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张发会随笔


□ 张发会

  学生食堂
  
  学生食堂是学生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但是又是一个总被人忽略的重点。现在学校为了租金总是把食堂 承 包 给人进行独家经营,把食堂弄成了一个“公家小煤窑”。合理的挖黑,把我们坑得不行,却又无处说理,弄得举校上下就它最横,好象拿了上方宝剑无人敢动,整天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的,苦得我们像窦娥,我想要是有神灵的话,食堂肯定会天天下雪的。可惜没有,所以我们天天诅咒吃苦,并且将继续诅咒吃苦下去直到我们的孙辈。
  食堂里的菜总结起来就是猪食,那弄菜的阿姨肯定很有成就感: 第一次遇到这种不挑食的猪,还可以随宰不叫唤,也肯定觉得做菜原来也可以怎么简单,煮熟就行,有盐就好,饭里吃出头发,菜里吃出虫子,这算是最幸运的了,该跑去买彩票了,反正包子是馒头,馒头还是馒头,饭是稀饭,稀饭还是饭。人也就那人,都是够有个性的。
  虽然天天恨着骂着怨着,但从没感谢上苍赐给我们这个可恨可骂可怨的地方,让我们的生活是多么的单调无趣,所以它还在那里没有动,我们还得天天跑,它还得天天承受我们的思念和奔跑,每当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它就成了最受欢迎瞩目,热闹非凡的地方,所有的人都朝着这个地方奋力拼搏,可见我们的学生生涯是多么的丰富多彩啊,就因为这样努力我们的学校也可以训练出几位优秀运动员,在长跑中勇争上游。因为要是去晚了就没菜了,可怜的我们,由于物价上涨1.5元以下的蔬菜就像熊猫似的珍稀,等你还没缓过劲来它就没了,只剩2元以上的“荤菜”了,办法没有的事我们不能昧着良心说有那确实是荤菜,我没菜时就经常吃,从头吃到尾我也没有见到肉,肉皮倒是有几片还带着毛吃得我都快昏了,哦,忘了说学校食堂的菜分为素炒,荤菜,大荤菜,意思是放油炒的,放肉炒的,专炒肉的,可是我们吃到的总是水煮的,有点油的,有两片肉的,且那肉还是半生不熟的,譬如素菜里多水,西红柿炒蛋里没有蛋,肉炒辣椒里全是辣椒或芹菜。炖猪脚里全是汤,骨头或是花生。这质量差吧,那个数量也缺,那打菜阿姨的勺子是筛了又筛,筛了又筛,看得我是胆战心惊,终于明白奶奶说的合作社时煮饭师傅是多么了不起的工作,那勺子是多硬了。且管理食堂的人是多有头脑和才智,男生吃饭多,他就分个男的在那打饭,女生吃菜多,他就分女的在那打菜,那些打菜打饭的人也不负领导的厚望,努力效忠食堂的分配,男的决不多给一粒饭,女的决不多给一片菜,一次我就亲眼看见一漂亮女生拿着饭缸打一两饭,那打饭师傅很豪爽的给了二两,要二两很大方的给了四两,一男的因为不服那打饭师傅的魄力,拿了一大盆在打饭窗口那打二两饭,那师傅很负责的给一点,“不够,再来二两”那师傅又努力的给一点,“不够,再来二两”那男生挑战极限的这样重复了五遍,那师傅也耐着性子的一直慢慢给,气得男生差点吐血,最后狂叫一声:“师傅,一斤。”这场比武才以师傅的胜利而结束。那男的郁闷的跑到“大荤”那要了一大虾,那阿姨就很心痛的给了一大勺,那男生还嫌不够,又叫不够,吃不饱,那阿姨又很慈爱的给了一大勺,弄得我愤愤不已,跑到宿舍告诉室友,学校还有这等不平事,那死阿姨看那些男的一说不够,就又给一勺,要汤就又给半勺,气死我们了,经我们研究决定以后打菜都像男的那样干说要汤,给半勺也不错了,说不够有点影响形象,于是我们第二次去的时候都气势汹汹的,忘了在打饭那儿要装一下,想反正饭也吃得少怎么着都够吃的,可也许就因为这样,那打饭师傅吓得忘了给,说一两就真给了一两。气得室友发怒了,恰好室友长得抱歉又火大,说了不够还要一两之后,那师傅还是只给了一两,气得室友大骂“他妈的,这够吗”没想到引起了师傅强烈的不满,告诉了老板说有的女生为了省钱只要一两,实际吃二两弄得师傅很不好打饭,从此一两从学校消失,饭都以二两起,害得我们以后只找美女打饭,美女拿一大盆刷二两的卡,说不够可以不停的加,一人的饭甚至可以三人吃,所以可以换着打饭,今天你付,明天她付,可这招在打菜那就行不通了,说要汤,那阿姨就给半勺汤,说还要就再给半勺汤,气得我说不够,她居然说不够就再刷卡啊,这同性相斥也斥得太离谱了吧。不过这也有例外的时候我那火暴的室友在打菜阿姨那也有胜利的时候,她端着满满一碗汤不走,站那不动,把那阿姨看毛了,赶紧又给她半勺菜,但这只是少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