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现代主义的现代寓言性


□ 陈 纳

  摘 要:现代主义是20世纪后出现的一股新的文学思潮,它以独特的文学审美感受引起人们的注意,但也以其晦涩难解,让普通文学读者望而却步,本篇从现代主义不同于传统文学的对几种关系的重新处理出发,指出其在文学领域中的作用和现代意义。
  关键词:悖论 荒诞 生命本体论 文学的深度模式
  
  读现代主义离不开有关现代主义的反理性哲学体系,离不开悖论,离不开孤独感,离不开荒诞,现代主义作品的魅力似乎就在这里;尽管读起来总是会令人感到特别费解,但又总是有那么一种力量吸引着你读下去。人类的进步和物质文明的提高是伴随着一系列副产品出现在人们面前的,在人们面对现实世界的变化,变得越来越冷漠和麻木的时候,现代主义是最早感受到这一变化的,并通过寓言性的方式揭示了这种人与社会、自然、他人以及自我关系的变化。
  现代主义的作品几乎每一部都是一个现代寓言。在表现手法上虽然怪诞、夸张,但是,它所具有的多方面、多层次的象征意义,正是需要这种手法来表达和唤起人们的关注。通过现代主义对社会、自然、他人以及自我这几种关系的重新处理,我们可以感受到现代主义传达给人们的文学神话和现代主义作品对现代社会的寓言。
  
  一、在人与社会的关系中,世界变得荒诞,现代人在现代社会中人丧失了主人翁地位,人对社会和环境的荒谬变得麻木不仁的同时,却又备感痛苦和孤独。
  
  在现代主义作品的现代寓言中没有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时间、地点、背景等都是模糊的,并不明确的;人物没有个性可言,只是一类人(或整个人类)的抽象代表,人物的崇高地位、巨大作用消失,人物与世界是隔绝的,对世界是无能为力的,人物形象是不完整的,举止言谈充满荒诞性,性别混乱,外表不清;环境不过是充当了小说或戏剧里的一个道具而已。《等待戈多》所展示的世界和人生画面,给人的感受是那样的强烈、集中,但又让你一时说不清是怎么回事,这种主题思想的多义性所产生的魅力,在世界文学史上也是不多的。该剧之所以能取得巨大成功和具有重要社会意义,是它以创新的艺术方法,表达了特定历史时期西方社会的精神危机。
  卡夫卡笔下的K,可用于一切人。同时,人还可以表现为非人,可以变成物,变成牛、椅子、甲虫。作品通过这些变形表现了现代社会中人性的丧失甚至扭曲,人对社会和环境的荒谬变得无法控制而备感孤独和痛苦。在《变形记》中人变成了甲虫,如此的荒诞,透露出现代人对荒诞、离奇、怪异的麻木,其实也是内心对现实世界的麻木,似乎人人都更关心的是自己,而非外界的变化,在歪曲、变形的生活中,读到的是恐惧和悲哀。主人公格里高尔变形前内心就充满了灾难和恐惧感,变形后依然充满着恐惧感,似乎灾难随时都会降临,无穷无尽。主人公的惶惑不安,反映了社会对人的窒息和摧残。看上去荒诞却能让人感受到生活的真实,甲虫象征着非人,是一个彻底为社会所不容,在家庭中失去合法地位的非人。甲虫的恐惧、孤独和无望的挣扎,又无疑象征着现实中人们对自身非人状况的恐惧和无望的挣扎。甲虫的非人性,是现代人在现代社会中人性的失落和异变的表现。小说所描写的生活内容象征着现代人的生活状态,而整个故事又构成了一个意蕴深广极具现实意义的整体象征和现代寓言。
  
  二、现代主义的寓言性还表现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中,人类创造了文明,但文明在本质上又与追求人性自由、追求自然的人对立。
  
  现代主义作品中现代人越来越无法找到自己的归属感,人在现代社会中丧失了主人翁地位,无所归属,人的生命意志在物的面前变的脆弱和无能为力。他们肯定美好的东西的存在,但又不愿意用那种虽然极为善良却是非常简单的眼光来认识这个世界,社会的不完美和恶的存在,给人类带来了灾难,如果还用一种正直善良的眼光把这个世界说得如何善美,即使不是有意的,至少是无力把握现实的结果,有什么真实可言呢?所以现代主义强调“从着魔状态下清醒过来”,是“天真状态的结束”。人类对自然状态的追求,对自然的回归,在自然中寻求归属,如奥尼尔《毛猿》中的人像猿人,在狭小的舱房中不能直立,是现代人在社会中“非人”生活遭遇的扭曲而真实的表现,主人公扬克最终死在了动物园黑猩猩的笼子里,表明了他在现代社会中找不到自己的归宿,而回归了动物界;扬克的悲剧是现代人与社会环境的不协调、人的无所归属的象征。《琼斯皇》中的琼斯,逃亡到非洲的原始森林,象征西方的现代人回归原始森林,也象征了作者心目中的“人类命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