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少年走失在1992


□ 邵孤城

  一
  
  1992年的夏天酷热无比,广播里几乎每天都在发布着高温警报,气象台的预报说,这是有史以来我们这座江南小城经历过的最炎热的一个夏季。
  原本温润、潮湿的梅林镇,也像一个巨大的蒸笼,蒸烤着人们的耐心。
  如果说这个炎热的夏天梅林镇还有什么特大新闻的话,老地龙邱玉林吃了一颗花生米算一个,镇卫生院林医生的儿子六门功课挂红灯被学校勒令留级绝对是另一个。
  我就是林医生那个不争气的儿子。
  从小到大,我被长辈们视为孙子辈里最有前途的一个孩子,从小学开始,我就几乎没考过第二名,我的父亲因为有这样的一个儿子而倍感自豪。
  可是这个夏天除外,这个夏天我带给我父亲的是巨大的羞辱和失落。
  因为气温的反常,这个夏天我的父亲林医生成了梅林镇上最忙碌的人,消化道和肠胃道病人挤满了整个内科病房,忙碌的林医生忽略了他的儿子,是的,和往年不同,今年我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将成绩单交到他的手上。可是对他来说,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的儿子什么时候让他失望过呢?
  直到我的暑假过半,我的父亲才知道真相。那时候,我的班主任老师再也耐不住性子,亲自去了一趟医院质问我的父亲,当时我的父亲正在为一位因为误食了变质食物而上吐下泻的病人挂水,我的班主任孙老师冷静地看着我的父亲把一根针插入病人的静脉,然后对我父亲说:林医生,我可以耽误你一点时间吗?
  孙老师总是在我的父亲面前夸我,所以,我的父亲当时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看着那些排队等着他诊治的病人,露出很为难的神情,摊了摊手,说:孙老师——
  孙老师忽然用一种异常严肃的口吻问我父亲:林医生,你知道林子豪6门功课不及格意味着什么吗?
  没等我的父亲回答,孙老师就激动地说:意味着留级,你知道吗?
  孙老师的情绪非常激动,她的眼泪几乎是同时流下来的。
  我的父亲当时就懵了!
  那时我正在午睡,我在梦里自然不知道厄运马上就要来临,尽管在我拿到成绩单之后曾经一千遍一万遍地告诉自己,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何况那一定是熊熊的烈火!但我依然觉得,能包得住一时那就包一时吧,在火烧上身之前,我就得过且过几天安稳日子吧。
  我的父亲丢下了他的病人,他曾经是一个多么敬业的医生啊,可是那一刻,他把他的敬业都抛到了脑后,他丢下他的病人就往家里赶,把我从美梦中惊醒,然后劈头盖脑地问我要成绩单。
  我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那张成绩单上,挂着六盏可爱的红灯,当然,我知道我的父亲绝不会承认它们可爱,在我父亲的眼里,每一盏红灯都会是他的一道伤口,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六盏红灯已经变成六颗定时炸弹,而我的父亲,就是引爆它们的火线。
  现在火线已经点燃了!
  我已经无数次预想过炸弹引爆之后的后果,后果对于我来说,依然是美好的。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像我的同学刘晓磊那样,被他的父亲吊起来,然后解下皮带狠狠抽一顿,因为这个铁匠铺的儿子,几乎每年都会带着红灯回家。可是这种悲惨的结局后来被我自己否定了,刘晓磊的父亲是个铁匠,他每天接触的要么是生硬无比的铁块,要么是酷热无比的火焰,他的脾气怎么会不像铁和火一样又残酷又暴烈呢?可我的父亲是一个医生,而且是一个内科医生,他似乎天生就不具备像刘晓磊父亲那样又残酷又暴烈的个性,如果这也是一种个性的话。
  梅林镇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妇科冷,儿科急,外科钝,内科总是慢吞吞。”形容的是镇卫生院的四个医生,不说妇科的林月娇和外科的王天芒,先说说儿科的张楚才,这个张楚才怎么个急法,说的是有一回他内急,恰好一个病人正等着他看病,家长说,你先给孩子瞧好了再上吧,张医生急得不行,可家长又缠着不放,于是就说,走走走,你跟着我一块到厕所去!家长有些不乐意,张医生大怒,斥道:到底是你急还是我急!和儿科张医生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那个慢吞吞的内科医生,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父亲林元舫,内科医生大多是慢性子,有点职业病的意思,不过我的父亲尤甚,有人形容说,这边厢听林医生一句话开了头,那边厢一袋生理盐水挂好了,他的那句话还刚刚才点了个“逗号”。
  你千万不要以为我上面说的都是废话,这些就是我论证“我的父亲会不会像刘晓磊的父亲那样把我吊起来狠狠抽一顿”的论据,根据梅林镇的人对医生约定俗成的“白衣天使”的印象,再加上我父亲性子里那些隐忍、温良、谦恭、和善的成分,我得出了结论:我绝对不会因为那六盏红灯,享受到和刘晓磊同学相同的待遇。
  我的严密论证让我松了一口气,我还假设了我的父亲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听我解释,我甚至已经想好了一套说词,我要搬出我们镇上唯一一个考上了北京大学的郑允成,他在留级以前一直是一个成绩不上不下的学生,可是那年他自动留级以后,成绩却像坐了直升机一样“嗖嗖”地蹿到了全校第一名,他考上北京大学后,一直是我们梅林镇的人心目中的头号大英雄。我的父亲曾经以一个医生的专业眼光分析过这起在梅林镇极具轰动效应的“留级生神话”,我的父亲说:关键就是那留级的一年啊,在留级以前,这孩子的心智都不成熟,可他给自己争取到了心智成长的最关键的一年,于是一切都水到渠成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