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创作谈:想起了我的家事


□ 李治邦

  小说是虚构的,或者说是在凑集真实的素材上想象而成。我常常在想象中整理自己的小说,然后在想象中构思着自己一部部的作品。有痛苦,更有欢乐。创作使我幸福,使我对生命有了感受。而这部《陈谷子 烂芝麻》我在创作中使用了大量真实的生活,在选择自己真实生活的同时经历了心的历练。我父亲正如我小说里描述的那样,是一位说书艺人,在冀中一带很有影响。他所演唱的曲种木板大鼓已经被国家当作非物质文化遗产在保护,当地人曾经找我征集父亲的演唱作品。在抗日战争期间,父亲毅然决然地投身革命,曾经利用说书艺人的身份进行地下工作。母亲是一个富家女儿。她就是在父亲说书的现场看中了他,她勇敢而巧妙地掩护我爹做地下工作,而在我爹被自己人出卖被捕后,我娘疯般地进行抢救。我爹被抢救出来以后已经奄奄一息,在所有人觉得没指望的时候,竟然被我娘奇迹般地康复,演绎着传奇故事。在解放战争期间,父亲在北京搞敌工,母亲帮助做买卖的舅舅和姨夫帮助父亲工作,为父亲,母亲不顾危险,投入了一切。
  在文革期间,北京来人找我父亲调查舅舅搞地下工作的情况,父亲也在审查当中,误会或者那个时期的特殊政治压力,我父亲不能如舅舅想象的那样,舅舅为此很悲伤。母亲的开导和舅舅家人的温暖,使得舅舅逐渐开朗了起来。事隔多年后,父亲和舅舅解开纠结,我曾经亲眼见过两位老人共同回忆那段地下工作的风风雨雨,回忆不起来的时候,往往都是我母亲出面作证。
  1989年,母亲十分钟爱的大哥到上海出差,不幸脑溢血去世,全家人都瞒着母亲。可是我和四哥从上海奔丧回来,被细心的母亲发现,后来从台阶上摔下来,几天几夜的抢救后,在父亲的怀抱里含泪与世长辞。全家人都以为父亲会悲痛欲绝,更何况母亲去世两年后,我的三哥从上海出差回来也因为脑溢血而在凌晨去世。我们以为父亲为这一次次打击不再组织家庭,因为他承受的痛苦太多了。没料到风云突变,我爹怕孤单,把我一家人包括岳母接到了家里共同生活,而不知不觉中与岳母发生了感情碰撞。父亲和岳母的结婚引起了全家的震动和社会的猜测,父亲全然不顾,与岳母快乐地生活着。可没几年,岳母患了腰椎管狭窄瘫痪在床多年去世。父亲开始沉默,固执地要回老家看看,寻找他辉煌的过去。我出差去重庆,父亲执意要离开这个社会。等我坐飞机赶回来,父亲拉着我和四哥的手去世。舅舅去世时,我去北京奔丧。我是在殡仪馆见到舅舅的,那是我去那里寻找他的遗体。是我推着舅舅的遗体去的告别厅。那时,我父亲告诉我,岁数大了去不了,你就跟你舅舅说,他在地下工作中立下了汗马功劳。我真的默默跟舅舅的遗体说,不知道能不能给舅舅带来一种灵魂上的安慰。
  我之所以把真实的生活历程告诉读者,是想让读者从真实和构思中分辨出这部《陈谷子 烂芝麻》的产生背景,以及我创作中的真实感受和情绪状态。写作时常常趴在电脑前不能自持,父亲和母亲的影像浮现在眼帘,舅舅疼爱我的场景也历历在目,让我热泪盈眶。等到我全部写完以后觉得脱了一层皮。在寻找作品名称时,我突然意识到,正是这些陈谷子烂芝麻支撑了那个时代,也培育了我,磨砺了我的精神。文学是可以杜撰的,但你要是没有亲身经历过,永远不会写出那段的氛围。最后我要说的是,母亲是1989年去世的,舅舅是1994年去世的,岳母是1999年去世的,父亲是2000年去世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