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两生花


□ 赵柏田

两生花
赵柏田

  1.自杀者
  
  四月的一天,访问者乘坐国铁在须磨站下车后,沿着公路朝稍微偏东方向的一个叫兵电的地方走去。正是樱花初开时节,空气中充满了好闻的花香。
  穿过一座立交铁桥,一个古老的日本式庭院出现在访问者眼前。
  庭院依山而建,有谷,有河,有池,都是巧妙地利用斜坡设计的。最早的时候,这里是一个金融业主的别业,大概六十年前,这里成了流亡日本的康有为在神户的临时居所。
  访问者是来此地找一个叫鹤子的女人的。大约三年前的秋天,访问者曾短暂拜访过这个女人,并与她进行了一个下午的交谈。那次,女人向他说起了少女时代在康家做女佣的一段经历,以及与主人一家发生的情感纠葛。
  如果访问者的记忆没有发生差错,那么鹤子这一年应该77岁了。
  接待访问者的是鹤子的女儿绫子。绫子告诉他,老人已在两个月前自杀去世了。那天早上,她母亲把自己打扮得整整齐齐,一点也看不出一个老妇人的老态龙钟,临出门时她对女儿说——她一直和女儿一家生活在一起——她要到附近的王子公园散散步。但一家人等到天黑她也没有回来,后来他们在铁轨上发现了她的尸体。公园在家的这一边,她怎么走到了相反的须磨方向呢?是因为耳聋。还是腿脚不太灵便的缘故?访问者猜测道。但绫子没有再说下去。她说母亲留下了一封遗书。
  “遗书?”访问者的眼睛发出光来。
  绫子展开一张折叠得很好的纸,上面草草写着这几个字:
  “生活的煎熬已使我身心憔悴。”
  这一结局并没有让访问者感到十分的意外。他想起了三年前那次访谈结束时,鹤子说的那番话:
  “现在我把背在身上的沉重的命运的包袱全放下来了,身心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回想起风华正茂的年轻时代和以后的苦难生活,已像走马灯一样一幕一幕过去了。”
  
  2.天纵远游
  
  在康有为日后的回想中,1898年的那个初秋肯定充满着萧杀和血腥之气。9月21日(农历八月初六),忠于慈禧的军队开进了城,才推行不久的新政即告夭折。西太后临朝听政,下谕抓捕维新人士,变法领导人康有为自是首犯。但他提前得到了友人密报,在把文件和书信匆匆托与弟弟康广仁后,于前一日已秘密出逃到天津,登上一艘英国轮船经上海直赴香港。
  康有为仓皇出逃的经历,在其女儿康同璧多年以后的讲述中,已成为天地冥冥自有神佑的一个明证:
  他原本是打算乘坐招商局的海晏轮离开天津的,临走时又决定改乘英国太古公司的重庆号。慈禧电令直隶总督荣禄、两江总督刘坤一全力缉拿。荣禄派飞鹰兵舰追赶,飞鹰兵舰的速度比重庆号快一倍,可是兵舰的煤不够了,只好半途折返。荣禄向上海道、烟台道发出“截搜重庆号,密拿康有为”的密电。恰好烟台道有事外出,随手把电报塞进了口袋。等他返回,重庆号已经开走。两江总督刘坤一奉旨密令上海道蔡钧“逐船搜查必获”,蔡是一个贪功争耀的能吏,做事张扬且细致无漏,得到密电在上海铺开了一张大网,亲自坐镇吴淞竟夜等候,凡来自天津方向的轮船都要上去搜查。上海的维新人士看见许多兵弁守在那里,以为康有为这一回是死定了,痛哭而返。但蔡钧过于积极的举动引起了英国驻上海领事的警觉,当重庆号甫抵吴淞口外,一个叫普兰德的英国人找到康,把一道“皇上已崩,急捕康有为,就地正法”的电旨拿给他看了,护送他坐一艘小型蒸汽船登上英国军舰埃斯克号(Esk)。而此时,上海道派来搜拿的兵丁已经登上了重庆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