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泸沽湖故事(散文)


□ 鲁若迪基(普米族)

  ◎鲁若迪基(普米族)

  2005年岁末,我奉调泸沽湖工作。朋友们说真好啊,你可以去征服女儿国的女人了。说实话,我不喜欢把“征服”这个词用在女人身上。因为这个词有点野蛮的味道。男女感情其实是两厢情愿的事情,硬要说“征服”的话,在你“征服”她的同时,她也在“征服”你。我说我永远“征服”不了泸洁湖的女人,但我会“征服”泸沽湖四周的山。确实,休息的时候,我几乎爬完了泸沽湖四周的山。但是,我没有去爬格姆女神山。我以为一个人还是有所敬畏好,不要对任何事物都无所顾忌。我不去爬格姆女神山,就是出于对女神的敬畏。

  爬山的时候,我喜欢带几个伴,有时是单位的同事,有时是当地村里的小伙子。与村里的小伙子们爬山,可以和他们聊天。我很想听他们“走婚”的故事。可是,他们总是笑笑,说那些没有什么好讲的。他们还说,这个你应该比我们懂得多啊。我说我咋比你们懂得多啊?他们就说看你的鼻子就知道你很厉害。我说为什么不是看我的头,而是我的鼻子?他们说这个你就不懂啦,男人要看鼻子,女人要看嘴巴。这显然是隐喻。我说那不一定,虱子还是小的咬人厉害呢。可能这个说法他们觉得新鲜,在以后的日子里还经常提起,俨然成了我的‘名言”。

  村里的小伙子们虽然没有给我讲什么他们“走婚”的传奇故事,但却常常给我讲起一个人。在他们眼里,他是个了不起的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一个好官。他们在讲到他的时候,总会咂咂嘴巴,用拗口的方言说,啧啧啧,那个人嘛真是点把点的好领导一个是。

  他们说的那个点把点的好领导就是和波涛。

  和波涛我不陌生,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在县财政局企业股工作,是“粮食专管员”,那时他是地区粮食局的领导。我曾多次跟随他和一些领导去省里办事,对他的为人和能力很钦佩。我一向很敬重他。听到当地老百姓在赞美自己崇敬的一个人,我心里很高兴。得知他在泸沽湖做的一些事,我也就明白了他为何在当地有那么好的口碑了。

  2004年在和波涛的一生中,应该是重要的一年,因为这年的一件事把他从幕后推到了台前。这年6月5日15时20分,中央电视台“共同关注”栏目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人们不知道这天又会“关注”什么。在人们的期待中,只见主持人缓缓地说:“今天我们要讲的这件事,发生在一个风景如画,被人称为人间仙境的地方——泸沽湖,这里曾经是全国范围内遭受人为破坏最轻、自然生态保护得最好的地区之一,湖水的能见度一度可以达到九米多深。在那里还生活着和湖水一样清纯的摩梭人,秀美的自然风光和独特的民族风情吸引了无数的游客。可是,前不久我们却接到那里一些老百姓的反映,说这个美丽的湖泊正在面临着一场灭顶之灾……”

  就这样,在世界环境日,中央电视台以《谁在污染泸沽湖》为题,对泸沽湖的污染事件进行了曝光。泸沽湖的环境问题—下子成了热点问题,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接下来的工作,由于万众瞩目,成了很棘手的难点工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