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真党员


□ 映 泉

一个真党员
映 泉

县委书记吴忠实在反腐倡廉大会上的一番讲话,得罪了做生意的老板们,无论国营老板还是个体老板,都认为县委书记是指自己。那番话是这么说的:“……在这里我要提醒老板们,请你们支持我们的工作,不为你们自己,也替我们想想。过年过节,县委大院里车如流水人如潮,老百姓都在门口望着,都晓得是送礼的。好朋友走一走,串串门,当然无可厚非。为什么非要送礼不可呢?一条烟一瓶酒也还罢了,有的把一百元的钞票卷在烟里头,卷两百支烟也不怕麻烦。有干部的孩子考取了大学,爹妈去世,登门关心当然也是人之常情。可是有的就盼着某某长家里出点事,借机送一笔钱。真的是亲朋好友,用得着这么办吗?还有的养几位漂亮小姐,专门用来攻关。还有的请吃饭,喝酒之后必定先进舞厅,然后就开房间叫小姐,或是进桑拿浴室。我们有些干部的确不争气,一见女人就像猫闻见了腥气,尝到味道就再打主意。吃了人家的,喝了人家的,玩了人家的,自己的几个工资不够还情,怎么办?就拿国家的利益做人情。请这样搞的老板们注意,党内的腐败泛滥,也有你们一份儿!……”
得罪的老板中,首先气不顺的是马有志。吴忠实所列举的九条马有志都干过,所以他认定吴书记是说他的。他认为,现在做生意就是要跟当官儿的来往密切,不然生意不好做。他是这么干的,不相信别人不这么干。他和吴忠实同时参加革命工作,起初都在县委机关当干部,那个人的办事能力他一贯瞧不上眼,可是吴忠实入党了,升官儿了,他还是个一般干部。一气之下,便辞职下海了。深圳、海南转了一圈,确实赚了不少,便杀回来了。他发了财,吴忠实升了官,各得其所。县委机关那些熟悉的干部仿佛一分为二,一部分向他靠拢,一部分仍团结在吴忠实的周围。那些向他靠拢的自觉为他奔走,有什么事情就向他通风报信,在讨论买地皮时帮他出谋划策,交税时帮他做手脚或是说情打通关节。不管帮了他多少忙,只要是向他靠拢的,都或多或少尝了些甜头,有的玩了小姐,有的进了舞厅,有的喝到了外国酒。吴忠实说的不错,那是一些不争气的干部,拿国家的钱,出卖国家利益,说的是进步话,干的是肮脏事。马有志也从内心底瞧不起那些家伙,但他们为他的企业出力卖命,这比养几个间谍喂几条狼狗都强。所以他要那么干。都廉洁了他的生意怎么做?
这还罢了。自吴忠实讲话之后,马有志的“柔情蜜意度假村”忽然迎来了淡季,生意冷清了许多。入秋,坐在家里心烦,便带了秘书和主任,进大山吃野味去。一路上的话题当然是有关丑化干部的笑话或是别的传闻,书记县长和几大家的主任部长们都被他们评论了一番。
马有志的心情舒畅不起来,闷闷地想,自己干的那些事吴忠实是怎么知道的呢?吴忠实讲那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见他的眼睛有些散神,秘书冯园园拍他一掌,笑道:

“上头要搞反腐败,县委书记就得抓,人家讲话又不是指你的,你疑神疑鬼干什么?犯得着吗?再说人家负的是全县党政责任,放任干部那么干,你是老百姓你怎么想?我倒觉得吴书记还算是个正派人。”
“屁!”
冯园园跟老板有一腿,说话也就随便:“人家天天下乡,除了下乡就是上头开会,我听说了,常常几个月顾不上回家。老百姓说,我们县吴书记是个真党员。”
“不回家,那是因为老婆不漂亮。”
“这是你的推测吧?”
“他的鬼名堂我还不清楚?我和他当秘书的时候,他就常控诉他的老婆,说像他妈阎王殿的小鬼,谁见谁恶心。”
坐在前头的何长胜是办公室主任,跟着马老板的话头转:“我看他的好名声是他老婆的功劳。”
开车的王狗子也是个人物,一边开车一边说:“家里只要老婆不好,什么事都没心思了。弄钱吧,弄了给哪个用?买好东西吧,丑老婆也配不上。就是一把鲜花,拿回家都没意思。”
还是当秘书的冯园园跟他们的观点不一样:“照你们这么说,清官都是因为家里有丑老婆的关系?”
“至少吴忠实是这样。”
“那他为什么不跟你们一样,在外头寻开心呢?”
王狗子说:“肯定那玩意儿有毛病,要不就是太监。”
冯园园问:“他的两个儿子是从哪里来的?”
何长胜说:“你怎么晓得他没有女相好?”
冯园园有理由:“成天跟他的人那么多,走到任何地方都有人陪,他到哪里找去?”
马有志哼了一声道:“那是他没找到作案的条件。老子就不相信他不爱女人不爱钱。”他忽然有了主意,“你们都给老子听着,哪个请他玩一次小姐,我给一万奖金。哪个送钱他收下了,送多少我加倍奖励。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一个真党员!”
冯园园不以为然:“这么干有些缺德。”
何长胜认为这不缺德:“是真党员就经得起考验,什么缺德?”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