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石头


□ 穆冬

  一

  我站在门口,还没来得及卸下身上的行囊,黑暗中,手中的烟闪着唯一的星亮。窗外的风微微揭起蓝色窗帘的一角,隐匿在云层内的半个月亮,看起来乌秃秃的,这是黎明前的黑暗。

  楼道里是一阵急促而下的脚步声,紧接着大门发出笨重的闷响,一切归于寂静。我想象着骆驼正背着他那只硕大无比的旅行包走出楼门,穿过一排小树林,再越过一段栏杆,冲向路口。他卷曲的头发在晚风中举齐飘逸,高大、健壮的身影像一头矫捷的雄鹿。他一定会在路边等很久,在这背塞的路口,如此深的夜里很难有出租车经过。

  “你说,为什么总是没人接呢?”在从草原回来的路上,骆驼望着不断回铃却无人接听的手机,神色焦急。“不会有什么事吧?”“老兄,这是凌晨一点啊,人们都在梦里呢。”“可是电话就在她旁边,她应该能听到,而且她经常在夜里打给我电话……我担心她有事。”“她那么大个人会有什么事?”我对骆驼这种紧张兮兮的样子感到好笑。

  他一定是去找她了!

  此刻,我躺在黑暗里。

  空气里弥漫着浓厚的尘土气味混合着草原带回来的青草气息。“在羊群纷纷走散的季节,草提着自己的头颅,追赶一把雪亮的镰刀……”我忽然想起这样的一句,并随手涂写在墙上。为此,我的床头总是时时备有一支笔,而墙上已经画满了我凌乱的呓语。

  我倚在床头吸烟,被炯草拘香气深深地迷恋着……

  二

  “别抽了!真搞不懂你怎么会喜欢这种对身体有害的东西。”骆驼甩着在湖里泡湿了的头发钻进我们刚刚搭好的矮脚帐篷。“你不知道这是最好的熏蚊方法吗?”我不以为然,但随后还是爬出了帐篷。踩着脚下软绵绵的草,我漫无目的地走着。看惯了城市“禁止践踏草坪”标示牌的我不由自主地生出一丝罪恶感。可是,在这里,除了草地,我别无它路,而它们也并未因我和生活在这里的人群肆意横行而被诋毁,它们永远生机勃勃,绿意滋生,伏贴丘岭、山岗、大地。那些城市中的草其实早已脱离这个庞大的家族,变得骄宠而任性,那么不堪一击。这让我不得不承认,真正的草是贫贱而顽强的。

  “喂,喂……”骆驼不知什么时候也从帐篷里出来了,握着手机在我身后不停呼叫。“信号不好!”他小声嘀咕着,继续把手机键按得乱响,并把身体扭动成不同的姿势以便获取那空中无形电波的连贯。不一会儿,他的声音明显柔和起来,他边说着话边远离我,向湖畔走去。一轮红日正迎着我在大地与天空的交界线上与草原羞答答地告别,雾气缭绕而稀薄,微皱的水面像一条腰带横亘于草原那壮实的身躯,我们的帐篷正似一颗从空中遗失的星星,孤零零地划落于草原之上。

  我看到落日的余晖里,骆驼那被染得红彤彤的脸膛,溢满幸福的光泽。他忽然高举起手臂,让话筒扩寻着四野的声息。一阵晚风拂过,草浪飕飕,发出薄银抖动般的脆响,伴随着由远及近牛羊微颤的憨叫。我被这情景感动了。在电话线的另一面,一定有一双美到极致的眼睛瞪得溜溜圆,那饱满的小耳朵里不知能灌进多少如此奇妙无比的音响。我从来没见过骆驼时时惦念的那个人,据骆驼说她美丽纯洁得像天使,像骆驼这么追求完美的人,看来也只有天使能配得上他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