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市场经济制度的根本价值是保障与发展人的基本权利


□ 余南平

摘要: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并不会自动生成社会保护机制,建立市场经济本身并非社会发展追求的根本终级目标,相反它仅,且仅仅是一种制度性的手段选择,如果我们认为计划经济在实现人类社会公平价值时,往往以削弱人的基本权利发展为代价的话,那么我们就必须同时注意到,市场经济模式的错误选择,同样也会使人的基本权利和人的基本价值受到严重伤害,而这就必然要求我们承认,如果市场经济的制度性选择是有价值的话,那么它的根本价值就是保障与发展人的基本权利。
关键词:市场经济;人的基本权利
中图分类号:F045.5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0257-5833(2006)11-0058-09

作者简介:余南平,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发展研究院研究员(上海 200062)

一、问题提出的背景

2005年首届中国经济学杰出贡献奖在北京隆重颁奖时,最大的看点不是在53位提名者中,仅有4位经济学家各获得了“中国经济学诺贝尔”的殊容,而是该奖项的获得者薛暮桥、马洪、刘国光、吴敬琏4位学者,皆因他们对于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创建在理论研究与政策建议等领域做出了划时代的贡献。
的确,不可否认的是,老一辈的经济学家们,在过去20多年中的理论研究的最大价值是帮助中国,在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两种经济体制之间进行了艰难的比较选择,而这个选择的结果是使中国近20年,在改革、开放过程中,在市场经济体制建设中获得了经济持续、稳定的高增长,而正当“市场经济”这个在20几年前极富争议,甚至在意识形态领域还被看成是“危险另类”的名词与概念,被今天的中国人已经普遍接受与认同时,一个随着市场体制转型,外观环境的变化和人研究认识提高,特别是改革过程中利益重新调整带来的问题,很显然,也明确地摆在我们面前,并要求我们在理论指导思想与政策实践中,必须做出清晰的解释与回答:市场经济的根本价值是什么?我们应该追求什么类型的市场经济?
对于这个问题的提出,显然在前一个阶段,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化,转型社会风险的积累,包括来自社会各个领域冲突……。在传统的经济学研究领域,已经有部分学者进行了有启发价值的探讨,如吴敬链提出:“我们的目的是建设一个好的,也就是规范公正、有利于大众的市场经济,要在转型过程中努力保持机会的平等和起点的公正,防止陷入权贵资本主义的泥坑。”① ;钱颖一在谈到如何走向好的市场经济时指出“任何一个市场经济中都潜在地存在两种掠夺。一种是私人掠夺,可以是私人掠夺私人,第二种掠夺是政府掠夺,第三种情况是私人通过政府权力的掠夺,对于上述掠夺,法治可以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法治既能限制政府掠夺,也能限制私人掠夺”① ;同时,也有社会学研究者从社会与经济的关系角度进行了反传统视角的研究,如孙立平提出“从根本上讲,坏的市场经济不在市场经济本身,而是嵌入于其中的政治社会环境。因此,我们现在所面临的任务,不仅仅是进一步完善市场经济本身,同样重要的是建立一套可以保证市场经济能够健康运转的政治社会体制,好的市场经济有赖于一个相当发育程度的社会,所谓一个相当发育程度的社会,其实质是不同社会群体表达和争取自己利益的能力,以及由这样一种能力所达成的社会利益格局的大体均衡”② 。
进入2005年,随着“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特别是“和谐社会”理论影响力的逐步扩大,以及理论界,特别是经济理论界对于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反思,和社会各界对于“主流经济学家”政策主张及价值观的置疑③,在2005年底由《经济观察报》发起的“再思改革”将对于转型社会利益分配,经济体制模式的争论推倒了高潮,参加这场讨论的不仅有经济学者,社会学者,还包含了其它法学、公共管理等其它学科的学者,大家争论的焦点围绕着转型社会热点与难点问题,如国有公共资产流失、权力寻租、利益集团、公共教育、全民卫生医疗体系……解决方案的价值取向,进行了激烈的思想和观点交锋,有观点激进者甚至提出必须暂停改革,重新检讨④。
对于上述焦点问题引发的争论和观点交锋,无论是希望“好的”市场经济实现途径,通过“法治社会”建立,改善公共治理环境,还是通过政治社会体制转型也罢。本质上市场经济面临的问题,并不是在今天,而是在历史上就一直都没有停止过争论,或者引发过思想者的担忧与深刻的思考。随便列举国外的相关有影响力的研究,如卡尔·波兰尼(Karl·Polanyi),这位奥匈时代伟大的知识分子,早在60年前,当他致力于回答是“市场嵌入社会”而非“社会嵌入市场”,这个市场经济价值与架构原点问题思考时,他不无遗憾,并带有批判性地写到“十九世纪的先天缺陷不在于它是个工业社会的,而是在于它是一个市场的社会。当市场自律的乌托邦实验不再是一个记忆时,工业文明还将继续存在”⑤,作为一个19世纪“放任自由市场经济”(laissez-faire)悲剧的见证人,两次世界大战人类文明浩劫的幸存者,既非马克思主义者,也非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波兰尼深刻地指出“政治学和经济学制度化的隔绝,已被证实为对社会财富的致命危险,它会近乎自动地以公正和安全为代价生产自由”⑥。而近代以政治经济批判分析方法,研究美国市场经济体制演化历史进程的,杰出的美国政治经济学者Edward Greenberg在其大作《资本主义与美国政治理念》,以严格的历史事实,无可辩驳的推论,全景式地回顾了美国市场经济体制(资本主义模式)从“自由”(Liberal)到“合作”(Corporate)的历史发展轨迹⑦同样,当代市场经济制度研究的杰出学者美国的Hollingsworth和法国的Boyer继承了波兰尼的思考方式,在他们1997年编撰的《当代资本主义制度嵌入》这本集大成的研究文集中,再次提出市场经济结构和社会生产系统之间,特别是和“人”的“协调机制问题”(coordinating mechanisms)⑧。而综观上述研究,其核心点都是围绕,市场经济本质是什么?市场经济与社会,尤其与人的关系是什么,市场经济体制的自由空间是否需要得到其它制度的约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