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完美结局


□ 娜彧

  娜 彧

  1

  实际上,赵一凡是一个懂得克制的人。就像他和许秋兰恋爱。他们恋爱了足有三年。那三年想起来是赵一凡最幸福的三年,把一个小公务员变成了一个诗人。不但古往今来赞颂爱情的诗歌中的情感他都体验到了,而且还为许秋兰写了多少诗歌?所有的诗歌都是在将许秋兰幻想成了一位纯洁的女神的基础上有感而发的。后来他觉得自己实在有点滑稽,有点像唐·吉诃德,对着一个伪处女膜拜了三年。三年恋爱,他们从未有过一次肌肤之亲,说起来别人都有些不相信。但是确实是真的,每次当月光很好的时候,赵一凡的冲动也是那样明显,但是,许秋兰总是说,亲爱的,我们,把最好的留到最美好的时刻。虽然多少扫了赵一凡的兴,但过后他越发地敬爱许秋兰了。在处女已经濒临灭绝的时代,许秋兰在赵一凡的心中就是一个纯洁的女神。他的那些诗歌都是献给女神的,他在幸福和渴望中终于迎来了最好的时刻。

  然而,许秋兰的身子下面没有赵一凡期待的颜色。的确没有,赵一凡还让她移动了身体,婚床上粉色的床单依然粉得那么暧昧。

  赵一凡看看床单,看看许秋兰,不作声,但是脸色很不好。

  许秋兰当然知道为什么,问,你不相信我?

  赵一凡没有回答,他去卫生间把自己洗了洗,然后在床边站了一会儿。许秋兰说.亲爱的,你干吗?若有所思的赵一凡缓缓地在她的身边躺下了,说,睡吧!

  许秋兰从后面抱住了赵一凡,她的丰满的胸部紧紧地贴在赵一凡的背上,她的手在赵一凡的胸前划来划去,用很真诚的语气对赵一凡说,我真的是第一次,真的,可能是运动的时候弄破掉了。你要不要我发誓?

  但是,赵一凡并没有掉过身来,他感觉贴在他身上动作的许秋兰根本不像第一次,居然知道这种姿势可以诱惑自己。一动不动的赵一凡脑子里不断地出现刚才和许秋兰洞房花烛的情景:他终于不但是隔着衣服抱着她了,她好像开始时还扭捏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知道到时候了,赵一凡没有像曾想象的那样一步步地来,他已经等得太久了,所以很性急——赵一凡现在想的是虽然许秋兰说疼,但是似乎并没有感觉进入的困难,甚至在后来还感觉到了许秋兰的配合。她怎么会知道配合的昵?还有,她如果是第一次,他觉得她不应该那么润滑。

  毫无疑问,许秋兰骗了他,她不是处女。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他总不能因为这个跟许秋兰离婚。而且,他们恋爱的三年的确是那么美好,他对许秋兰还是有感情的。他多么希望许秋兰现在大哭一场,那么,他可能反而有些相信,许秋兰像他一样地失望,难受。但是,许秋兰似乎很镇静!许秋兰发誓自己绝对是处女。

  赵一凡将身子向外移了移,说,有点热,睡吧。

  许秋兰再一次把身子贴上去,许秋兰含糊地撒娇,你抱着我睡。

  将被子掀开,忽地坐了起来,他冷冷地盯着玉体横陈的许秋兰说,你要闹到什么时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