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所见识的“新人类”


□ 张瑞燕

  “小轩窗,正梳妆。”
  却不知外面的生活早已大变了——人和事,都蜕去了千年的土布旧衣,换上了金的、银的、e的,变得锃光瓦亮,距离也远了。别说20~40年代的老老人家们追不上了,就连50和60年代的小老人家们也觉得胸膛发紧。是耶?非耶?
  且慢指责和争论,还是先让我们好好了解一下他们吧。
  也许从严格的文学意义上来说,这篇文章算不上纯粹的散文,不过,它给我们带来的巨大信息量,在这个日日快捷更新的电子世界中讨生活,不知道,怎能够?
  别忘了子在川上的教诲:“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对于这个时代新出现的人类,已有太多的定义,譬如“他们生活在物质文化丰富的新时代,追求一切可触及的新生事物,喜欢刺激与冒险,倡导新生活,新文化,新运动——”大家忙着给NEW人类打标签,褒贬不一。襁褓中的孩子终于长大,生闯进这个日渐沉闷的世界,使得这个世界的老人家们多少有些郁闷。一辈新人换旧人,大约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我就感到这个世界的渐变,如今,变局已定,这已不再是我熟悉的世界。作为一个旁观者,我接触到了一些新鲜的人类和他们的生活方式,试图了解和理解他们,以及他们创造的新世界。
  
  S80后人,服装设计师,为上海某时装品牌工作,每年飞几次香港、东京、韩国,偶尔也去时尚策源地欧洲考察。SHOPPING是她的本职工作,在香港,她能从上午逛到凌晨,飞速扫荡各大品牌折扣点、设计师小店,对于山本耀司、川久保玲这些她所热爱的大设计师的作品和各地价格比了如指掌,敬业精神可见一斑。设计这个创意产业竞争激烈,时尚风云变幻,不进则退,已够她应付,加之她在工作之余又悄悄开出一家服饰小店,专卖些古灵精怪的服饰,生意火爆,所以几乎没有空闲时间。很快她又开了两家服饰店,年赢利轻松突破百万,终于辞职,开始了为自己打工的历程。当然什么时候能在自己的小店卖自己设计的服饰,创出个人的品牌才是她最大的梦想。在竞争激烈的服装业,80年代出生的S如鱼得水,最近她和她的小店登上了全球时尚第一把交椅Vogue杂志,引得周围的朋友纷纷夸赞,大家简直成了80年代人的粉丝。今天,新兴的中国大都市里已出现越来越多这样的青年设计师群,他们带来全新的观念和设计,对于时尚信息不落分毫,几乎能跟国际市场同步。他们简单,直接,从不作无谓的形而上的弯弯绕,他们相信实干。
  成长起来的80年代的人正在试图用他们自己的声音告诉我们——40、50、60年代的老人家们,什么才是闻所未闻的最好的物质生活。
  
  L70后人,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大学毕业后在设计院画了几年图,终于放弃了本行,只说做累了做厌了恶心了,想换种活法。在家闲荡了大半年后她考上了F大的社会学系硕士研究生,于是边读书边继续晃荡。作为一个建筑学出身的专业城市游荡者,她对于这个忙乱的国际大都市的肌理和骨髓有着比常人更为精细的了解。善于找乐是她的专长,每天不是在网上呼风唤雨,就是在网下寻寻觅觅,对于隐藏在城市肺腑中鲜为人知的特色街道铺子了然于心,俨然成了我们的美食购物指导。她在网上开设美食专栏,经常将各色漂亮菜肴图片张贴出来,以飨众人。娱人娱己是她的生活准则。她迷恋漫画,当在书店同时看到价格不菲的建筑专业书和国外漫画书,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时,她能毅然弃专业而就娱乐。她将许多涂鸦张贴到网上,引起欢呼一片,这更增添了她当漫画家的信心。如今的她挣钱不多,靠着从前的余粮也得以过活。她正在实现自己长久以来的一个梦想:在一条僻静的街道上开一家小书店。她在上海的许多街道游走,寻找一家合适的店面。我们警告她书店利润太薄,在上海这样一个以貌取人的城市,人们可能会一掷千金买时髦衣饰,但不见得对精神食粮有很高的需求。可她依然坚持把书店开出来了,她瘦弱的身体似乎蕴藏着大能量。
  
  H70后人,某外企法律顾问。几年前辞职离开了家乡,因无法再忍受在政府机关里日复一日地混生活。“一地鸡毛,简直是在浪费生命”,她说,“我是很简单的人,希望人际关系也同样简单,一切都有定规,工作生活能分得清。”她还年轻,不甘心生命就此被消耗掉,抱着重新开始的梦想,毅然离家来到了上海。硕士毕业后,没有留校,更拒绝再进任何政府部门当公务员(当时公务员竞争还没今天如此激烈,但作为铁饭碗,还是让许多人艳羡的职业),哪怕是高等法院,对她依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她去了一家起薪并不高但工作压力和强度却很高的外企。从此,上海早晨如涌的人潮里,又多了一个瘦弱而独立的职业女子。她活得真实简单:每天,早起挤公交,算着时间走进装修奢华空间封闭的公司,开始一天紧张忙碌的工作。绞尽脑汁,斗智斗勇,加班加点稀松平常,夜晚再坐地铁或晚班公车回到空荡狭小的租屋,晚饭常以一碗泡面了事,或在街头随便吃碗馄饨。她很ENJOY这样简单的工作环境和生活方式,日复一日,生活向她展开了全新的一页,有时难免残酷,却也不乏乐趣。她以为最难得的是——终于找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工作——纯粹的工作:有挑战,能长进,长见识,没有太多复杂的人际关系。“你比如说,我们那里无论上下级都直呼其名,没有叫什么总啊长啊的,出差的报销和待遇完全一样,没有高低之分。级别仅仅体现在工资上,很简单,这样很好。”她学法律出身,喜欢一切有序,规则分明。不会趟事儿,不会来事儿,眼里揉不了沙子,她说她这样的人只适合在外企工作。“我比较崇尚市民社会,即真正意义上的法治和民主。游戏规则透明度高,不同的声音都有沟通和反馈的渠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没有太多的潜规则。只要付出努力和辛劳,都能得到公平的回报。这是一种法治的和谐,而不仅是政治的和谐。”
分享:
 
更多关于“我所见识的“新人类””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