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神话


□ 胡 炎

神话
胡 炎

酒比较寡淡,所以我一气喝了18碗。牛肉倒不错,七分熟,还带着血丝,这很对我的胃口。摇摇头,觉得有了点酒意,我就出了酒馆。
店老板追着我,说:“客官,听我的没错,这山上有老虎,凶得很,你最好还是明天找几个伴一块过。”我知道他是好意,所以回头对他笑了一下,就奔山上去了。
这山叫景阳岗,山上有虎的事,我早听说了。都说那是只吊睛白额大虎,吃人不眨眼。我偏不信,就凭我这身功夫,怕甚?酒如再烈点就更好了,酒壮英雄胆,一点不错。英雄有酒,神鬼都不怕;英雄有红颜,仗剑走天涯
景阳岗上静极了,只一弯月亮枕着树梢,入梦一般。此时,18碗酒的酒力借着山风,呼呼地往上长,我这才明白,这酒后劲大,上头。恰好前面有块山石,平得像张床。我便躺上去,两手护胸,准备打上一小盹。
刚迷糊一会儿,就给一种声音吵醒了。我把眼睛张开一条缝,猛地看到一个黑影在我不远处,“呜呜”地低吼。我一激灵坐起来,好家伙,那可不正是一只大虎?这下,酒就醒了大半,我也有一点怕,真面对了虎,说不怕是骗人的。我沉了沉丹田气,给自己壮了个胆,凛然一吼:“畜生,看看是爷爷的拳头厉害还是你厉害!”

那虎竟后退了一步,好像被我吓住了。我就犯嘀咕,天下哪有这样胆小的虎?没准是个障眼法,以退为进,准备发起“总攻”呢。我便静静地等,一般来说,没有人主动去攻击老虎的,除非他缺心眼。
可是对峙了好久,那虎就是原地不动,耐性可真大,连我都等得不耐烦了。此时,我忽而觉得那虎喘得不太对头,听上去怎么那样虚弱?像是病了。我便试探地往前跨了一步,那虎便跟着后退一步。我想这若是只病虎,就放虎归山得了。遗憾的是,那虎并不知趣,只看着我眼馋,显然又不甘心放弃了这顿美味,但又不敢冒进。我实在忍无可忍,死活都爽快点,英雄的性格都这样。于是,我决定乘虚而入,主动出击。
那虎本能地发动了反击,脚步却异常的沉重。我给它一个侧踹,它竟倒了,接着我骑到它身上,运足力气给了它一通老拳。虎很快绝望地“嗷”了一声,咽气了。我的裆部和拳头都被硌得生疼——这虎瘦得皮包骨头,毫无疑问,在我给它致命打击之前,它已经奄奄待毙了。
我站起来,心情有点古怪。今晚打死一只虎,却是只病虎,可又是大伙儿传得神乎其神的那只吊睛白额大虎。我没想到,打死一只虎居然比打败一个人还省劲,这实在有点胜之不武,让英雄失意。
后来的事就出乎我的意料了,我成了阳谷县千百老少敬仰的英雄,很是风光了一把。其实我对这些一点也不感兴趣,让我高兴的是在这里找到了我久违的哥哥。兄弟相见,抱头痛哭一场,真叫爽快。
我做了县里的都头,哥哥脸面上自然有光,炊饼也比以前好卖了。晚上,嫂子常做几个可口菜,我与哥哥对饮几杯,聊些兄弟情长,心中煞是温暖。只一样,哥哥看我的眼神,也是一样的敬仰,这就让我不甚舒服了。
这晚,几杯酒下肚,我终于对哥哥道出了实情。我说:“哥,其实我打死的,只不过是一个百姓的神话。”
哥哥的表情立即紧张起来,起身走到门边,侧耳听了一阵,而后又打开门,左右看了,待确信无人,这才闩死了门,回到我身边,一脸严肃地说:“弟弟,你怎这样胡说?那吊睛白额猛虎,非常人所能杀之,以后休得再说这等浑话!”
我于是只闷闷喝酒,再不言语。 多日后,在一个落寞之夜,哥哥晚归,嫂子与我共饮。看酒色洇了嫂子两腮潮红,嫂子眼中秋波流转,我便知嫂子活得真实。我慨然一叹,轻轻地拨开了嫂子伸过来的纤纤玉手。
不仅仅是为了哥哥,此时,我已不同于往昔。我自知我已成了神话,而这个神话何其脆弱。为了一个神话,我义无反顾,因为我若稍稍动摇,这个神话就会被一个叫潘金莲的敢爱敢恨的绝色女子轻轻击碎。
果然,许多年后,我在《水浒传》和后人的口碑里成了永恒。
岁月如烟,我常常在神话里苦笑。对月把盏,把这千百年的神话一饮而尽。
【责任编辑 徐 曦[email protected]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