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出来的文化之道


□ 彭兆荣

  凡举哥伦布、麦哲伦的航海、地理大发现、库克船长南太平洋探险、欧洲移民的“五月花号”、“三角贸易”、十字军东侵、对“高贵野蛮人”的了解等历史事件,人们大都从历史读物中读来。这些重大历史事件不独表明欧洲从中世纪蒙昧主义到新世纪人文主义的历史变革和转型,也构成世界“大历史”的有机部分。它们都与旅行存有瓜葛,也暗含着人类认识和表述的变化;这些历史大事件的发生和进程无不由旅行“走”出来。反过来,任何重大的、具有转型性历史变革和事件必定经过思想、知识和表述范式的酝酿、探索和争论,知识的交流、思想的形塑、话语的范式亦不啻为一种旅行。旅行包含了空间的移动,也形成了知识的田野;历史的内容与历史的形式真实性地将历史逻辑加以演绎。可惜,人们在记住这些历史结果时,经常忘记行动本身;人们在赞叹文化之道的壮美时,也时常错愕自己惠及于旅行的历史性健忘。
  欧洲知识界在十三世纪曾经发生过一场被后来的历史学家淡忘的争论,争论的话题是:用地图志反映客观世界和用文字反映客观世界哪一个更准确?这一场在当时未引起社会足够重视的争论,事实上反映了一个时代风雨欲来前夜知识和表述范式的酝酿过程,产生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即促使人们以一种新的表达方式和表述范式反映对“新世界”的认识和态度,客观上把旅行文化与工具革命相结合对未来世界的推动作用提高到了范式层面。回眸这段历史,我们陡然发现,“地图志”不仅对后来的地理科学具有方法论的奠基意义,也对“地理大发现”这个伟大历史事件对整个世界关系格局的重建,包括后续的资本主义发展、工业革命、殖民主义,以及对“东方”价值都是一个认知上的准备。
  人类对地理的重新发现,把旅行重新带入反思的层面,对文明理解也到达一个新的高度:新世界是人们“走”出来的。当人们重温人类文明的原初形态时,一个文化原型很自然地跳出思想和理性的界域,并在那个不朽的、具有历史隐喻的俄狄浦斯神话和斯芬克斯谜语中获得完整的演绎。是什么早晨用四条腿走路,中午用两条腿走路,晚上用三条腿走路?这个经世谜语的真正谜底原来是人在旅途的通过仪式。循着这一路径,我们发现,重要文化基型都脱不了旅行的表述范式,或与旅行交融在一起,或因旅行实践产生的结果:史诗传奇、考验苦行、冒险拓殖、骑士文学、宗教使命、朝圣线路、英雄武功,旅行把文化之道活脱脱地“走”出来。
  如果我们以一种反西式理性之道而寻旅行之道,新的认知途径便呈现于眼前,人们发现,“两希文化”自始至终贯彻着旅行主题:摩西率犹太人出埃及回归故里。“离散”是希伯来文化永恒的主题。“离散”(diaspora)源自于希腊diaspeirein,最早在《旧约》中以大写出现;原意指植物通过花粉的飞散和种子的传播繁衍生长。《旧约》的使用已属转喻,指上帝让以色列人“飞散”到世界各地。“离散”也因此获得了这样的意义:某个民族的人离开了自己的故土家园到异乡生活,却始终保持着故土文化的特征。荷马史诗的主题可以集中表述为“出征—回家”——充满旅行之道,并被赋予强烈的文化隐喻:英雄、冒险、殖民、战争、出走、考验、流放、寻索、神谕、悲剧、崇高、荣誉、爱情、背叛、知识、权力、怀乡、寂寥、离散、回家、凯旋、仪式……这一切都羼入了旅行文化的主题或主题的延伸。旅行超越了哲理的范畴而成为人们践行的圭臬。我们无法想象,如果缺失旅行主题,人类文明还能遗留多少东西?
  旅行伴随身体的行动,身体隐喻于是成为旅行文化的一种叙事。身体既是客观的实体存在,又与主体意义直接链接,身体的能指与所指呈现出互指的景观。在古希腊的文化表达中,身体演绎和延伸出许多主题,“考验—苦行”即为代表,我们在许多神话叙事中看到这一原型中身体与意义互文、互动和互疏的逻辑关系。每一个神、英雄都必须在旅行中经受苦难和考验。据学者对主神宙斯的生世考释,他降生于克里特岛,年轻时外出旅行,浪迹天下,在旅途中战胜、克服了各种各样的灾难和困难,成为群众的领袖,最终返回故里并逐渐被神化。这个原型亦可套用耶稣神迹传奇。酒神狄俄尼索斯表现出“蓝领”苦修型特点,他的旅行印记遍及欧、亚、非许多地方,他带回了葡萄种植技术和酒文化,也带回了欧洲的一种生计方式。尤里西斯(奥德修斯)主题表现在旅行中经受各种考验和诱惑,最后凯旋的文化隐喻。它被公认为西方文明的主题,也成为“英雄叙事”的普世化身体践行模式。
  并非巧合,公元二世纪下半叶,希腊一个叫保萨尼阿斯(Pausanias)的“行者—学者”为我们留下了一部洋洋十卷本的《希腊指南》,它足以使今天所有借用“旅行指南”为题的作者们汗颜。保萨尼阿斯在《希腊指南》中充当一位真正意义上历史大事件的导游,他带领游客从雅典出发,结束于特尔斐。人们跟随他旅行的步履游历了古希腊各种重要神话传说的原始地、战争拓殖的现场和重要的历史文化遗址。在伯罗奔尼撒造访阿伽门农故里,在阿卡迪亚体验狄俄尼索斯的生活场景,到巴赛朝拜阿波罗神庙,在通往忒拜城的路途中思考“人”的价值,在“世界中心”特尔斐现场观摩东西方的分界原点。保萨尼阿斯像一位智者,所到之处侃侃而谈,旅行将地理融化在历史的血脉之中。可悲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由旅行文化演绎和延伸出的主题在历史的放大镜中被不断地放大,而旅行本身的意义却在日常、世俗中被人们遗忘、淡化,成了一个“失落的主题”。鉴此,玛丽·比尔德等人在《古典学》中提醒人们,对旅行的忘却就是对人类自身的失忆,她有一个惊人之语:“古典学的核心是旅游。”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10年第07期  
更多关于“走出来的文化之道”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