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轻轻地触摸


格格

  1

  以这样的方式开始一段想念和热恋,是我没想到的。

  起初只是一个词,一个和我一起长了几十年,现在正在慢慢淡忘的词,某一个瞬间,,像我身体的某一部分,被一股隐秘的激1青点燃了,热烈而且鼓胀。所有的回忆,所有的向往,都踮起脚尖,想要忘乎所以,流着泪,或者歌唱。后来,这个词终于在东马屯,结出沉甸甸的红艳,当饱满的汁水盈满我的口腔,我才真的知道,一切才是刚刚开始。

  现在,我要摊开我的手掌,把它擎于掌上,请你和我一起轻轻地触摸。

  记住它的名字吧。小国光。东马屯的小国光。

  2

  没有这次采风笔会,小国光这个名字,会静静地存在我的记忆里,和那些我熟知的红玉、黄金一样,作为苹果的一个符号,偶尔跳出来和什么红富士、乔纳金较量一下。这种较量,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无非是一些想得心疼的怀旧,或是一点暗自藏在心里的坚守。我深知,有些和我的成长糅合在一起的东西,无比胶着,又往往秘而不宣。什么时候不经意地碰到了它的开关,它就会迅疾跳出来,让你一个激灵,涌着热血喃喃自语:噢,原来我未曾忘记,依然深爱。

  在东马屯,小国光就是从一树树红彤彤的富土堆里跳出来的。跳得我热血直涌,端着相机的手青筋渐凸,一派亢奋状。

  这种跳跃,是甜蜜的撞击,是深爱的回游。

  我必须在静谧的午后或者黄昏,慢慢地沉稳一下心头的激流,让我的深爱,缓缓流淌。

  老实说,走进东马屯,再见小国光,所有的感觉是极其对头的。毕竟,我是偏爱了小国光几十年。只是,年岁的增长让我多了一些含蓄甚至虚伪,扯过时光的轻纱遮住了这种偏爱而已。面对东马屯早已经采摘完毕装满箱子的小国光,我知道我的偏爱无处躲藏了。哪里能藏得住什么啊。眼睛最先泄了密,紧跟着是手和脚,连属于女人的那一丝矜持,都在有滋有昧的咀嚼里,彻底走了样。

  小小的疯狂,使我整个秋天的行走,都带着小国光的色香。

  骨子里是多么偏爱小国光,只有我自己知道。使劲地去回忆自己的往昔,和吃有关、和甜蜜有关、和难过有关的那些片段,都指向了小国光。如此的唯一,注定不是单一的画面可以承载的。伴着我长高的小国光,苍老而又年轻。像永远没有终篇的连环画,等着我落笔。线条是更替的岁月,色彩是奔跑的生活。我喜欢的酸与甜,是它永恒的基调。如此说来,我是差一点错过了一场最辉煌的创作啊。幸好那些日渐模糊的影像,在小国光的水灵灵里,闪出了明亮的光芒。

  3

  说小国光和我的成长粘合在一起,一点也不为过。从记事起,我吃的最多的水果就是小国光,而且是从秋吃到春。单是闭眼一想,一个农村孩子,在那个物质极度缺乏的年代,时不时就能吃到酸甜可口的小国光苹果,该是多么令人羡慕的奢侈啊。父亲结交了许多看管果园的朋友,家里就有了别人吃不到的苹果。我记得父亲总是把苹果装在他亲手订做的几个杨木箱子里,整齐地摞在西屋的地上。不久,屋子里就弥漫着一种香甜的苹果味。在西屋里待的时间长一点,连身上都染上了这样的气味。带着这样的气味走在大街上,人也好像富贵了几分。也许从那个时候起,小国光的酸、甜就刷新了我的基因链条,诸多滋味里,只喜酸与甜。一直到今天,连葱白的微辣、豆瓣酱的微咸都承受不起。这世界上,我找不出能像小国光一样,把酸甜融合得如此微妙、如此完美的了。醇厚的甜,清爽的酸,是我的舌尖永远无法拒绝永远贪恋的美味。皮厚一点又怎么样?个头小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是小国光就好。

  我参加工作的时候,父亲成为了果农,我们家有了自己的苹果树。除了十多棵黄金,剩下的都是小国光树。春天里,父亲围着每棵果树挖了一个个半圆形的深坑,他要给果树施足农家肥。父亲对我说:你那么爱吃小国光,我得好好种。父亲硬是用没握过铁锹的手,把果园侍弄得生机勃勃。那一年,苹果丰收了,堆在果园里,像一座泛着青红色的小山。父亲却病倒了,牙疼得几天睡不着觉。低得可怜的价格,远远不够支付春夏的药水钱。而且,天马上冷起来了,无处贮藏的小国光,难道要变成一筐筐的小冰球吗?

  那年秋天,我常常觉得放进嘴里的小国光,甜得酸得叫人总想落泪。以后的几年,父亲总是选出个头最大、色泽最红润的送给我,依旧装在他的杨木箱子里。直到有一年夏天,父亲给果树打农药导致中毒,我才惊醒:父亲已经不再年轻了,该跟小国光告别了。我强迫父亲砍了树,父亲沉默了一天,发出几声叹息。按说,小国光也算是漂洋过海而来,在中国的栽培历史已超过百年。不知道在漫长的征途里,演绎了多少故事,又承载了多少的艰辛和希望。在父亲老去的背影里,在东马屯果农的双眸里,我在寻找着新的答案。

  4

  在东马屯,我的足迹是几个散漫的点,远远不够连成几条有内容的线。著名的鞅子沟、大王沟,我不知道方位何处,只是在寺沟的沟口驻足过。我曾向几位正在采摘红富士的果农询问:哪儿有大片的小国光?答日:远着呢,在沟里面。我是不甘心只看到成堆的小国光的,我还想看到那些小国光树,看到那些种树的人。没办法,我已经不满足于这样简单的触摸了,亲近的野心像雨后的笋,偷偷地膨胀着,并要钻出来。

分享:
 
摘自:海燕 2013年第01期  
更多关于“轻轻地触摸”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