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听我歌唱


□ 女 真


听女人在舞台上歌唱是司空见惯的事,且不说女人拥有清亮婉转的高八度歌喉,拥有袅娜的身姿、美丽的脸庞,不说在以男性为中心的人类社会中,几千年来,女性是以附属身份存在的,她们以自身的歌喉以及其它种种去娱悦他人,为这个社会增添色彩和靓丽,也不说从前作为偶像的歌星们是多么地风光无限,那些女人毕竟是生活的极少数,大多数女人,没有机会登台献艺,没有机会让大众聆听自己的歌喉,成为被观众百般挑剔或者景仰的对象。
然而女人是天生喜爱歌唱的那一类人,即使她们长相平庸、身段平平,她们的生活境遇可能坎坷曲折,绝少欢乐。有一年游峨眉山,正是下山腿软、又不得不往山下挪步的艰难时刻,忽有一阵歌声从山下袅袅地传来。是一个女人的歌唱,声音高远悠长,用的是一种我所不能理解的语言,然而那歌声让我想起了青藏高原,想起才旦卓玛那雪域高原的歌声的高亢,那种歌声中特有的苍凉与高远是只有生活在雪域高原上的女人才可能拥有的,生活在江南水乡或者没有经历过生活大坎坷的女人,即使她们有再好的嗓子,也不可能唱出这种味道。
我在山上驻足,等待着那位从未谋面的民间歌手。等待是漫长的,然而声音从若有若无到渐渐响亮,我知道,这种等待不是无望的。山下那个爱唱歌的女人正在向我走来。
注定了有缘与她谋面,尽管已经想到了她可能历经坎坷,我还是没想有想到,她竟会是那样地苍老。那位面色黧黑的女藏胞,她脸上的皱纹是木刻刀刻出来的,那样深、那样清晰,除了岁月和高原的风寒,一定还有别的什么原因,然而我无缘聆听她的诉说,我只能听懂她的旋律,却无法破解歌声的确切含义。隔在我与她之间的,不仅是岁月和海拔高度,还有文化、民族间的巨大差异。
注定了不可能与她有更深刻的交往。我在山道上驻足,她从我面前走过;我向她报以微笑,她回报我一个微笑。微笑使她的皱纹更深,也露出了洁白整齐的牙齿。她没有停步,一个人继续往山上走,确实是在走,而不是爬。她的脚步的轻盈令我吃惊,很快又释然——如果没有如此轻盈的脚步,她怎么有可能一边上山一边引吭高歌?她的身影渐渐远去,她的歌声渐又升起,不知道她在唱什么,是在讴歌她正在去朝拜的金顶佛光,还是别的什么?我听不懂她的语言,然而我能听懂她的旋律。她的歌声旋律里不仅有苍凉,还有安详、自尊,还有不屈不挠。
那个在山道上歌唱的女人让我想到,女人确实是天生的喜爱歌唱的一类人,她们喜也歌、悲也歌,爱也歌、恨也歌,歌唱成为她们生存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民间流传下来的歌唱,以女性视角的最多,最为感人,从英武的《木兰辞》,到悲戚的《孔雀东南飞》《窦娥冤》,从怨愤朝廷的《王昭君》《胡笳十八拍》,到哭诉人生不公的《小白菜》乃至歌咏爱情的《兰花花》《走西口》,女人绝少有机会去书写庙堂文章,去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就只好去歌唱自己。以歌当哭,人生几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