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南华门16号


□ 王稚纯

  坐落在太原市五一路与府东街交叉口东北角的南华门16号小院,如今已被市政府辟为赵树理故居纪念馆。现在我几乎每天都路过它,而每路过它时,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多看一眼那或开或闭的小门,因为小院中盛了许多我少年时的往事……
  父亲在一篇悼念赵树理的短文中曾这样写道:“我回来了,文联房子紧,就去和他商量,请他让出一处房子给我。本来这种‘割地一块’一类的事,是让人犯难的,老赵却没半点踌躇,他说:‘不怕,这是个枕着砖头就能睡觉的人,快请他来吧!”’于是,父母带着我在1966年2月间,从北京回到太原,住进了南华门16号。自此,我家和赵树理叔叔一家共同度过了那难忘的,同时也是难熬的四年艰难岁月。
  难忘的,自不必说,是两家三代人朝夕相处建立的深厚情谊;难熬的,是说,那四年恰是史无前例的“文革”初期最混乱、最荒谬的时段。
  南华门16号小院,有东、西房各三间,南房五间,北面原是一个过门厅,厅北为另外一个小院,不知何年,过门厅封堵,又在东房与南房连体墙的中间凿墙造门通往街面,遂形成了一个无北房的小小四合院落,院子方方正正,门窗古朴,青砖铺地,也还精巧别致。
  我家就在赵树理叔叔慨然礼让“割地一块”的三间东房居住。后来听说,赵叔叔这样的慨然礼让还有一次,但那已不是“割地一块”而是“和盘托出”了。1965年赵叔叔全家回山西,省文联原本让他住到精营东二道街的一座大院子里,房子多,住室也大,宽敞明亮,但当他听说著名版画家力群先生全家也回到山西,知他家人口较多,便主动让出那座大院子,搬进了这所小院子。我想,依赵叔叔的性格,这样的礼让恐还不止这一两次。
  入住前,就听父母说过,邻居是位大作家,很有名的。我那时年龄虽小,尚不满十三,但也渴望一睹名人风采,可大作家的身影迟迟没有在院里出现,母亲说,正在下乡(那时父亲也在襄垣县下乡)。时隔不久,满大街都在宣传“五一六通知”,又不久,大街小巷时见一些男女头戴椎形白纸高帽,胸前脖上挂一大纸牌写其姓名,并冠以“地主”、“富农”、“坏分子”,黑字的姓名上,硬硬地划着鲜红的大八叉,一手提锣,一手拿锤,边走边敲,且口中不停念着:我是……这时,渐渐听到一些赵树理叔叔在晋东南遭批斗的消息了。
  不记得具体的时间了,一天,我在窗前看到院中一陌生老人踱步,个子瘦高,背略显驼,一身蓝色中山装。母亲说,他就是赵树理呀。噢!我就这样第一次默默地见识了这位大作家。
  初时,院子里只有我和赵叔叔的三儿子三湖两个半大小伙子(赵叔叔的二儿子二湖在外“闹革命”,赵叔叔的两个小外孙小阳小红还在上幼儿园),我俩几乎形影不离,拿着食品供应号证一起去拥挤的小店铺打酱油醋,半夜三更裹着棉袄去领号排队买粮,为了能给老爸们买到两盒凭证供应的“金钟”牌香烟,在拥挤混乱、人头攒动的人群头顶上奋力配合滚爬到商店洞开的一扇小窗口,递进五毛二分钱……三湖性格直率、为人憨厚,他身边渐渐地聚拢了七八个“黑帮子女”,我们有事没事就往他家钻,神侃胡扯,偷偷抽烟,高声打牌,不时也悄声争论“国家大事”,相互传递小道消息。往赵叔叔家跑的多了,自然没了初见赵叔叔时的拘谨。其实,赵叔叔是很喜欢我们这些孩子们的。那段日子,赵叔叔由于在遭批斗时被造反派打折两根肋骨,不能及时医治,身体日渐衰微。为卸累赘,造反派将赵叔叔从“牛棚”赶回家中居住,但勒令不准乱说乱动,看病请假销假,批斗随叫随到。赵叔叔便每天在西房靠北边的那间屋子“猫”着。这倒让我们这帮孩子有了和赵叔叔朝夕相处的时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