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地图上的大乌苏


□ 徐 岩

地图上的大乌苏
徐 岩

1.向 北

柳木没说什么就坐上了向北开的火车。
她知道火车是一直向北开的,要经过覆了雪的千里荒原和无数的山峦,比如卢旗沟、大固其固、牵牛岭和望月等,这些一闪而过的小站的名字令她激动不已。
金水在手机短信上给她发过这些个地名,那是他回来探亲又返回部队时坐在火车上跟她用手机聊天时说给她听的。
当时,柳木站在阳台上,一边看短信一边想象着这些地名,她就想每一个人的前面,都有东西在等着。这是多么好的事情。金水在短信里说:我在遥远的大乌苏,等待着一只鸟回归树林。
柳木在收到这条信息后,很久,没有再收到金水的信息。她知道那是金水的手机信号中断了,载着金水的火车正驶进莽莽苍苍的群山之中。
柳木便在心里说,是什么样翅膀的鸟能飞过那些大山飞到她梦中的大乌苏呢?

柳木是个不错的音乐教师,金水是个边防警官,两个人在一年前金水回城里探家时相恋。
十几个年轻人参加音乐文化沙龙,他们喝红酒吃水果沙拉,听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不知是谁提议每个人都唱首歌,轮到金水时,他推辞说我真的不会唱歌,旁边坐着的一个女孩替他解围,说你朗诵一首诗也行啊。金水想了想,就站起身朗诵了耶胡达•阿米亥的诗《夏季开始了》。
他说,夏季开始了,在古旧的墓园里,蒿草已经枯干,又一次,你可以圈读墓碑上的文字了。
没有掌声,金水悄悄地在微摇的烛光里坐下,他觉得自己的脸比桌前的那杯酒的颜色还红。钢琴曲再次响起时,身旁的女孩笑着跟他碰杯,将酒喝尽了,然后说出去走走吧。
俩人在夜的街路上走,金水不好意思地说我真的不会唱歌。
女孩说,你的诗朗诵得很好,就是诗句太灰暗了。没想到你一个当兵的竟然还知道以色列诗人的诗。
就是女孩的后一句话,让金水不敢小瞧她了,有一点可以肯定,女孩的阅读量很大。后来他知道了女孩叫柳木,在南环区一所小学当音乐教师。
那一次,金水告诉柳木,他在遥远的北陲边防当兵,是个中尉,他服兵役的地方叫大乌苏。
柳木说真好听的名字,有机会一定去走走。
俩人在二十天的假期里相互有了好感,确定了暂时的恋爱关系。
金水在回去的火车上收到柳木发给他的短信,柳木说她的第六感觉告诉她,这辈子会跟一个军人生活在一起。金水却在心里想,这不可能,他这辈子不可能脱下他挚爱的军装,不可能离开边防,而这就注定要导致他的婚姻不会太顺利。说句实话,大乌苏太艰苦了,有哪个城里女孩愿意来呢?
两个人临分手时,金水问柳木说,我要回部队了,你需要我做什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