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华夏边缘与“现代性”


□ 王东杰

  一九二八年,中央研究院史语所助理员黎光明受所长傅斯年之派,到川西的“番人”地区进行“民物学调查”。在成都迁延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和几位朋友一起在一九二九年一月前往岷江上游,但因战事受阻。三月,他再次启程,和一位名叫王元辉的友人来到松潘地区,六月结束了这次考察,并向史语所提交了一份报告。但由于所长傅斯年对他的工作并不满意,不久,黎氏就离开了史语所,这份报告也被束之高阁。
  二○○四年,史语所的王明珂教授将这份被人遗忘已久的报告编校出版。在为这本书写的“导读”中,王先生从“知识政治史”的角度论述了出版这份“不合规范”的报告的学术“意义”。他指出民国人文社会科学知识与国族主义的内在呼应:“‘少数民族’历史文化之探索与建构有双重意义:一方面得以借此衬托核心‘汉族’,另一方面,可以使包纳汉与非汉的‘中华民族’概念更具体,内涵更灿烂。”同时,社会科学的不同学科也在这一过程里有着(并非有意的)相互配合关系:“二十世纪上半叶之学术以‘民族学’描述、建构‘异己’,而又以‘历史学’将‘异己’纳为国族同胞。”
  显然,这一视角有着福柯的背景:discipline既是“学科”,也是一种“规训方式”,而这实意味着其后的“知识—权力”结构。不过,相对于知识政治学的批判,黎光明的报告本身也是一份难得的史料,反映出民国历史中迄今为学界所知甚少,乃至与主流的认识截然异趣的一些面相。其中,这一身处华夏边缘地区的人们对于中华民国和汉人文化的反应,更在某种程度上提示出中国在“追求现代性”过程中的复杂性。
  随着帝制的结束,原有的国家与“番人”关系发生了变化。据黎氏的报告,这一地区是在明洪武十四年设置土司的。入清后,康熙四十二年,松潘总兵周文英令口内诸部纳粮。雍正时,岳钟琪用兵口外,“各部臣服,从此后西番叛乱的事实比前较少”。但仍有两次规模较大的“叛乱”行动。咸丰十年(庚申),在四川蓝大顺起事期间,由于松军外调,西番有一次大规模的武装行动,史称“庚申之变”。一九一一年,则有一次“辛亥之变”。时川西同志军起义,松潘驻军再次调离。同志军的“取消厘金、警察、肉厘”的口号传入松潘,“于是西番、汉人都有欢迎同志军的倾向”。由于这些要求得不到同知謇念恒的认可,十月十九日,西番起事,攻入松潘。“劫掠”一番后,“照例又是把全城烧得干干净净”。第二年,由于“听说清廷已倒”,他们“乃大举南下”。
  这两次“叛乱”,都和内地政治形势的变化息息相关,其起事的“成功”,更是与当地驻军内调,驻防空虚的状况有着密切的联系。“清廷已倒”的消息,尤增强了番人的信心。这不但提示了历史学家应更为全面地关注汉人地区的大事件的广泛影响(此前对于辛亥革命的认知多忽视了华夏边缘的特殊视野),更在某种程度上体现出清代主要以武装力量为保障的“治番”政策的“有力”与“无力”。事实上,番人对于汉人的认识,确有赖于这一并不“文明”的因素:“西番在从前本来是很自大的,不知道汉人地方的情形,近来他们时常有人到成都,看见到处都是兵,又看见马路上的汽车跑得那样快,他们心理上便被慑服了,常说,‘汉人是不好惹的!’”另一方面,随着驻松潘的汉军统领将一系列限制番人的“苛例”取消,“一般汉人又回忆到庚申辛亥两场浩劫而又疑虑着‘最近的将来,少不了又有乱子发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