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地图上的大乌苏


□ 徐 岩

地图上的大乌苏
徐 岩

1.向 北

柳木没说什么就坐上了向北开的火车。
她知道火车是一直向北开的,要经过覆了雪的千里荒原和无数的山峦,比如卢旗沟、大固其固、牵牛岭和望月等,这些一闪而过的小站的名字令她激动不已。
金水在手机短信上给她发过这些个地名,那是他回来探亲又返回部队时坐在火车上跟她用手机聊天时说给她听的。
当时,柳木站在阳台上,一边看短信一边想象着这些地名,她就想每一个人的前面,都有东西在等着。这是多么好的事情。金水在短信里说:我在遥远的大乌苏,等待着一只鸟回归树林。
柳木在收到这条信息后,很久,没有再收到金水的信息。她知道那是金水的手机信号中断了,载着金水的火车正驶进莽莽苍苍的群山之中。
柳木便在心里说,是什么样翅膀的鸟能飞过那些大山飞到她梦中的大乌苏呢?

柳木是个不错的音乐教师,金水是个边防警官,两个人在一年前金水回城里探家时相恋。
十几个年轻人参加音乐文化沙龙,他们喝红酒吃水果沙拉,听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不知是谁提议每个人都唱首歌,轮到金水时,他推辞说我真的不会唱歌,旁边坐着的一个女孩替他解围,说你朗诵一首诗也行啊。金水想了想,就站起身朗诵了耶胡达•阿米亥的诗《夏季开始了》。
他说,夏季开始了,在古旧的墓园里,蒿草已经枯干,又一次,你可以圈读墓碑上的文字了。
没有掌声,金水悄悄地在微摇的烛光里坐下,他觉得自己的脸比桌前的那杯酒的颜色还红。钢琴曲再次响起时,身旁的女孩笑着跟他碰杯,将酒喝尽了,然后说出去走走吧。
俩人在夜的街路上走,金水不好意思地说我真的不会唱歌。
女孩说,你的诗朗诵得很好,就是诗句太灰暗了。没想到你一个当兵的竟然还知道以色列诗人的诗。
就是女孩的后一句话,让金水不敢小瞧她了,有一点可以肯定,女孩的阅读量很大。后来他知道了女孩叫柳木,在南环区一所小学当音乐教师。
那一次,金水告诉柳木,他在遥远的北陲边防当兵,是个中尉,他服兵役的地方叫大乌苏。
柳木说真好听的名字,有机会一定去走走。
俩人在二十天的假期里相互有了好感,确定了暂时的恋爱关系。
金水在回去的火车上收到柳木发给他的短信,柳木说她的第六感觉告诉她,这辈子会跟一个军人生活在一起。金水却在心里想,这不可能,他这辈子不可能脱下他挚爱的军装,不可能离开边防,而这就注定要导致他的婚姻不会太顺利。说句实话,大乌苏太艰苦了,有哪个城里女孩愿意来呢?

两个人临分手时,金水问柳木说,我要回部队了,你需要我做什么?
柳木说你做两件事吧。第一,每个月给我写封信,每封信里给我讲一个关于你们边防警官的故事。见金水点头答应了,柳木就说了第二件事。柳木说你抱我一下。柳木的话让金水吓了一跳,忙将话岔开说,讲什么故事都可以吗?柳木没说话,而是突然间伸出双臂,将金水抱住了。柳木抱得很紧,使金水感觉到了柳木浑身的颤动,他费了很大劲才将两个人分开,柳木说,第二件事我替你完成了,你回去就用心做第一件事吧。

柳木坐上火车时,才给姐姐发了个信息,说自己利用这个寒假去看金水。
姐姐的电话跟着就打进来了。
姐姐说你怎么不跟妈说一下,她几天见不到你会着急的,你也不是不知道妈的脾气。
柳木说,这不将任务交给你了吗姐?就跟妈说我去省城进修了。
姐姐嗔怪着说,说你去省城进修恋爱课吗?
柳木用哈哈的笑声给了姐姐答复,姐姐总是拿她没有办法,在姐姐和母亲面前撒娇,会是相同的效果。
火车一直向北。
火车就像一匹马,在广袤的荒原上不停地奔跑。
柳木的心也成了奔跑的马儿,她拉琴的十根手指仿佛也要奏出如蹄音一般优美的音乐。柳木在省城读师专的时候,父亲去世了,她赶回去给父亲送行,父亲的遗体被火化完后,亲友们往回走了,她却不走,在殡仪馆后面的树林里,她不顾亲友的劝阻而拉起了带去的小提琴。她一门心思要给父亲拉一段哀乐,她拉得泪流满面。
柳木在心里说,家里唯一的男人没有了,父亲是我们的顶梁柱啊。
父亲是个转业军人,在工厂里做了大半辈子车间主任,勤勤恳恳地做工做人,很让她们姐妹敬重。因此,她从师专毕业当了一名音乐教师后,会选择金水这个边防军人做恋人的原因也在于此。
让柳木一下子爱上金水的是,按照俩人的约定金水给她在信中讲的第一个故事。
金水在第一个故事中说:大乌苏很美。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