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水芦花


□ 小 画

晚秋的旅行总有几分闲愁,此时:“雨荒深院菊,霜倒半池莲”,我们心中渴望的那一份盛开已经渐渐隐去了,没有留白与道别,或许有一声叹息,从古人的诗词中掉落下来,“吟诗秋叶黄”我本不想听,但,他就像无声的雨丝已然浸透我了。
于是,我的心自然也有一点荒。好在许多人的心中盛开与凋零各具美丽,各有诗意,李商隐就喜欢残荷听雨,喜欢夜赏落花,那首《花下醉》中“客散酒醒深夜后,更持红烛赏残花”后人就评价说:雅人深致。
踩踏着一点瑟瑟的秋意来到宁夏,第一天,就相遇了沙湖。



沙湖安居在宁夏银川旁,据说是贺兰山的洪水日日流积而成。宁夏秋天的阳光很尖锐,她扒开天空的帷幕,将目光直射下来,没有遮拦。这样一种真诚的碰对,让人们毫无准备,无法躲闪,于是,总有一点手足无措。宁夏的许多风景都有一种裸露着的真实,他很茁壮也很粗暴地闯进你的视野,让你在躲避不及中被击中。
但沙湖却是一个例外。她不粗暴,她柔情似水。
在去沙湖的路上,我一遍遍地想象沙湖的样子。一个被沙丘包裹得很紧的湖水也一定是“一杯水”而已,像甘肃鸣沙山下的月牙泉,那一眼泉退守得只有一洼水,她以这一洼水的的禅意展示着生命的况味,展示着茫茫沙海间,一颗宁静如水的心。因而人们不是以其小而忽略她,而是以其水不枯竭的澄明而珍惜她,尊重她,敬仰她。
但,一见沙湖,我的惊讶像众水倒流。这不是一杯水,而是点缀着千丛芦苇的十万亩的绿意汪洋。这同样被沙丘步步紧逼的水,却是如此的恣肆、大胆,她不是在退守而是以一种波澜壮阔的雄心藐视着沙丘,在一片茫茫沙海中,自由信步,从容来去,让强劲的沙退为恭敬与陪衬,衬托出她的雍容与美丽。
沙湖在一种大气磅礴中舞蹈,同时,舞姿翩跹,柔肠百转。



宋人王观有词:“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沙湖就是高耸的沙丘旁一颗盈盈的眸子,只消你看一眼,你就会醉,你就会为她的眼波搅动,从而任种种心愿暗随流水。沙湖的水很别致,波澜阔远却又温柔婉约,她的水是淡绿色的,像上苍精心制出来的一块碧,她绿得澄明而纯粹。一直以为碧波只是诗人浪漫的词藻而已,一见沙湖,才知道,碧波就是沙湖的水。沙湖的水像用翠竹夜夜浸透了,像揉碎了的芳草,将所有的翠倾吐出来,与湖水亲密调和。如果你独泛小舟,浪漫波心,你会有一种被绿浸湿的感觉。那湖水承载不下的绿,欲上人衣,欲浸人心,虽然苍苍晚秋,你仍然被绿澄洗,你依然和春同住。
我到过许多湖,我一直以为湖水的美是女子的美,而沙湖这一女子是怀有唐诗宋词的女子。沙湖是一个纤纤女子吹出的——绿箫一弄。
但,如果,沙湖仅仅止于绿水之美,她也仅仅是碧水惊秋而已。沙湖还有另外一份独特,这份独特就是:一水芦花如雪。
我从小喜爱芦花,这生于水却根于土的苇草,腰肢细小而婀娜,看似柔弱却不随风披倒。古人最喜赞荷花,赞她“出淤泥而不染,濯清莲而不妖”,其实,想想荷花出淤泥也实有一枝巨大的花朵,惊艳于世,于是,她的种种奋斗在开放的一瞬间都得到了满足与补偿。而苇草同样是出淤泥,同样经过奋力的生长,但没有惊艳的花。她的一生只是怀着一颗素心奋力地生长。
看那一枝枝芦花,素心淡淡,却摇曳多姿。
芦花开得最旺的,要数白洋淀,她是千顷芦苇片片相连,在文人的笔下生辉。沙湖的芦苇与白洋淀的不同,她也是别致的。她不是成片地生长,而是一丛丛地在水中开放,秋风中,远远看去,很像一丛丛麦垛,堆集着阳光与丰收,那是农人坚实的腰身。沙湖的芦苇就是这样一丛丛的,像一丛丛盛开的花朵,茁壮得让人心怀感激。
这一丛丛芦苇是沙湖美丽的碎花衣裳,是沙湖每个早晨要说的话语。
有了她们,沙湖内涵丰富,心情不错。



水茫茫,平沙雁,旋惊散。春夏两季的沙湖是众鸟纷飞的,但,我在秋季造访她。在我来之前,旋飞于沙湖的水鸟带着她们的愿望已经飞向南方。而此时,我这只鸟却带着愿望来到沙湖。水鸟到南方的愿望是丰美的水草,而我到沙湖的愿望又是什么呢?
水鸟是单纯的,她拥有单纯的快乐。人是复杂的,复杂却使快乐消减。
秋季的沙湖不见一支鸟羽,只见阳光开在一丛丛芦苇的上面,其实,一丛丛芦花已然也快要落尽了,只剩下最后的一点白,凌波微步,素心坚然,芳尘不去。
李煜曾有“芦花深处泊孤舟”的名句,那名句中虽载不动许多愁,却也深藏浪漫诗意,同样的芦花深处,现代人已经没有扁舟一叶,这里有的是装下几百人的大龙舟,众人拥进龙舟,有点挤,也有点吵。
好在拥挤与吵闹无碍于美,心静了,心素了,吵自去,美自留。
在沙湖,我与湖水共碧,与芦花共远。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