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下灵堂(二题)


□ 何存中

家 祭

罗承有惊醒了,翻身坐起来。
防震棚子很窄,放两乘竹床儿,三个光屁股儿睡一乘,罗承有和他的苕婆娘睡一乘。罗承有掀开被单坐起来,就露出了他苕老婆的白肚皮,夜里他苕老婆扯着他的手要,这苕婆娘不管天下大事,活着只晓得两件事,白天做了吃,夜了吃了要。苕老婆不懂事,罗承有不能不懂事,罗承有将苕婆的手挡过去,说,睡你的。苕婆娘就像狗一样的怨几声,裤子都不扎的睡。罗承有扯过破被单将苕婆娘的白肚皮盖住了。本来要摸一把,但摸不得。
罗承有的三个光屁股儿,两只手放在肚皮上,仰天躺着,睡得脸红齿白。他的三个儿从小吃乌龟甲鱼长大的,混身横肉巴子,莫说秋天,就是三九天露胯丁当,浑身还冒热气儿。巴水河那时候乌龟甲鱼贱,罗承有驮搭鱼网儿出去,搭不着鱼,乌龟甲鱼总空不了篓儿,有他们吃的。家里穷,只有一床破被单,有他和婆娘盖的,就没有他三个儿盖的。他的三个儿不屑用被单盖得,两只手放在肚皮上,保证凉不了。大队书记的儿凉不得热不得,三天两头跑大队卫生室,将赤脚医生忙得团团转,他的儿吃得进去屙得出来,一年四季什么病都没有,好养得很。
罗承有赤着上身,双手提着卷腰裤衩,红着头皮,从他家防震棚子里钻出来,天刚刚麻麻亮。
罗承有钻出来是为了撒尿,下身涨成了一根子,挺得他难受。隔夜喝的是稀粥,是彼时的饱,一会儿就涨到了下身。这是尿涨,从小时候,他就领教过,那劲儿叫人既兴奋又难受。河滩上全是防震棚子,一个棚子一家,值钱的东西全搬到棚子里来了。防震棚子是树搭的,草把子扎的。勤快人家搭的高,懒人家搭的矮,参差在晨光里。人们都睡着了,河滩上没人。罗承有就尿,尿了之后,还是挺挺的。罗承有明白不全是尿涨,要是尿涨,一泡尿出去了,势就去了。这其中有原因。一代伟人逝世了,竖在大畈中山岗上的大喇叭们,把哀乐反复地播,播得天地变了颜色,工作队开群众大会宣布全国上下,下半旗致哀,停止一切娱乐活动,不准唱歌,不准打扑克下象棋,宣传队放假不准演节目,这是对伟人的态度问题,要广大革命群众无条件执行。
河畈里有日子就经常有工作队来,各种各样的工作队来指导巴水河边人们的日子。罗承有苦大仇深,最听工作队的话,工作队说什么,他就听什么。来了那支工作队,工作队开群众会,说伟人叫夺权,他就领人夺权,当了造反派的司令,将大队的红章子装进了自己的荷包里,斗走资派,一天到晚有会开,有白米饭吃,闹得罗承有威风八面,人见人怕。后来那支工作队撤走了,换了另一支工作队,工作队召开群众会,传达伟人的指示,清算打砸抢分子,要罗承有交章子,他就把章子交了出来,住进了学习班。罗承有在学习班里学习了好长时间,交待打砸抢的问题。放出来后,罗承有就蔫了,什么都不是,会没得开的,白米饭没得吃的,罗承有仍然是罗承有,人还是那高那大,气来了,劲还是那足,只是没了往日的精气神。
这回的路线工作队传达上面指示,停止一切娱乐活动,罗承有恨您言而? 就连婆娘都不碰。停止一切娱乐活动当然包括碰婆娘,罗承有的祖父死时他刚结婚,道士说要禁七七四十九天的房事,罗承有十天后就没禁住,结果腰子上长了个疖子,痛得他要死不活。罗承有再也不敢了。还要过日子呀,不怕在天之灵降罪吗?他再大的胆再也不敢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