十年后惟一能替你端屎端尿的人。我家幼齿去算命,据说能活到90多岁,看来我迟暮之年依赖她喂食换尿布几成定局,但我还是想问问她:娘子辛苦,你介意找个年轻健妇分担家务么,我向毛主席保证,我上半夜在你这里,下半夜也在你这里,我惟一不能保证的是,当你去逛超市时,我会不会偶尔失踪,摇着轮椅去巡阅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
  (刘原,曾混迹南方报业、门户网站、广西媒体,曾出版专栏文集《丧家犬也有乡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