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无归期


□ 仁者无敌



第一次见到凌风的时候,我已经和易小邪谈了4年的恋爱,而且,已经谈论到婚嫁了。
凌风忽然在那个晚上的聚会中出现了,带了一个很高很瘦的女孩,脸窄窄的,卷头发,进了房间也没有摘下深色的太阳镜。两个人站在一起,很抢眼。
凌风是易小邪分开很久的一个朋友,久到4年的时间,我都没有见过他。
易小邪向我介绍凌风的时候我一直在看他身边头抬得很高,手臂攀在他手臂上的女孩。他们不是一起的,我想,没有什么故事。然后凌风就对我伸出手,他的手触到我指尖的时候我低了一下头,那么修长的手指,没有烟的痕迹。
我们就围着一张桌子坐下了。
那时候这样的聚会好像特别多,一群年轻或不再年轻却都没有婚姻的人,也不知道为了什么,谁招呼一下,就跑到一起了,去酒楼,或者谁的家里。
易小邪的手很习惯地搭在我的肩上,4年前我也和他相识在类似的聚会上,那时我们都年轻一些,根本不用别人介绍。他看到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怎么那么小,信不信我可以把你拎起来。我还没有说话身边所有的人就都说不信。
于是易小邪就握着我厚厚的衣领一下子把我拎了起来。我生气了,一直生气,易小邪就一直找我道歉。半年后,我们成了恋人。



易小邪是个长得很自由,举止很散漫的年轻男人,在一家小公司做业务员,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穿西装的样子,但是他叠着腿抽烟的时候我一直都觉得好看。直到认识凌风。
我的手托在脸上,我想原来好看的男人是这样的,深色西装,衬衣的领口和袖口都很干净。容颜也很年轻,却有了岁月留下的一些沧桑,悬浮在唇角。沉默,或者说话慢慢的,眼光,淡淡地飘。
那天晚上结束的时候凌风发他的名片。我拿过来,一张褐色的小纸片,两个字的名字和11位的电话号码,以及什么什么.com,就没有了。
和易小邪坐了凌风的车回去,很普通的桑塔那2000,深黑的颜色,城市里到处都是。
凌风说你们住哪儿?易小邪说,我们……
我说他住东风路,我住新华路,先送我吧。
易小邪看了我一眼,凌风也看了我一眼,在后视镜里。
我并没有和易小邪同居,我们只是偶尔在一起过夜。可是早没有什么激情了,在一起或者不在一起都像是一种习惯。朋友说,我们是提前迈进了婚姻,只是少了形式而已。
我没有异议,认识凌风之前我对自己和易小邪的感情和生活方式都没有异议。但是那一刻却突然否定了,哪怕,只是表面的否定。
在我住的楼下,车子停下来,凌风绕下来给我开门。易小邪说,明天我打电话给你。
我看着他们离开,在楼洞的黑暗中。
那个晚上很晚了,我还一直在网上聊天,最后我问在线的所有人,爱情是直觉还是日久生情。这是一个借口,我知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伴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伴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