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军巷的老兵们


□ 王槐荣

  如今,红军巷部队干休所大院已失却了往昔街知巷闻的光环,渐渐被这个城市的人们淡漠了。但是,这个独特的部落,很难为外界同化,仍保持自己的运行秩序。
  清晨,是这个大院最闹猛的辰光。一群老娘们身披大红大绿,合着卡式录音机发出的音乐节拍在那扭秧歌,阅览室里几个喜静的老头戴着老花镜屏声敛气地在阅读报刊。晨练散步归来的老头子、老太太们又在聚会神聊。
  这些部队前负责人,在草地上拿着当日的报纸沭浴晨光,忧国忧民,分析时事。他们着装很奇异,有裹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蓝、灰色中山装;有着绿色的老式军装、外罩咖啡色或大黄大红色的羽绒马甲;只有极少的穿1955年发的将校呢和1965年发的马裤呢制服,肩膀上还留着当年扣肩章的肩章洞。形形色色,使人很容易联想到我军初创时游击队的装束。不过,那会儿的基本色是灰色,而今基本色是绿色。有一点似乎是约定俗成,他们都喜欢戴帽子,除了夏天,平日都戴将校呢解放帽、马裤呢解放帽或戴洗得发白的人字呢老式解放帽,既区别于现役军人的制式大沿帽,同时在大家都已都不再是首长的状况下,以显示资历身份标志。军队一直讲究这个,总不可能将勋章、军功章天天挂胸前。
  他们离休下来,都没有了秘书、警卫员和医护簇拥,很是失落;出了大院被人冷落,年岁大了,动作不利索,走路遭急性人白眼,肩上没有显示军阶的军衔,谁认识你?无所事事的日子掐的落寞滋味漫浸了全身,心情特别不好,容易上火。经常老远就听到他们喊惯口令的大嗓门争吵当代世界军事问题。彼此都知道人老言轻,仅仅纸上谈兵而已,但是军旅的余热余温尚在,仍吵得当真。
  相比,这堆老太太们议论就没了火药味,无非是女人关心的话题。老娘们在一起,聊最多的当然是各自的孩子,成器啦出息啦,孩子是她们的作品嘛。套路先是半真半假诉说自己孩子的不是,由此引发别人对自己的孩子夸奖。这不,又用上了。吴阿姨对冷眉阿姨说,你多幸福,孩子都在身边,儿孙满堂,天伦之乐,哪像我们家……冷眉阿姨马上插话说,吴文清啊,还是你们葛家好,孩子虽然不在身边,个个有出息,老大混了大校,幺子少将副军长,军衔比你家老头子还高,青出于蓝胜于蓝。老军嫂崇尚军阶的情结溢于言表。吴阿姨脸上堆满了谦虚的笑,让人夸奖总是愉快的事。吴阿姨两个儿子确实给她挣脸,当别人夸葛家两个孩子有出息,吴阿姨虚荣心就作祟。有些忘乎所以,就传授教子的秘诀,他们夫妇从来不打骂孩子,不压抑孩子天性。末了,还对现行教育制度抨击一番,现在教育成问题,考试出这么道题,封建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什么?标准答案是农民阶级与地主阶级的矛盾,小孩子答卷,说是地主阶级和农民阶级的矛盾,顺序倒了,意思一样,用电脑改卷,就成错啦。现今家长还要辅导小孩做作业,现在咋了?我们那时候从来用不着辅导孩子……事实上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他们夫妇当时都是军人,整日不着家,孩子一直过寄宿制集体生活,也就是说,没有教育孩子的时间,更谈不上打骂。孩子大了更用不着他们管教,有学校、部队和组织。可又有谁知道他们夫妇现今心中的痛?永远的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